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老富豪強佔婢女,與她生下一子!女婿要把婢女母子趕出去!最後結局大快人心!

清朝康熙年間,某縣有一個富翁,年已半百,因沒有兒子,隻好將家產交給女婿料理。這富翁的女婿掌權後,便得意忘形,變得飛揚跋扈,對自己的嶽丈玩起了陽奉陰違。

富翁本來已經做好了老死算球的打算,誰知有一天突然老不正經了,見到新來的婢女年輕貌美,竟然來了一個霸王硬上弓,破了人家黃花閨女的身子。清朝那會兒,女人沒啥地位,為奴為婢的女人基本上就是主人家的“私有物品”,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好在這富翁還算是個男人,做了壞事,馬上負責,納了婢女為妾。

 

老牛吃了嫩草,讓富翁格外愜意,沒想到這個婢女後來竟然給了他一個大驚喜——懷孕,並生下一個兒子!富翁尋思著,兒子還小,現在就要女婿交出家政大權,恐怕會生出禍端,就天天盼著兒子快點長大。

可這世間的好事哪有那麼多呀!兒子才幾歲,富翁就翹辮子死了。女婿擔心小舅子長大奪了他到手的肥肉,狠毒地將婢女娘倆趕出家門。

婢女跑到縣衙擊鼓鳴冤,可是富翁的女婿早就賄賂了親戚朋友又收買了縣令,到了公堂,反咬一口,自己的老丈人那玩意早就不行了,這個小舅子是婢女與別的男人亂搞生出來的野種。婢女官司沒打贏,還挨了一頓板子,背上不守婦道偷人養漢的惡名,帶著無家可歸的兒子開始了流浪生涯。

一晃就到了清朝康熙二十年(公元1681年),婢女的兒子已經十多歲了,娘倆流浪到了清宛縣。當地百姓聽了婢女的遭遇,非常同情,說,我們清宛縣令邵嗣堯是個為民做主,剛正不阿的青天大老爺,去找他告狀去。

熟悉清朝康熙年間曆史的人該知道,這邵嗣堯確實是清朝康熙朝出了名的清官和斷案能手,不過,他的仕途非常坎坷,在清朝康熙九年進士及第後,在山東臨淄做知縣,因為“一心裝著老百姓”,得罪了權貴,後來罷官。到了康熙十九年,才在於成龍等人的推薦下做了清宛縣令。“嗣堯益感奮自勵,屢斷疑獄,人以包孝肅比之。”(《清史稿》)

再說婢女拿著好心人幫她寫的狀子真的去縣衙告狀了,邵嗣堯仔細聽了婢女的哭訴後,非常氣憤。但是氣憤歸氣憤,案件的當事人不在清宛縣,自己能去跨縣抓人嗎?

當官為民的正義感,讓邵嗣堯馬上前往省府拜求巡撫李大人,授權給他審理此案。李巡撫起初並不答應,這畢竟不符合清朝製度,但經不住邵嗣堯的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又念及邵嗣堯清正廉潔的名聲,這些年來,邵嗣堯又得到陳廷敬和於成龍等名臣人竭力保薦,最後破例讓邵嗣堯審理此案。

有了巡撫大人的授權,邵嗣堯想富翁的女婿不是耍卑鄙手段嗎,自己也給他使一個陰招。他從獄中提出一個江洋大盜,要他指認某縣富翁為窩主,然後跨縣將那女婿抓捕到清宛縣。

清朝時期衙門審案

公堂之上,大盜按照邵嗣堯交代的開始指控那個女婿:我們幫你嶽父燒殺搶掠掙得家產,現在我們這些人受牢獄之災,而你嶽父明明有兒子,卻將家業給你坐享其成,如此蹊蹺,只能說明你與嶽父有共謀,你就是躲在後面出謀劃策的人……

邵嗣堯吧驚堂木一拍,那女婿怕受刑責,嚇得跪地喊冤:青天大老爺啊,我嶽父生前干了啥事我真的不知道。我也不是繼承嶽父家業,實在是我那小舅子不成器,至今還四處鬼混,我代替他暫時管著家業,我對天發誓,嶽父的事我啥都不知道,我是冤枉的呀。

邵嗣堯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不過戲還要演下去,又一拍驚堂木嗬斥:胡說,經調查,你曾指認你嶽父小妾所生兒子非親生,如今你還敢抵賴!大刑伺候!

一聽大刑伺候,那女婿尿都嚇了一褲襠。磕頭承認了當初的誣陷行為。邵嗣堯這才傳婢女娘倆上堂讓其辨認,那女婿像是見到救星,大喊,她就是我嶽父的小妾,他就是我嶽父的親生兒子!

邵嗣堯再三讓那女婿確認後,又讓他在狀子上簽字畫押了,才又一拍驚堂木:既然此兒乃你嶽父親生,你為何還霸占其家業不還?

清朝康熙年間的邵嗣堯跨縣斷案

那女婿反應過來,但哪裏還敢抵賴。只有認栽,交還家業給富翁的兒子,這對母子終於苦盡甘來。

清朝康熙年間邵嗣堯跨縣巧端案的事,被清朝乾隆年間的山東福山縣人王椷記錄在《秋燈叢話》中。而邵嗣堯也因此名聲更大,很快就升任通州知府。清朝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邵嗣堯升任江南學政,積勞遘疾卒。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