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

道祖:五行齊聚,禍起人間,五百年前未決之事,今朝卻要現了謎底

三十三天,兜率宮。

太上道祖望向人間,對一側的燃燈古佛道:“五行齊聚,禍起人間,五百年前未決之事,今朝卻要現了謎底。”

燃燈古佛合十,道:“阿彌陀佛,敢問老師,是何禍事?”

太上道祖道:“三界之禍,眾生之難。”末了又問道:“金蟬子十世輪迴,可查清楚,與那獵佛者有何干系?”

燃燈古佛道:“十世輪迴,皆入佛門,不染凡間半點塵埃。那白骨,每一世輪迴都等在奈何橋頭,相見時相對一笑,離別時漠然遠送,也無奇特之處。只是,獵佛者中,湘鳶、白骨二人皆與金蟬子熟識。”

太上道祖道:“白骨也是獵佛者?”

燃燈古佛道:“正是,據以往所知,獵佛者共計四人,分別秉承時間、空間、生命、死亡四種天賦,目前已經得到證實,那湘鳶掌握時間,白骨掌握死亡,大師兄掌握了空間,而餘下的生命卻也暗合金蟬子長生之軀。”

太上道祖道:“金蟬子是生命獵佛者的概率有多大?”

燃燈古佛毫不猶疑道:“十成。”

“十成麼?”太上道祖眼中有了幾分笑意,道:“歷來獵佛者屠神殺佛之後,必然消失的無影無蹤,潛伏爪牙,只等下一次擊殺,金蟬子如何會這般肆無忌憚的走在西行路上?以金蟬子的才智,又如何會將自己是獵佛者之事,搞得神佛皆知?”

燃燈古佛道:“虛虛實實,難辨真假。”

太上道祖搖頭。斟酌了一下,道:“獵佛者中。大師兄的身份可查探明白。”

燃燈古佛道:“無法查明,此人似乎憑空出現一般。到目前為止,只知此人劍術超絕,據聞法力強勁,尚能與觀世音菩薩戰個兩可之間。”

太上道祖搖頭,道:“比觀世音菩薩強。”末了又道:“罷了,獵佛者之事,我親自去查探。另外有一事,觀世音最近處處尋找火屬性童子,聞得他前些日子又收了個水屬性龍女。此事時刻留意著,我懷疑,那年滅佛而逃的童子,入了南海觀音院。”

燃燈古佛道:“弟子會留意。”

太上道祖又道:“嗯,還有一事,三界之內,近日流傳金蟬子是十世修行的好人,一點元陽未洩,有人吃了他的肉。延壽長生。去查查訊息的來處。”

燃燈古佛踟躕了一下道:“食金蟬子之肉長生之說,倒不是虛言,莫不是神佛之中,有人走露了訊息?”

太上道祖道:“西方靈山吃了金蟬子肉身之後。闔山上下全部身重劇毒,如果是佛門走了次訊息,那靈山豈不危險?道門之中。吃到金蟬子長生之肉的並無幾人,屈指可數。此訊息傳出去,對道門並無益處。”

燃燈古佛道:“也不全無益處。道門將此訊息傳給妖王知曉,必然給西行之路帶來無窮阻擾,五十年內金蟬子不到靈山,佛門必遭大難。”

太上道祖嘆息了一聲,道:“難怪你會被釋迦摩尼逼得失去尊位,你的眼光看得還不夠遠。”

燃燈古佛聞言,慌忙跪下,道:“還請老師明示。”

太上道祖道:“往幽冥界走一遭,你自然能明瞭。”

……

西方靈山。

釋迦摩尼問道:“觀世音,你所選弟子,皆是五行靈根,倒也巧合。”

觀世音臉色不變,回道:“因果如是。”

釋迦摩尼道:“好一個因果如是。”拿眼看了看眾佛諸菩薩,道:“五行靈根齊聚,災難將至,五行靈根根本乃元陽之身,你去洩了他們的元陽,以救萬民以苦難之中。”

觀世音聞言,忙道:“弟子乃男兒身,如何洩元陽?”

釋迦摩尼道:“所謂‘諸法空相’,無有眼耳鼻舌身意,故沒有色身香味觸法,眼見的一切是虛妄,性別何來?”

觀世音菩薩正要辯解,釋迦摩尼卻不給機會,道:“色界眾生,雖有色相,但純是蓮花化生,初生貌如童子,身白銀色,衣冠具足,全是大丈夫相,無男女性別,亦無男女**。無色界眾生,依正俱空,身心都無,何來性別?”

觀世音菩薩聞言,知道辯解亦無用,多說也無用。

釋迦摩尼又說道:“早已超越三界六道輪迴,無所謂男女性別。可男可女,非男非女,萬法諸相,阿彌陀佛。”

觀世音頓感無力,知道釋迦摩尼是在懲罰自己擅作主張,但還抱有一絲幻想,道:“除去金蟬子以外,孫悟空、豬八戒、沙悟淨元陽早洩,此時再去,恐怕不得好處。”

釋迦摩尼道:“誰說他們的元陽洩了?”

觀世音道:“孫悟空在花果山之時,已和山中猴兒有了性 事;豬八戒和那高翠蘭三年夫妻,早已同床共枕;沙悟淨在花果山之外,與桃花嬌也有了肌膚之親……”

釋迦摩尼道:“那些時候,五靈根可有聚齊過?五靈根聚齊,才生元陽,此時五靈根齊聚不久,正是薄弱之時,正是採取元陽最好的時機。”目光柔和地瞧向觀世音,道:“何況,如果不是你,五行靈根如何會齊聚?這份因果,本就該你承擔。”

觀世音無力再辯,道:“金蟬子師徒五人,弟子隻身一人,如何能夠?”

釋迦摩尼道:“文殊、普賢同往。”文殊、普賢諸菩薩聞得釋迦牟尼說,眼中皆閃過一絲駭然,卻又不敢表現出來,只覺得釋迦摩尼佛目盯著自己。釋迦摩尼看了一眼四菩薩道:“偷取五靈根元陽,對爾等大有裨益,佛法精湛之時,爾等自己感念今日之恩。”

文殊、普賢聞言,哪還敢有異議,忙連口稱是。心中對觀世音卻有了幾分怨念,或許,這正是釋迦摩尼希望看到的。

觀世音垂眸道:“尚差一人。”

釋迦摩尼道:“將黎山老母請下山。”

觀世音道:“黎山老母不思凡間事,如何能請得動?”

釋迦摩尼道:“你告訴她,獵佛者出世,金蟬子乃生命獵佛者,她自然會下山來助你。”

觀世音見此,不再細問,默默嘆息一聲,我等以佛而言,不過棋子,任其捏在手中,任其把玩。

……

按下諸事不表,卻說他師徒四眾,了悟真如,頓開塵鎖,自跳出性海流沙,渾無掛礙,徑投大路西來。歷遍了青山綠水,看不盡野草閒花。真個也光陰迅速,又值九秋。

正走處,不覺天晚。

金蟬子道:“徒弟,如今天色又晚,卻往那裡安歇?”

孫悟空道:“師父說話差了,出家人餐風宿水,臥月眠霜,隨處是家。又問那裡安歇,何也?”

豬八戒道:“哥啊,你只知道你走路輕省,那裡管別人累墜?自過了流沙河,這一向爬山過嶺,身挑著重擔,老大難捱也!須是尋個人家,一則化些茶飯,二則養養精神,才是個道理。”

孫悟空道:“呆子,你這般言語,似有報怨之心。還象在高老莊,倚懶不求福的自在,恐不能也。既是秉正沙門,須是要吃辛受苦,才做得徒弟哩。”

豬八戒道:“哥哥,你看這擔行李多重?”

孫悟空道:“兄弟,自從有了你與沙僧,我又不曾挑著,那知多重?”

豬八戒道:哥啊,你看看數兒麼,四片黃藤蔑,長短八條繩。又要防陰雨,氈包三四層。匾擔還愁滑,兩頭釘上釘。銅鑲鐵打九環杖,篾絲藤纏大斗篷。似這般許多行李,難為老豬一個逐日家擔著走,偏你跟師父做徒弟,拿我做長工!”

孫悟空笑道:“呆子,你和誰說哩?”

豬八戒道:“哥哥,與你說哩。”

孫悟空道:“錯和我說了。老孫只管師父好歹,你與沙僧,專管行李馬匹。但若怠慢了些兒,孤拐上先是一頓粗棍!”(未完待續。。)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