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單品只賣25.5,他如何靠“難吃”的外賣日入40萬,拓店20家?

原標題:單品只賣25.5,他如何靠“難吃”的外賣日入40萬,拓店20家?

這是一家只做外賣的餐廳,所有的產品都只賣25.5元,卻異常火爆,單店平均日流水13000元以上,最高單店日流水更是超過30000元。

這也是一家文化獨特的餐廳,它主打“難吃”的菜品,顧客卻好評如潮,爭相購買。

這更是一家有情懷的餐廳,消費者說:“我吃的不只是飯,而是陪伴。”

這家餐廳的名字就是“二十五塊半” ,它於2015年成立於北京,經過一年多的發展,如今已經有20多家分店,日流水將近40萬,這一切都源於創始人朱天成對於“北漂” 這個群體的深刻洞察。

創業之初,做健身餐以失敗告終

“我本是一個喜歡健身的人,周圍有許多健身的朋友,在這個圈子裡,健身餐是剛需。我就想從專業的角度入手,把健身餐做的更加科學,還找了一些比較權威的人做我們的顧問,然而最終還是失敗了。”

分析原因,一方面健身餐這個品類太小眾了,消費群體太少不足以支撐起這個生意;另一方面,使用者對於健身餐的認知存在誤區,重新教育市場的成本太高了。由於他們的產品成本較高,定價也比較貴,所以整體銷量並不理想。

初入餐飲行業,朱天成確實走了不少的彎路,但他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發現錯了,立馬就改,絕不糾結。在他發現了健身餐的劣勢以後,就立馬進行轉型。小眾的品類不好做,那就做一個大眾的,就這樣他開始賣起了外賣盒飯。

快餐好吃不合邏輯

這次重新創業,朱天成做足了市場調研,對於外賣盒飯的消費群體有了自己獨到的見解。

朱天成說:“如今的外賣行業,許多人都在走高逼格的路線,不停地向用戶灌輸自己的產品如何取材、如何製作、如何將美味發揮到極致等等,我覺得這個脫離了外賣的本質。外賣是快節奏生活的產物,是高度標準化、流程化了的產品,是不可以美味的,真正的美味要大廚精心烹飪並且及時食用,所以外賣追求‘極致的美味’本身就是反邏輯的產品。”

主打“難吃”的外賣,卻好評如潮

在別人都忙著做好吃的外賣時,朱天成則跳出了高逼格的思維定式,創造性的提出了“難吃”這個概念。朱天成說:“二十五塊半的外賣在口味上並不出眾,當用戶吃到我們的外賣發現並沒有宣傳的那麼難吃時,就會形成一種反差,反而超出了顧客的預期。”

圍繞難吃這個賣點,“二十五塊半”搞了一系列的營銷活動,其中最有意思的就是“難吃險” 活動。使用者只要花1元即可購買,如果消費者覺得產品難吃,即可掃二維碼加微信獲得5元的理賠。這個活動推出後,“二十五塊半”賣出了很多“難吃險”,但最終僅有極少數的顧客申請理賠。

除了這些,二十五塊半還有哪些致勝的法寶呢?

品牌人格化,使產品更加貼近消費者

“二十五塊半”創立於北京,又是主打外賣盒飯,天然就和“北漂一族”聯絡了起來。“北漂一族”一般都遠離家鄉獨自在大城市裡打拼,生活充滿艱辛,職場上也難交到摯友,在他們的生活裡最缺的其實是陪伴,“二十五塊半”主打的是溫情陪伴的形象正好滿足了這一需求。外賣包裝上的話,字字扎心,讓這些“北漂”們感覺並不是一個人在奮鬥。

例如: “三分之一的工資拿出來,才租到了一間幾平米的房子,沒事啦,還有我這個難吃的外賣陪你。”

“早晚高峰的地鐵一號線,擠得讓你真想變成一個超人,沒事啦,還有我這個難吃的外賣陪你。”

“加班之後大家都說明天見面,而我卻想你能早點下班明天不見,我就想作為一個難吃的外賣陪你。”

通過擬人化的方法,張天成賦予了“二十五塊半”強大的生命力,顧客對於它的認可度也越來越高,這直接體現在復購率上,每日訂單的30-40%都是來自老客戶。

紮實的運營基本功

只賣情懷而不注重產品和服務是抓不住顧客的,“二十五塊半”在產品上也花費了大量的精力。“產品安全、衛生、品相好是做餐飲的基礎,沒有這些,商業模式和營銷技巧都將是空中樓閣,經不起市場的考驗”,朱天成說。

“二十五塊半”通過與各個中央廚房合作,共同開發標準化的產品,一方面使產品品質更加穩定,另一方面也提高了出餐速度和配送效率,使用者體驗更好。

單店面積小,成本易控

由於“二十五塊半”只做外賣,單店面積都很小,一般在20平米左右,租金十分低廉。最大的五道口店也只有40平米,但日流水可以做到3萬左右,整體的坪效相當高。

除了店面小,店鋪的員工也很少,一般是3個固定員工加2個兼職。房租成本10%、食材+包材40%、平臺費15%、人力成本10%,整體算下來能有15%的淨利潤。隨著未來規模的擴大,供應鏈的成本會越來越低,食材和包材也會有進一步的議價空間,淨利潤肯定會進一步上升。

本文由長沙餐廳設計(http://www.xsgood.com/)整理髮布!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