理財

留給A站的時間不多了!

A站這是真的到了“生死存亡之際”!

1月31日,有訊息稱A站由阿里雲提供的伺服器,將在當日晚上12點到期,倘若未能及時續費,A站甚至會被關閉伺服器。而2月1日,經多方測試,A站的官網(www.acfun.cn)確實無法訪問,APP客戶端也無法開啟,顯示空白。今日,A站官微也發博稱:我想再活五百年,並附上了流淚的表情。

與此同時,A站被爆出拖欠200多名員工兩個月的工資和社保。映象娛樂(ID:jingxiangyule)今日上午就此訊息詢問了A站相關人員,被告知欠薪這一訊息屬實。

不管是伺服器因沒有及時續費被關停還是欠薪,顯然都和“錢”脫不開關係。早在去年12月左右,A站就被爆出要“10億賣身阿里”,但據36氪報道,因為和A站股東奧飛在股權上存在爭議,這項融資並未在2月1日A站伺服器到期前完成,也是因此,A站才陷入了當下的艱難境地。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A站沒有牌照被關停、視訊業務被下架、伺服器崩壞等動盪一度讓“猴山倒閉”成了不定期新聞,但是這次伺服器被關停和欠薪,卻似乎比任何一次要嚴重,隱有“大廈將傾”的趨勢。

對成立10年時間來不斷經歷資本動盪的A站來說,現在元氣已經基本耗盡了。使用者不斷流失、品牌價值大打折扣、商業潛力大不如B站,A站的剩餘價值還剩多少?在此情況下,佈局大文娛的阿里,還會成為A站的“救命稻草”嗎?

阿里與奧飛在股權上存爭議

資金短缺的A站進入“生死存亡”期

A站這次的“猴山動盪”,歸根結底還是因為A站並沒有順利完成融資,卡在了錢關上。

去年12月20日,《財經》曾釋出訊息稱阿里巴巴旗下的雲鋒基金正在與A站洽談新一輪融資重組,擬通過投資實現阿里巴巴(雲鋒基金+合一集團)對A站的控股。據瞭解,早在去年下半年左右,阿里就已經開始和A站接觸。

在阿里巴巴的控股計劃中,其旗下的雲鋒基金將以10億元人民幣左右的估值,對A站進行重組,佔股將超過20%。最終,優酷土豆的母公司合一集團與雲鋒基金將在A站持有超過50%的股份,這也意味著如果融資順利完成,阿里巴巴將取代奧飛成為A站新的控股股東。

但據36氪報道,從接近A站融資交易的人士處獲悉,由於本輪融資最大潛在投資方阿里與A站原大股東奧飛系在股權上的爭議,A站在2月1日阿里雲服務到期的最後期限前未能完成融資。

阿里巴巴的融資計劃沒有如約進行,對從去年下半年就開始“風雨飄搖”的A站來說,又是致命一擊。融資不到位,現在顯然已經影響到了A站的正常運營,也讓A站這次真正生死未卜。

據多家媒體爆料,根據A站離職和在職員工透露:A站公司近200名員工去年11月份、12月份的工資均被拖欠,甚至10月份的加班費也沒有發放,社保則是自己繳納。

這些員工稱曾多次向領導討薪,但是並沒有太大作用,“只告訴我們再等等”。還有員工稱,A站最近一兩個月的離職率很高,“很多老人都走了”。而映象娛樂向A站相關人員求證得到的迴應是欠薪的訊息屬實。

A站官博釋出“我想再活五百年”的訊息後,許多A站的粉絲們在A站官博下留言,希望A站推出會員服務,以幫助網站繼續運營,“開會員吧,別用愛發電了!”,也有人稱:“猴爺們生前也是體面人,寧可倒閉都沒收使用者一分錢。”

其實A站資金問題早有顯現,不僅是目前伺服器關停和欠薪,很長一段時間以來,A站主頁上自購版權作品極其稀少,這也是A站資金匱乏的一種體現。此外,資金問題在A站的財報資料裡也有所反映。

根據中文線上2016年11月宣佈投資A站時的公告,A站2015年度的營業收入為363萬元,淨虧損1.13億元,2016年1至9月,A站營業收入為71.37萬元,淨虧損達1.46億元。

2年時間管理層四次變動

動盪不安的A站被耗盡了元氣

作為國內最早的ACG資訊入口網站,A站誕生在紅利時代,但A站成長的10年,卻是不認真的10年。時至今日,如果要說A站淪落至此的本質原因,那就是高層的不斷動盪和鬥爭,基本上耗盡了A站的元氣。

前A站運營總監曾說過:“當年的土妞被包裝成了光鮮亮麗的時尚小妞,但在一個老人眼裡,它已經至少經歷了五六次‘整容+洗腦 ’了。”這暗指的就是A站的資本動盪。

2010年前後,A站創始人之一Xilin以400萬的賣價出售了A站後銷聲匿跡(有傳言稱是私自出售),A站由杭州邊鋒武漢分公司總經理陳少傑接盤,為改變A站盈利不佳的局面,陳少傑在A站開創了直播板塊,後來孵化出了鬥魚直播。

陳少傑

但A站不過也是為他人做嫁衣裳。2014年,陳少傑帶領團隊將鬥魚從A站剝離出來單獨融資,隨後奧飛入股A站。在陳少傑離開之後,A站最大的股東就成了奧飛,奧飛當時擁有A站92%的股份,陳少傑當時還有A站8%的股份。

奧飛入股後,A站原站長、A站老將賽門因“觀念不和”出走A站創辦阡陌視訊社群,僅留下“沒有人比我更愛這個網站”一條微博。賽門離開之後,奧飛系大洗管理層,原管理員工幾乎全部被調離或解任。

2015年4月,A站的註冊公司廣州彈幕更換了工商資料,法人以及董事長由前奧飛動漫國內營銷總監蔡釗展更換為了孫旻,而董事名單中則出現了劉寬,奧飛系蔡東青的股份也由92%降到了51%,剩下41%的股份則到了孫旻手中。而孫旻和劉寬的背後,就是晶合思動的CEO楊鑫淼。

2015年,A站長期搬運內容的弊端開始爆發,陷入到了版權糾紛中。2015年1月,優酷土豆因“版權侵權”為由寄出律師函,並向A站提出了“賠償1500萬+300萬”或者“賠償18%股份”兩種解決方案,而向來資金短缺的A站選擇了後者。但入股後優酷土豆對A站的投入其實並不多,A站更像是一個向土豆引流的渠道。

2015年年底,軟銀中國6000萬美金投資A站,進入董事會,而軟銀也是阿里的大股東之一。軟銀入局後,楊鑫淼系的孫旻被調任到集團總裁的虛職,沒過多久就離職了,隨後莫然接替孫旻擔任CEO一職,但其上任後A站屢次傳出高層不和的問題,甚至有A站總編輯劉炎焱和莫然拳腳相見的傳聞。

莫然

莫然最終還是出局了。2016年7月,莫然宣佈辭職,同時原奧飛娛樂首席戰略官李斌和原A站總編輯劉炎焱,分別接任了董事長和CEO。至此,富二代楊鑫淼系的勢力全部離開A站,奧飛以66.325%的股權重掌大權,最後A站主要的大股東,就剩下了奧飛、優酷土豆、軟銀。

回頭來看,在2014年到2016年的兩年時間裡,A站經歷了4次領導層變動,而幾乎每一次,都伴隨著CEO的更換,也幾乎每一次,都伴隨著管理層的洗牌。或是出於觀念衝突,或是出於利益衝突,新老管理層之間的博弈剪不斷理還亂。而在此處境下,A站運營自然是毫無章法,前後迎接了數位大佬,但“腥風血雨”多過發展良機。

成功孵化出鬥魚和B站

10年A站,卻敗給了資本

有人戲稱,A站成立的10年時間,最大的功勞就是孵化出了鬥魚和B站,雖然聽著未免薄情,但事實確實如此。

早在2015年12月,A站就因沒有網路文化經營許可證、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ICP許可證而被工信部拉入了黑名單。去年6月,廣電總局因在不具備《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的情況下開展視聽節目服務為由,責令關停A站的視訊服務,也就是說,A站成立10年一直在無證裸奔。

而有意思的是,由A站孵化出來的鬥魚,卻是有視聽許可證的。而去年鬥魚宣佈完成D輪融資時,估值已經超過100億人民幣。一再受牌照困擾的A站最終通過賽瑞思動間接控股了有牌照的遊戲星際,解決了這一問題,但是,早在2016年10月,奧飛系的陳鈺鍇、蔡釗展就順利成為了賽瑞思動的執行董事和監事,也就是說,奧飛其實一直是有牌照的,但是沒有給A站。

而B站的創始人徐逸,就是A站的早期使用者,後因A站長期出現故障而脫離A站,自己建立了彈幕視訊網站Mikufans,也就是B站的前身。現在,B站在傍上騰訊後,已經計劃在美國IPO,市值預估更是達到了30—35億美元,摺合人民幣200億元左右,而據《財經》訊息,A站估值僅10億元。

其實自2009年成立以來,B站也有過四輪融資。2014年獲得來自IDG資本的數百萬美元A輪投資;2015年從掌趣科技等處獲得約1223萬元C輪融資,D輪融資的投資方則包括騰訊、君聯資本和啟明創投等,融資金額超過2億元。據公開資料顯示,自成立以來,B站累計融資超過5億人民幣。

但B站的董事長陳睿和創始人徐逸顯然頭腦更清醒,融資不過是資本的加持,B站的掌控權始終在以陳睿、徐逸為首的核心團隊中。而老將徐逸為了B站發展,更是將最高掌控權交給了在運營方面更強勢的陳睿,自己則成了B站的“吉祥物”。

對比之下,也充分說明了早已失去核心團隊的A站,或許在被創始人賣出的那一刻,就已經輸了。資本迎來送往,大多數人看中了A站在ACG領域的商業價值,但卻沒有一個真正為A站謀劃未來的主人,或許也有過,但可能也已經“隕落”在了A站龐雜的資本鬥爭中了。

使用者持續流失、品牌價值不斷下跌

A站再不賣就真的賣不掉了

可以說,A站此次的命運走向,和阿里巴巴的最終決定息息相關,而目前A站的三大股東中,優酷土豆、軟銀也都和阿里密切相關。但是原本有意的阿里,目前卻停在了觀望狀態。

近幾年,阿里不斷擴張,控股其他公司佈局文娛產業,之後經過新一輪整合和細分,加強相互間的聯合與互補,形成現在的阿里大文娛。然而儘管實力強勁,但阿里大文娛目前還沒有A站這樣的可以沉澱高粘性使用者的社群類頭部產品。此外,在騰訊牽手B站之後,阿里估計也是有緊迫感的。

而此外,動漫二次元市場確實前景可觀。中國市場調研線上的資料顯示,2017年中國二次元行業市場規模已達到1000億元人民幣,預計5年後將達到1000億美元的容量。而阿里大文娛的佈局,顯然不會錯失這一大市場。

對阿里來說,看中A站,也是因為看好A站的社群平臺優勢。一旦這種社群文化穩固到了阿里大文娛生態中,使用者就可以自身不斷地產生內容、創造內容,而不需要平臺去高價購買外部版權來提升內部使用者活躍度。

此外,A站所沉澱的年輕使用者群體、社群文化、品牌價值,對於阿里大文娛是非常重要的補充。但是36氪報道中援引的A站資方調研資料顯示,A站在2017年11月的實際DAU已經降到了160萬,其中PC端90萬、移動端45萬。這個數字在2017年1月份的峰值是1200萬,當時月平均DAU也有800萬。

極光大資料也顯示,2016年下半年,B站的月均DAU在不斷上漲,A站的月均DAU卻在縮水。2017年5月時,B站的月均DAU是A站的15倍,到10月,A站的日均活躍使用者73萬,而B站則1869萬,差距已經拉大到26倍。

不管網路上有多少人喊著“AC一直在”,使用者的流失,是不爭的事實。如果一個網際網路平臺失去凝聚使用者的能力,越來越多的使用者棄之而去,那麼這個平臺所剩價值到底還有多少?

從品牌價值來看,B站現在估值200億人民幣左右,是A站10億估值的20倍多,品牌價值相去甚遠。2016年中文線上投資A站時,A站估值曾達到了18億,才過去一年多時間,A站估值就縮水了8億。

就發展潛力來說,B站目前在影視、遊戲、旅遊、廣告、投資等方面的佈局已經漸有雛形,而一直經營不善又缺乏資金的A站的商業化程度就遠不能及,在此情況下,阿里的觀望自然不無理由。

理想狀態是,A站併入阿里後,大文娛的資源優勢和技術優勢成為A站滿血復活的源泉。A站在具備充足穩定的現金流以及強大的阿里大文娛生態圈聯動的運營體系後,迎來重振旗鼓的黃金期。但是想讓現在已經千瘡百孔的A站重新崛起,阿里又得投入多少心血?且這個投入,最後能否“挽大廈之將傾”還是未知。

阿里最後如何決斷不得而知,但是對A站來說,如果這次再不賣掉,可能就真的賣不掉了。A站客戶端的開畫頁面上寫著這樣一句話:認真你就輸了,但對現在的A站來說,再不認真就真的輸了。

阿里雲客戶滿意中心在微博上的迴應稱,阿里雲包年包月ECS到期後資料可以保留7天時間,超過7天不續費伺服器才會被釋放。也就是說,A站的生死線就在2月7了,如果能及時續費,則尚有迴旋之地,如果不能,A站將被完全清空資料。

留給A站的時間不多了!

原創文章,轉載請標註來源和作者,違者必究!

ID2:CourserLee

責任編輯: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