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

印祖故事:改過遷善禍變福,感佛慈悲唯至誠(86)

  無錫袁氏小學校長袁寶鋆,字麗庭,他母親信佛,創辦錫山第九蓮社近二十年,但是他自己卻是個頓頓少不了肉的傢伙。因此宰殺生命的事幹了不少。上學讀書以後,認同韓愈的《諫佛骨表》,對佛教持批駁態度。

  佛法說因果不爽,袁麗庭二十多歲的時候,連遭變故。自己身染重病,差一點病死。老母和妻子因為照顧他,勞累過度,也相繼病了兩年多時間。幸好遇到本鄉丁福保、周雪禾、周復培、過自愛、沈印泉等各位大善知識,在他們的影響下,一念迴心,因緣成熟,先皈依諦閒大師,接著又寫信向印光大師求教。印光大師回信說:

  “汝初迷昧造業,所幸宿有善根,則由惡因緣而入佛法,此莫大之僥倖也。今當力行善事,從心地上理會,不令從前之惡念再生。當須令唸佛之心,與自利利人之心,無或間斷。則可生為聖賢之徒,沒歸極樂佛國矣。”

  民國二十二年(1933年)秋,袁麗庭到蘇州報國寺皈依印光大師,大師給他取法名德常。

  大師問:“汝吃素否?”

  “弟子初一、十五及佛誕日吃素。”袁居士回答說。

  “赫,這可以算吃素麼!你信念佛否?”大師大聲問道。

  “信。”袁居士回答說。

  大師說:“既信念佛,就是覺悟的人了。你曉得中國亂到這個地步都是殺業所感麼?覺悟的人,還要吃葷造殺業。中國到什麼時候會太平呢!趕緊吃素!你們家裡的人都要吃素。”

  袁居士從此開始發願吃長素,家裡的人逐漸同化。不到一年,家中老幼都能夠吃素唸佛。上天有好生之德,袁居士的病也不知不覺地好了。數年病魔,一朝肅清。他母親和他們夫婦兩人都參加了無錫佛教淨業社,與諸上善人一堂唸佛。

  袁德常的弟弟在下關上海銀行工作已有十餘年,還沒有信佛法。在回無錫探親的時候,去蘇州報國寺皈依了印光大師。回南京後,也能吃素唸佛。不過出外應酬,則葷素隨緣。

  一天參加宴會,席中有熊掌,袁保坤食慾大動,啃了一個。第二天耳中開始作痛,而且越來越厲害。不到三天,耳朵紅腫非凡,日夜疼痛,坐臥不安。請中西名醫看了,但是服藥無效。十天後,抱病回家,疼得想哭。袁德常叫弟弟向佛堂禮拜懺悔,但他疼得難以下拜。袁居士家中自老母親以下,老幼八九人齊跪佛前叩求,把印光老法師加持的大悲水給袁保坤喝了,當天夜裡就能睡著。第二天再求,紅腫漸退。喝大悲水到第三天,耳朵就消腫了,平復如初。於是回南京上班,同事們都很驚異。袁保坤從此以後更加相信佛法,並且竭力行善。

  後來,袁德常居士的母親和二堂弟生病了,他向印光大師請示辦法。大師令人帶去通過念大悲咒加持過的大悲米,教袁居士煮飯時放一些大悲米進去,做出大悲飯來給他母親和堂弟吃。大師說:“汝母之病,與汝二堂弟之病,均當以大菩提心,供給彼大悲飯菜一月。彼病若真好,便可種大善根。汝且日日與彼迴向,求三寶加被,又承觀音慈力,神咒妙義,食之一月,必有奇效。汝母之病,及汝堂弟之病果愈,便是光宗耀祖之大者。”袁居士遵訓大師開示而行,不久母親和堂弟的情況都有好轉。大師回信說:“汝母吃大悲飯,既有效,而足尚未愈,且再吃一月,此事絕無難為。米若少,不妨少下,得便當再寄。至於二弟之態度良善,此實汝之誠心所感,致三寶加被。古人所謂,至誠而不動者,未之有也,不誠未有能動者。”

  大師還為袁居士撰寫了持念觀音菩薩的迴向偈:“願此持誦勝功德,即蒙大士垂加被。消除自他宿現業,增長我人勝善根。永劫恆存大士心,遍界常行大士事。盡未來際作饒益,普令有情無禍害。”

  民國二十八年夏曆八月初一,袁德常居士的母親唸佛往生。全家以及唸佛的同修們唸佛八晝夜。他母親的頭頂是最後涼的,不過沒有看到頭頂出熱氣,所以袁居士心中仍有疑慮。大師的回信揭開了他的疑團。大師解釋說:

  “汝母生西,幸甚幸甚。唸佛八晝夜,利益大矣。詳汝母生平性情,於人情世務不甚明白。若非汝極力提倡,頗難得此巨益。至於頂既後冷,何又以不見氣出為問。將謂靈魂從頂而出乎。又古有熱度甚者,以冬月戴帽,揭帽或有熱氣。今則天甚熱,不戴帽,何以無熱氣出為問乎。即非頂後冷,死後至誠唸佛,亦可感佛慈悲,接引往生。勿道有此善相,即已墮惡道,孝眷竭誠盡敬唸佛,亦可蒙佛加被往生西方。但臨終往生較死後為易耳。”(袁德常《袁顧慧堂往生記》,無錫佛教淨業社年刊)

  淨土宗第九代祖師蕅益大師開示說過:“得生與否,全由信願之有無。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淺。”因此想感佛慈悲,唯一的途徑是至誠唸佛。只要至誠唸佛,必定會得到阿彌陀佛的慈悲接引。

  摘自:《印光法師的故事》作者:餘池明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