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老球迷進,瓜迪奧拉踢球到底什麼水平?

1986年4月16日,歐冠半決賽由巴薩對陣瑞典球隊哥德堡隊。在點球大戰中,門將烏爾魯蒂撲出了哥德堡隊的至關重要的第五粒點球,巴薩中場大將維克托將致勝點球罰進,整個諾坎普瞬間沸騰了。

這是時隔25年之後,巴薩再一次踏進了歐冠決賽的大門。在全場歡騰的氣氛中,一個場邊的小球童一路飛奔到維克托的身邊,請求這位偶像將比賽的球衣送給他。

1985-86賽季的巴薩

1985-86賽季對巴薩來說並不是一個很成功的賽季,但是正如巴薩歷來會陷入一種奇怪的歷史迴圈一樣,在1986-87賽季繼續沉淪了一年之後,忍無可忍的努涅斯請來了一個對後續三十年都產生重要影響的救世主,他就是克魯伊夫。

【克魯伊夫:他是我夢寐以求的球員】

在整個足壇都在踢442陣型的大背景下,克魯伊夫認為要應對對手的兩名前鋒,只需要三個後衛就足夠了,這樣可以多派遣一名前鋒上前。同時讓一名後場中堅去中場助攻,他給這個位置命名為“4號位”。

克魯伊夫在執教前期一直沒能找到這個位置的合適人選,直到他看了一場巴薩二隊的比賽。

在1990年的一場二隊比賽中,坐在場邊的克魯伊夫看到了一個又高又瘦的男孩子,他就移動在中圈靠後的位置上,一腳一腳地將球傳遞給自己的隊友。

他既不前插去爭取進球,也不盤帶去試圖突破,球在他的腳下幾乎不會有什麼停留,但是卻有一種魔力,他就像整個球場的圓心,所有的隊友都圍繞著他來旋轉。

克魯伊夫看了半場比賽就起身離開,然後告訴二隊的教練:“這個孩子我要提拔到一線隊去,他是我夢寐以求的球員。”

這個孩子就是當年向維克托索要球衣的那個球童,他叫瓜迪奧拉,後來被巴薩球迷稱為“國王”。

在之後為巴薩效力的近十年裡,瓜迪奧拉一直延續並改良著自己的踢球方式,即便是在範加爾對他那種被認為是“暴殄天物”的使用方式下,瓜迪奧拉也從未改變過自己幫助球隊的初衷。

【與生俱來的天賦是超一流的大局觀】

如果說梅西的連續變向能力、大羅的爆發力和小羅的球感都是與生俱來的天賦的話,那麼瓜迪奧拉的天賦就是他一流的“大局觀”,也就是我們說的對比賽的閱讀能力。

這裡尤其是指兩個方面。

首先,瓜迪奧拉在球場上的視野幾乎遍佈全場。這一點集中體現在瓜迪奧拉常常可以閱讀對手兩條、甚至三條防線的防守策略,尋找到隊友的跑動空間。

對陣塞爾塔,瓜迪奧拉助攻斯托伊奇科夫

我在寫曼城的新賽季戰術分析《曼城為何這麼猛(上):“雙核”驅動是最大殺招》時說過,列位式足球需要在中後場的每條線上都有至少一個能夠穩定的面向進攻方向的出球點,這是自從克魯伊夫時期就已經開始嘗試的核心思維之一。

在“夢一”時期,巴薩的後防線有科曼這一閱讀能力和傳球能力都極其出眾的中衛作為出球點,那麼視野遠遠超過阿莫爾和尤塞維奧的瓜迪奧拉,自然是中場獨一無二的選擇。

作為克魯伊夫手下場上視野也最為寬廣的一個,瓜迪奧拉既能協助中後場出球,又可以向前傳出機具殺傷力的縱深傳球。這一點在有了羅馬裡奧這一完美的終結點之後,體現得更為明顯。

主場對陣馬競,瓜迪奧拉直塞羅馬裡奧破門

其次,瓜迪奧拉對比賽戰術的理解能力是無人可比的。

雖然高瘦的體格讓很多人都認為並不適合擔當單後腰的角色,但是瓜迪奧拉對場上十一人的站位和戰術執行程度有著極其快速的分析,這使得他往往可以在瞬間預判到隊友和對手會在未來做出怎樣的跑位和動作。

克魯伊夫和他的門徒十分注重“站位在兩條防線之間”的球員,這樣的位置可以有充足的空間來正面進攻方向處理皮球。但是困難的地方在於,在真正的比賽中,這樣的跑位往往是流動的,當對手發現你站在兩條線之間時,他們就會立刻過來補防。

因此傳球人往往要在機會出現之前就預判到機會的發生。

對陣塞爾塔,直塞處於對手中衛和後腰之間的羅馬裡奧

而這就體現出瓜迪奧拉的優勢。克魯伊夫對瓜迪奧拉的影響幾乎已經滲入到他的本能裡,戰術板和綠茵場上每個人的跑位他幾乎都可以牢記於心,因此往往可以先人一步尋找到兩條線之間的隊友,從而一招制敵。

【單後腰的他比布斯克茨更硬更強】

剛剛我們簡單說了瓜迪奧拉在思維和戰術層面的優勢,接下來我們來聊一聊他在技術能力上的特點。

首先,他在傳球上的紮實功底。

與哈維和布斯克茨不同,瓜迪奧拉時期的巴薩並沒有他後來麾下的巴薩那樣有著精確如機械般的短傳跑位,因此瓜迪奧拉相對於他的弟子們,在中長距離的傳球和挑傳直塞上有著更漂亮的功夫。

配以無死角的視野,瓜迪奧拉對全場的掌控能力是十分出色的。無論是俱樂部的羅馬裡奧、裡瓦爾多,還是國家隊的勞爾,都受益良多。

1996年歐預賽對陣南斯拉夫,瓜迪奧拉助攻勞爾

其次,瓜迪奧拉在防守上往往可以料敵機先。

克魯伊夫的343陣型十分講究流動性和整體移動,對中場四人組來說更是如此。克魯伊夫設想中的四人應當隨時呼應,雖然分工各異,但是必須相互取長補短。而瓜迪奧拉要成為攻防轉換的樞紐,也就是單後腰,在防守端上的能力就是必須的。

與布斯克茨類似的,瓜迪奧拉在防守上也首先依賴預判。

因為巴薩攻勢足球往往會先就地反搶的緣故,單後腰會相對來說有一定的判斷和選位的順延。這就給了瓜迪奧拉和布斯克茨們來判斷反擊路線並指揮中場防守落位的時間。

瓜迪奧拉防守西多夫,圖中左一為菲戈

但是與布斯克茨不同的是,瓜迪奧拉在個體防守上的硬度和對抗能力更強,這也是瓜迪奧拉能夠勝任單後腰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在執教巴薩時,由於布斯克茨在跑動和對抗上無法達到自己的設想,所以瓜迪奧拉將自己的“四號位”角色一分為二,直塞球、接應和協防交給了哈維,布斯克茨只肩挑防守屏障和攻防轉換兩大職責。

對球隊的忠誠,穩定的發揮,長期的核心地位和優雅的比賽風格讓瓜迪奧拉深受諾坎普球迷的喜愛,並被冠以了“國王”的綽號。

1990年首秀至今也已經28年,執掌教鞭也已經有整整十個年頭。已經47歲的瓜迪奧拉仍然在英超踐行和嘗試著自己的足球風格。

我想起瓜迪奧拉加盟曼城時,曼城球迷打出的“Welcome to Manchester Pep”的海報。

歡迎來到47歲,佩普國王。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