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7年前他就呼籲重視足球外交:隱忍,只會被視作軟弱可欺!

記者賈巖峰報道

2018年的U23亞洲盃在中國舉辦,中國作為東道主,卻沒能從小組出線,伊朗裁判法加尼因為其在比賽中沒有說服力的判罰在賽後成了輿論的焦點。

不可否認三場小組賽中,U23國家隊在戰術上有各種不足和實力硬傷。但很顯然,我們也不能因為自身實力不足,就把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照單全收,放棄給球員爭取公平比賽環境的機會。在中國足球不斷改變和修正自身,試圖尋找發展契機的今時今日,改變外部環境成了當務之急。

“什麼時候中國人能夠搞清楚,什麼叫做輸球賴裁判,什麼叫做維護自身的正當權益,那中國足球就真的進步了。”這是許多年前,布拉澤維奇對記者說過的一句話。因為他帶領的89國奧的失利,裁判在整個過程中,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從那時起,他就呼籲過中國足球重視足球外交,他當初的很多說法,拿到現在看,依然適用。

“我永遠不會原諒伊朗人多基,是他斷送了國奧隊的夢想。”布拉澤維奇曾眼含熱淚這樣說。

當年在倫敦奧運會亞洲區預選賽中,中國隊主場0比1不敵阿曼,到了客場先是吳曦69分鐘首開紀錄將總比分扳成1比1,然後在常規賽補時的第3分鐘,巴力個人強帶為中國隊贏得前場右翼任意球——中國隊任意球斜傳在阿曼門前落地反彈,攻防兩方的球員均沒有碰到皮球,後點前插的雷騰龍將球撞入球門,但裁判認定中國隊入球越位。

事後經慢鏡頭確認,中國隊入球並沒有越位,這又是一次絕對的誤判。如果這個進球被判有效,國奧隊就昂首挺進預選賽的正賽了,這個誤判,讓國奧隊倒在了正賽的大門口。

那次賽後,中國足協的憤怒、中國球迷的和中國媒體在網上發起的對伊朗裁判穆罕辛·多基的聲討之勢,跟現在對待伊朗裁判法加尼的情況差不多,可是,七年過去了,悲劇還是在不斷重複上演。

事實上當時的主場比賽,也有董學升的進球被吹出來。主場一次有爭議的判罰,客場一個誤判,連續兩記組合拳後,人們不禁要問,為什麼受傷的總是中國足球,是不是還是水平不行,別總是找裁判的原因了吧。

布拉澤維奇用一番話給我們說明了這個道理:“水平不行,可以被對手打敗,無怨無悔;但是受了委屈就是受了委屈,被裁判打敗,這是一個國家足球最大的屈辱。如果總是受到這種屈辱,球隊就別想進步。”

“裁判的問題的確不可以掩蓋球隊能力不行、備戰不行、甚至是教練水平不行的多方面因素,該總結該反思一樣不能少。因為輸了,主教練就必須接受所有的批評。”

“但反過來也是,自身能力不行也不能就把裁判對我們的傷害一次性帶過,這完全是兩回事。不要總是混為一談。”布拉澤維奇不止一次地說過,不要總是打擊自己的球隊,總是把槍口對準自己的隊員。

他認為,如果關起門來,他們平時表現不好的時候可以批評,但是當他們代表國家進行國際大賽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應該一致對外,一致為了捍衛中國足球的尊嚴而抗爭。

布拉澤維奇將足球看作一場不見硝煙的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抗爭,絕不僅僅是11名場上球員的抗爭。不要在他們受了傷害之後,再給他們撒一把鹽,因為所有對於中國國家隊在場上非體育道德的傷害,其實傷害的是整個民族的尊嚴。

布拉澤維奇最讓人稱道、整個克羅埃西亞最為之驕傲的,就是他帶隊在1998年世界盃獲得了第三的榮譽。不可否認,參加那屆世界盃的克羅埃西亞國家隊成員,確實可以稱之為克羅埃西亞足球的“黃金一代”,人們都覺得以那屆隊員的實力,能夠站在那個高度也很正常。

但當記者跟布拉澤維奇溝通過之後才知道,其實那屆世界第三榮譽的獲得,並沒有看起來那麼簡單——如果沒有在遭受不公正待遇之後的抗爭,悲劇很可能就會重複上演。

1996年,布拉澤維奇第一次帶隊征戰歐洲盃,那是克羅埃西亞獨立後第一次在國際大賽中正式亮相,他們一路殺進了8強,在1/4決賽時,他們遭遇了德國隊,克羅埃西亞輸了。

“那是一個苦澀的回憶,但幾乎釀成了一場世界歷史上最短的戰爭。嚴肅地說,比賽中有很多的爭議。總結一下包括:克林斯曼事件(他本應該被紅牌罰下的);斯蒂馬茨事件(他被罰下去了);還有薩默爾事件(在他們攻進制勝一球前的明顯犯規)。簡而言之,三個判罰非常有爭議,而且最後都走向了不利我們的一面。”最終克羅埃西亞止步8強。

如果換做我們傳統的思維方式,輸給德國戰車,不是很正常嗎?人家是歐洲老牌勁旅,你一個新軍實力不濟輸掉了比賽,找什麼裁判的理由?!然而,那場比賽結束後,不等克羅埃西亞足協反應,克羅埃西亞政府出面了。

克羅埃西亞總統圖季曼率先向德國發難,通過外交途徑昭告德國大使館駐克羅埃西亞的工作人員:你們不受歡迎。嚇得德國大使趕緊回國求救。圖季曼直接把一場足球比賽升級成為了外交事件,老布覺得事態有些過於嚴重了,最終他還是向總統提出建議,通過正常的體育訴訟途徑來解決。

但是圖季曼當時回答的一番話給老布留下深刻的印象:“你錯了,你以為這只是體育範疇的爭議,但是在我看來,足球在國家隊之間進行時,就已經不僅僅是兩支球隊和體育範疇的競爭了,這也是兩個國家和民族在某種形式上的競爭。”

“你們穿上克羅埃西亞隊服,代表的就不再是你們自己,而是我們國家和民族的尊嚴。我們的民族可以被公平地打敗,但是我們不允許自己民族的尊嚴被公然地踐踏!我們不可能改變過去的比賽結果,但是我們一定不會讓未來再上演同樣的悲劇!”時至今日,老布也常跟家人和孩子們說起這番總統的憤怒。

後來這個事件也傳到了國際足聯,引起了布拉特的高度重視,他向克羅埃西亞足協打來了慰問電,表示他一定會給克羅埃西亞足球一個交待。

1998年世界盃,德克再次相遇,布拉特也守信用地給了克羅埃西亞總統一個交待,他通過總統辦公室向總統轉達了他的態度:布拉特親自給吹罰德克之戰的當值主裁打了電話,提醒他必須把眼睛睜大點兒,如果膽敢鬧出不可挽回的局面,便直接讓他從裁判界消失!

克羅埃西亞能夠在1998年創造歷史(3-0完勝德國晉級),他們能夠在公平公正的環境下跟德國再來一戰顯得多麼重要。

因此許多年後,布拉澤維奇感慨道:“如果沒有歐洲盃後那一強烈抗爭,誰能保證1998年世界盃與德國相遇時還會發生什麼情況,作為一個第一次以獨立身份亮相在世界盃上的新生國家,誰會給予克羅埃西亞足夠的尊重和公平?所以每一次遭遇不公平待遇之後你的隱忍,都會被對手視為你軟弱可欺,每一個欺負過你的裁判沒有任何後果,只會讓其他效仿的人無所畏懼。”

老布說,他很熱愛中國,他覺得中國是這個世界上最了不起、最擅長創造奇蹟的國家,所以一切與中國有關的人和事都應該被捍衛,尊嚴不可侵犯。

老布繼續介紹:“你知道嗎?在很多克羅埃西亞人的心目中,中國是這個世界上最值得他們仰視的國家。我覺得身為中國人的你們,一定為自己的國家有這麼多了不起的輝煌成績感到驕傲。”

他分享了此前與總理聊天的一段故事:“之前我跟我們的科索爾總理聊天時,她常說,如果奧巴馬邀請我訪問華盛頓,我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但是如果中國的領導人邀請我訪問北京,那將是我最大的榮耀!”

“歐洲有這樣想法的國家領導人有很多,所以不要小視中國的國際影響力和地位,當中國發怒的時候,很多人都應該為此感到恐懼和不安。這樣的大國,怎麼可能會被一個個小小的裁判就欺侮到那樣的地步呢?”或許,7年前布拉澤維奇的疾呼該引起我們的重視了,如果維持這樣薄弱的足球外交,歷史只會一次次重演。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