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我大概變成一個無聊的大人了”|22幅戳心日常寫照

原標題:“我大概變成一個無聊的大人了”|22幅戳心日常寫照

在電影《Léon》裡

馬蒂爾達問里昂

“活著永遠這麼痛苦嗎?

還是隻有小孩才痛苦?”

殺手裡昂盯著小姑娘

一字一句地說:“總是如此“。

我們的日常總會有

沮喪 脆弱 孤獨 悲傷

插畫師李彬將這些情緒

都畫進了他的【人間日常】系列

某天深夜城畫君看到時

瞬間被擊中 分享予你

來看看哪張圖戳中了你

我們的人間日常」

| 曾經的我們 |

他們一起度過了那段放聲大笑又亂七八糟的日子,那時的未來看上去寬廣又閃閃發亮。

直到大風颳起,所有青春小鳥終於離開了共同棲息的枝頭,飛去遙遠城市裡一個個無人知曉的角落。

但他們每年都會回到老地方,聊聊那些被定格下來的細碎片段,然後再次出發,去追逐夜空裡的星星,和碗裡填不滿的米粒。

| 外地人 |

畢業後這十年,他搬過幾次家,住過城中村、分租房、老小區,換過四五次工作,但收入變化不大。女友分分合合幾次,終於還是離開了他。

他覺得自己一生都是個外地人,既不屬於早已陌生的故鄉,在外又居無定所,他不知道自己未來會停留在哪裡,也不願去想。“把握好當下。”他這樣對自己說。

| 不屬於 |

他知道自己從來沒有愛過上班,每天早晨都是極不情願地從床上爬起來,然後強打精神去洗漱。雖然很少跟人提起,但他總感覺胸口被什麼東西堵著,常常壓得他喘不過氣。

他想過離開,但又不清楚自己到底要去哪,只是心裡總有個聲音一直重複:“你不屬於這裡。”

| 通訊錄裡的朋友 |

難過的時候想找人說話,然而翻遍通訊錄卻不知道和誰開口。很多倉促間存進手機連名字都叫不全的人,時間一久越發連是誰都搞不清了,認識的人好像很多,又好像誰都不認識。

朋友這個概念變得越來越模糊,我大概是變成無聊的大人了。

| 中秋 |

半夜突然餓了,於是下樓去便利店買東西吃,路過一棟大樓時,發現看門的大爺正興致勃勃地逗著一隻狗。在這條空曠的馬路上,只能聽見狗吠聲。

這是中秋節的夜晚,一輪明月高掛夜空,但此刻還是有很多人,正在空蕩寂靜的房間裡,獨自進入夢鄉。

| 安寧日 |

他想要一份工作,酬勞很高,從不加班,地鐵上永遠有座位,公交車也總會等他,公司附近有很多飯館,外賣好吃又營養,他和深愛的伴侶搬進寬敞的新房,一同迎接健康小孩的來到。

理想未必需要偉大,如果目標具體又現實,能不能早日換來內心的安寧?

| 自由的模樣 |

人們會在工作的地方擺上一小盆綠植,這幾乎成了一個沒有來由的習慣。命運把我們隨意地放置在某個刻板乏味的工作環境裡,偶爾不經意地望見那點綠色,心裡彷彿又多出一些繼續留在此地的理由。

因此我想,那點綠色連線著的,大概就是自由的模樣吧。

| 櫥窗中 |

路邊的咖啡館經常能看見一些網紅模樣的少女,剛坐下就對著手機不停地擺弄起頭髮,也不知道是在自拍還是在直播。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人們學會了張貼自己,打扮成最光鮮的模樣陳列在社會的櫥窗,等待著路過的陌生人投來聲聲讚許,然後長時間地為了這種等待倍受煎熬。

這種時代的魔咒,幾乎無人逃脫。

| 平行世界 |

我在地鐵裡總忍不住偷看周圍的人,透過他們的衣著表情想象他們正在經歷的生活,每個人看上去好像都有某種相似點,卻又實實在在地面對著各自截然不同的困境。

如果真有平行世界這回事的話,它大概就以這樣的方式,每天在我們身邊輪番上演吧。

| 虛榮戰場 |

陪著剛考上大學的弟弟逛了一下午商場,新衣服,新褲子,新鞋,新手錶,新皮箱,似乎不是去讀書,而是換好裝備上戰場。

然而我卻無法指責他,因為這分明就是十年前的我,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要什麼,但又不想被人輕視,所以妄圖通過各種商品的加持,得以掩藏那個渺小卑微的自我。

| 孤獨,孤獨 |

大多時候我們會迴避孤獨,都是成年人了,還談什麼孤獨?矯情。但它就像影子一樣尾隨著我們,你所能做的只有無視它,卻無法擺脫它。

但在某些地方,你會很容易和它撞個正著,比如半夜裡空蕩蕩的衛生間,又或是一個人包場時的電影院。

| 有很多書的房間 |

我有個朋友,跟人合租著兩室一廳,他房間裡沒有垃圾桶,沒有衣櫃,衣服擱在行李箱上,他說這不是他的家,很快就會搬走。

他有很多書,文學,攝影集,藝術理論,每次搬家都非常耗神,但他從不把書外借給別人。

他熱愛的東西似乎拯救了他,又似乎困住了他,他同時享受著極度的自由,和不自由。

| 窗外 |

大概每個人都會在某時某刻想要逃離眼前的生活吧?離開洗衣機裡堆積的衣物,離開冰箱中隔夜的飯菜,離開地板上越積越多的灰塵,離開那個不再相愛的人。

但最終,所能做的只是點燃一根菸,深吸一口吐出,煙霧在眼前晃動搖曳,輕盈地逃出了那個牢籠。

| 折中的人生 |

很多時候,我們將就著過自己的人生,穿上不算難看的衣服,聽著不夠喜歡的音樂,在說不上好吃的餐館吃飯,和不那麼討厭的伴侶在一起。

因為我們懶惰,我們遲疑,我們害怕改變,我們抗拒做出選擇,我們不敢面對內心真正想要的東西,卻又在夜深人靜時唏噓這一切。

最後,我們都過上了折中的人生,平順,但也只是平順而已。

| 不會實現的事 |

他們每天下班一起吃飯,她不愛吃辣,但都會遷就他,他們計劃著未來的生活。

旅行,買房,事業發展,收入分配,過年在一起還是各自回家。

分手幾年後,她偶爾會想起他,但也並不特別難過,只是想到那些曾經一起訂下關於未來的種種計劃,覺得有些可惜。

有的事情現在沒有實現,也許永遠都不會實現。

| 不感恩的心 |

我們總是輕易地把他人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

不管對方是父母,戀人,或是朋友。

把容易得到的東西視為廉價品,在他人對自己的好裡肆無忌憚,卻完全沒有意識到對方是用愛和包容,遷就著那個不知感恩的你。

世界上沒有單方面的付出,如果你認為有,只是因為對方還在等待轉身離開的時機。

| 一切還不晚之前 |

北京的冬天很冷,到了晚上行人很少。她蹲在路邊用粉筆畫了一個圈,然後忍不住哭了起來。偶爾有路過的人停下腳步,他們會皺一皺眉然後繞道走遠。

或許除了她失去的那個人,沒有人真正在乎她的遺憾。悔恨,委屈和不滿,但終究也只好這樣。珍惜那些會想念的人吧,在一切還不晚之前。

| 幸福 |

下雨天的餐館門口熙熙攘攘,人們焦急地等待,又或是面色匆匆地離開。只有他倆自顧自地聊著天,旁若無人的樣子讓人羨慕。

幸福是什麼?大概就是吃飯時有人陪你一起等位吧。

| 剩餘10% |

她不再相信童話,不再相信愛情和友誼,連家人都疏遠了。她的生活似乎只有上班和下班兩部分,臉上的表情也越來越少,剩下的只有疲憊和冷漠。

真的什麼都不相信了麼?那為什麼看到電影裡動人的畫面,還是會難過地流淚?

大概在她的心裡,依然還期待著什麼,儘管這種期待只剩下10%。

| 沒說的話 |

他很少給父母打電話,因為不知道該說什麼,也無從說起。他只是像公益廣告裡那樣說些寬慰父母的話,儘量表現出樂觀開朗毫不在乎的樣子。

其實他真正想說的是,我累了,厭倦了,不想再待在這裡了,我想回去,我們扮演成更好的樣子,把真實的自己藏進那些沒說的話裡。

| 成熟的男人|

一個男人怎樣才算成熟,是工作勤奮收入穩定,辦事周全為人忠厚,還是服從領導孝敬父母。可能都是也可能都不是。

當一個男人選擇安身立命,在某個城市紮下根來,他會在晚飯後散步到廣場,陪著孩子坐上那些奇形怪狀的塑料小車,只有在這樣的時候,成熟的他不需要瞻前顧後,這讓他感到快樂。

| 最老的小孩 |

你有沒有想過,對一群小孩而言,一個能製造美麗泡沫的老爺爺,幾乎等同於一個天使,然而老人大概不會同意,因為在那些美麗得不真實的,轉瞬即逝的泡泡麵前,他只是一個最老的小孩。

年輕人總能在李彬的這些插畫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插畫師李彬Binlee

李彬說他筆下的主人公,“他知道什麼是好的,但又無法擺脫壞的,他想往前走,可總感覺停留在原地。有時他覺得自己像一粒灰塵,不知道會被吹到哪裡,最後又停留在哪裡。”

而這也正是我們每一個平凡人物的瑣碎日常。

看完這麼多插畫

最戳中你的是哪一幅呢?

或者分享一下

近日你感覺最難過的一個瞬間

城畫君在評論區等你

遙抱!

內容來自微博@李彬BinLee

微信公眾號:觀花走馬

或許你還會喜歡

(點選可跳轉閱讀)

一個獨居男人的日常幻想

女生獨處的時候會偷偷幹些什麼?

今日主編 立夏

實習生 美瑜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