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郭大夫的診室故事》| 飲食控制的很好,為何血糖還是居高不下?

原標題:《郭大夫的診室故事》| 飲食控制的很好,為何血糖還是居高不下?

“這就更不奇怪了,您能嚴格地控制飲食,這是很難得的。飲食控制本身也是非常重要的降糖治療措施啊,控制飲食的降糖效果也不見得比藥物差。您體重的下降也同您血糖的改善有著密切關係。所以,不是隻有服用降糖藥物才能治療糖尿病。您一定聽說過糖尿病治療的五駕馬車吧!其實,藥物治療只是糖尿病治療的措施之一,不用藥並不代表不治療,您控制飲食,適當運動,合理地控制體重,密切監測血糖變化,等等,這些也都是治療措施,而且非常有效。”我解釋著。

老太太走進診室的時候,臉上滿是焦慮。

同樣焦慮的是陪在她身邊的兩個人。老太太幾乎是在這兩個人的攙扶下走進來的。站在她左邊的,是一位中年男性,溫文爾雅,氣質不俗;站在她右邊的則是一位中年女性,衣著雅緻,精明幹練。老太太坐下後,面無表情地衝我點了點頭,然後嘆了口長氣,便陷入了沉默,看來老太太似乎並不想說什麼,至少是不急於說些什麼。

搶先開口的是站在老太太身邊的那位女士:“郭大夫,您好!我姓張,是北京一家媒體的編輯,我們去年在清華大學召開的第八屆中國健康教育傳播大會上見過,我還記得那時您好像剛剛骨折不久,是架著雙柺上臺做的演講,您講得很生動,令我們印象非常深刻。會下我還給了您一張我的名片呢,可能您都不記得了。”

我尷尬地笑了笑,我確實沒有什麼印象了。

張女士把目光轉向老太太,接著說:“郭大夫,知道您忙,我長話短說,這位是我的母親,今年76歲了,一個多月以前被診斷為Ⅱ型糖尿病,這件事對老太太的打擊很大!我爸得的就是這病,去年走的。所以老太太一聽自己也得了糖尿病,立刻就緊張了,真是怕什麼來什麼!本來挺開朗的一個人一下子就不愛說話了,整天愁眉苦臉的,家裡的人都特別著急。”

張女士停頓了一下,用手指了一下老太太左邊那位男士:“這位是我大哥,在國家衛計委工作,他託人聯絡到了一位據說在內分泌領域很有名的教授,帶我媽去看了一次,教授很熱情,給老太太開了一種叫二甲雙胍的降糖藥,這種藥我爸以前也吃過。老太太從醫院回來就開始服用這種藥物了,可是沒想到的是問題也來了,自從服了二甲雙胍以後,老太太就開始拉肚子,每天要拉六七次, 人也明顯見瘦,體力也明顯下降,老太太害怕了,只吃了一週就把藥給停了,停了藥,也就不拉了,可是血糖還是高。停藥一週以後,我哥又帶著老太太去找那位教授想問問下一步該怎麼辦,那位教授還是建議繼續服用,教授解釋說老太太服用二甲雙胍後出現腹瀉的這種情況是很常見的,很多患者服用二甲雙胍後都會出現類似的情況,這個不用擔心,教授強調說二甲雙胍是經典降糖藥物,是很多‘指南’所推薦的首選的降糖藥物,如果能夠耐受,還是應該堅持服用, 為了防止再次出現胃腸道的不良反應,可以先把劑量減半,從小劑量開始,待逐漸適應後再增加到足夠的劑量。老太太回來後就按照醫生的意見把原先的劑量減少了一半,可是藥一吃上,問題又來了,還是拉肚子,還是每天六七次,老太太堅持了一週就堅決不幹了,說什麼也不吃這種藥了,也拒絕再去看那位教授。”

我翻看了一下老太太的病歷:“你們看的這位教授可是一位非常有名的專家,他的水平可比我高多了,你們今天怎麼想到來我這裡了? ”

張女士笑了笑說:“同事推薦的,我們單位的一位記者採訪過您,她對您的印象超好,極力推薦我們來找您,她說她爸爸也是糖尿病患者,也在您這裡看病,經常跟她提起您,對您的評價很高。

我當時就想是不是去年在清華大學遇見過的那位郭教授, 一查果然就是。您看咱們還真是有緣分呢!”

“哦,還真是夠巧的啊!”我笑了笑,就趕緊轉向老太太,“老人家,您這藥停了多久了? ”

老太太想了想,說:“有兩週了吧,郭大夫,我可不是個嬌氣的人,但凡能耐受,我都會堅持的,但這個藥我確確實實是難以耐受啊,我這一個月可瘦了七八斤呢,走路都沒有力氣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得了什麼重病呢。”

張女士接過話題說:“我媽的基本情況就是如此,我們這次來找您就是想請您幫忙給調整一下治療方案。”

“好的,沒有問題啊,老人家最近的血糖情況怎麼樣呢?”我問道。

這時,站在老太太左邊的張先生趕緊把一個筆記本遞到我的手上:“郭大夫,這是我母親的血糖記錄,您仔細看看,幫我母親制定一個比較容易接受的治療方案吧,儘可能簡單一些,我母親的記憶力最近也不太好了,複雜了我怕她記不住。價格的問題您不用考慮,您只考慮病情即可,該用什麼藥物就用什麼藥物。”

“哦,好的!”我答應著,接過老太太的血糖記錄本仔細地看了起來。

從血糖檢測的頻率來看,我發現老太太的血糖檢測還是比較積極的,看來她對血糖變化的情況還是非常重視的。 從血糖記錄的數值變化情況來看,老太太在剛確診時的血糖還是比較高的,但是經過短暫的二甲雙胍的治療後,血糖很快就有了明顯的改善,第一次停藥後,血糖有些反覆,但在第二次停用二甲雙胍以後的這兩週裡,患者的血糖還是比較平穩的,空腹血糖值基本在5mmol/L至7mmol/L 之間,三餐後2小時的血糖值也大都在7mmol/L至10mmol/L之間。

我抬頭看了看老太太說:“老人家,您現在的血糖水平還算不錯,您今年76歲,以您的年齡,把空腹血糖值控制在7.8mmol/L以下,餐後2小時的血糖值控制在11.1mmol/L以下就可以了。如果能把空腹血糖值控制在7.0mmol/L以下,餐後2小時的血糖值控制在10.0mmol/L以下就非常不錯了。您停藥這兩週的血糖值已經非常符合標準了。這樣的話,我認為,您暫時就沒有必要服用藥物了。”

老太太的眼睛一下子睜大了:“您是說我可以不服藥了?”

“是的,至少目前一段時間您可以先不用服藥。”我肯定地回答。

“這樣不用藥真的可以嗎?”老太太還是有些狐疑。

“可以的,用不用藥和用什麼藥物取決於您的血糖水平和病情的發展變化情況,以您現在的血糖水平是沒有必要用藥的。但是現在不用藥,不代表您可以一直不用藥。您還是必須定期監測血糖的變化,也還需要定期來醫院就診, 我們會根據您的病情變化調整您的治療方案,到了該用藥的時候也一定會用藥的,我們一定會為您制定一個合理的治療方案。”我趕緊解釋。

老太太還是有些不明白:“我的血糖上個月還挺高呢,怎麼這麼快就降下來了呢?我總共才吃了兩週左右的二甲雙胍。”

“哦,這也不奇怪,您剛剛確診時的血糖其實也不算太高, 您服用二甲雙胍的時間雖然並不太長,但是,二甲雙胍的降糖作用確實很好,您對二甲雙胍的作用比較敏感,所以血糖下降的速度的確比較快。還有,您這段時間的飲食也控制得比較嚴格吧?”我問道。

“那當然了,可以說是相當嚴格啊,吃的東西可是比以前少多了,以前很多愛吃的東西都不敢吃了,再加上二甲雙胍鬧得我不停地拉肚子,就更不想吃東西了。體重一下子就掉下來了七八斤啊,肚子也小了一圈呢。”老太太苦笑了一下。

“這就更不奇怪了,您能嚴格地控制飲食,這是很難得的,飲食控制本身也是非常重要的降糖措施啊,控制飲食的降糖效果也不見得比藥物差。還有您體重的下降也與您血糖的改善有著密切的關係。所以,不是隻有服用降糖藥物才是治療糖尿病。您一定聽說過糖尿病治療的五駕馬車吧!其實,藥物治療只是糖尿病治療的措施之一,不用藥並不代表不治療,您控制飲食,適當運動,合理地控制體重,密切監測血糖變化,等等,這些也都是治療措施, 而且非常有效。”我解釋著。

“郭大夫,我插一句啊,我媽自從得了糖尿病以後就不怎麼敢吃東西了,這也不行吧?”張女士有些憂慮地說,“我爸那時候可是不忌嘴,該怎麼吃就怎麼吃,誰說也沒有用。結果併發症哪個也沒有落下。我媽倒是吸取教訓了,給啥也不吃,可是我覺得又有些過了。”

“是的,不控制是不行的。但控制飲食不是什麼都不能吃, 那樣生活該多無趣呀,您說呢?老人家,控制飲食要講科學,門診時間有限,我無法詳細地給您解釋,您回去後先自己看一些資料,讓您的女兒給您找本相關的書或給您訂份雜誌,您看了有不明白的地方記下來,等來醫院就診的時候我來給您解釋,您看行嗎? ”

“好的,以後我會經常來麻煩您的。說實話,郭大夫,我今天本來還不想來呢,是他們兩位硬把我拉來的。 現在看,我真是來對了。”看得出來,老太太的心情好轉了不少。

張女士也非常高興:“郭大夫,我媽的病以後可就託付給您了。我們會定期過來的。我再給您一張名片,我從同事那裡要了您的電話,以後咱們常聯絡。”

一直站在旁邊的張先生也遞過來一張名片:“今天咱們也算是認識了,我母親的病就拜託您了,您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儘管來電話,別客氣。”

老太太笑眯眯地起身告別,出門的時候,我發現老太太的腳步輕快了許多。

我愣了愣神,趕緊叫了下一個患者。

從那以後,老太太幾乎每隔一兩個月就來醫院一次,彙報她的血糖值變化情況,詢問一些她感到疑惑的問題。

時間過得飛快,感覺只是一轉眼的工夫,半年多的時間已經過去了,雖然還是沒有啟動藥物治療方案,但老太太憑藉控制飲食和適當運動,血糖水平一直都維持得不錯,老太太感到非常滿意,全家人也都很開心。

責任編輯: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