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2小時2500個訂位,這輪海外開餐廳的市場到底有多大?

蘭州拉麵、楊銘宇黃燜雞、大龍燚、大董……第四輪中餐出海潮來了。

過去一年迎來餐企“出海潮”,火鍋居多

紐約時間2017年12月8日,籌備了一年多的大董紐約店終於正式營業。這家餐廳位於時代廣場東側布萊恩花園的核心地塊,共計約1200平米的空間,年租金超過200萬美元。10月16日開放網路預定後,兩個小時之內就收到了2500個訂位。

在此之前,

> 2017年年初,阿香米線開始籌劃在日本東京開店

> 2017年7月,支付寶宣佈正式進入美國的華人餐飲界,紐約和北卡羅來納州將成為首批營運點

> 2017年8月,蘭州拉麵日本首店開業

> 2017年9月,楊銘宇黃燜雞美國加州店開業

> 2017年11月,大龍燚紐西蘭首店開業,之前的5月份其廣告登上了紐約廣場

除此之外,2017年,像大龍燚、味蜀吾、小龍坎、麻辣空間、劉一手等,海外店依次落子。尤其是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日本、新加坡這些華人聚集較多的海外市場。

進入20世紀90年代以來,每過一段時間,就有一次中餐出海潮。從以往出海的中餐看,中餐、小吃佔據一定的市場,而這次,大批的火鍋品牌開始在全世界開拓市場……

△ 部分出海餐企,資料來源自網路公開資訊

第四輪中餐出海,有四點不一樣

這次出海是跟國力相關的,中國餐飲是一種文化,出海也是一種文化輸出。

——宴遇創始人 傅乙晟

這是品牌發展的一個全球化戰略。

——味蜀吾董事長 範勤耘

國內競爭激烈,已是紅海市場,國外市場商機比較多,還處在藍海的階段,適合開拓。而且,國家經濟地位提升後,這是品牌自信的表現。這個時候,品牌除了經濟需求,也到了追求“精神需求”的地步。

——劉一手集團國際公司總經理 任登萬

這次的出海最多的火鍋,是最容易標準化的品類,這個品類裡很多已經有了足夠強大的供應鏈來支撐海外擴張,是水到渠成的發展。

——大龍燚董事長 柳鷙

這次出海,實際上是政府對中國文化輸出的支援。除了企業自行的市場擴張,也有相關的政策優惠,幫助品牌來開拓海外市場。

——美食家 劉德躍

△ 大董紐約店外觀效果圖

美食家劉德躍介紹,其實中餐出海已經過三次浪潮:

> 第一次是在160至190年前,我國廣東、福建等地移民在國外開設的中餐館,以中國傳統的小吃為主,家庭作坊居多;

> 第二次,是在改革開放之初,當時不少國營餐飲品牌,比如全聚德、東來順等,首次開拓海外市場。但因為對海外市場缺乏瞭解,基本上不是關店,就是經營不善;

> 第三次,是2010年左右。當時在國內有影響力的中餐、火鍋品牌,開始探索海外市場。主要集中在美國 、澳大利亞、日本、新加坡等華人比較多的國家。

> 第四次,也就是當下,從2015年就有了苗頭,2017年市場熱度正式開啟。以新興的餐飲企業家為主,逐步實現了海外開店。

而這次中餐出海,也有了跟以往不一樣的市場特點:

憑管理出海,標準化程度更高

“以前,很多海外華人開了餐廳,就稱自己是中餐國際化。有那麼多中國餐館就能叫中餐國際化?”西貝董事長賈國龍說,不能叫,當下中餐海外市場拓展,更應該是中餐品牌的國際化,它應該是帶著管理、帶著品牌出去的。 ”

△ 海底撈的新加坡門店

內參君注意到,2017年這波中餐出海多以火鍋為主。大龍燚董事長柳鷙解釋到:因為火鍋最容易標準化,也最容易實現統一管理。比如,火鍋的底料可以從國內配送,保證全球統一輸出。

市場上,大家也開始在拼體系,品牌厚重度以及供應鏈。這也就是莆田創始人方誌忠所說:“真正的中餐出海應該是管理出海,而非味道出海。 ”

法律法規先行,減少開店損耗

“要想走出去,你的思想一定要轉變。”宴遇創始人傅乙晟表示,不能用中國市場的思維來做國際市場,法律法規要先行,該摸透的當地法律法規、勞工法、裝修流程等,缺一不可。 ”

麻辣空間總經理朱鴻豔介紹,當時麻辣空間在墨爾本開第一家店時,光籌備就達一年時間之久。

之前底料進口澳洲時,除了中國海關出口相關手續外,還需要提前提供樣品給澳洲海關指定實驗室檢驗,保證包裝合格,成分的農藥和微生物不超標,不含違禁品。

其次裝修方面,首先完整的圖紙需要政府審批蓋章,涉及到的消防、水電煤、廁所大小數量、殘疾人通道等要求,圖紙蓋章通過才可以進行施工。

△ 麻辣空間走進墨爾本,澳洲人也愛上燙毛肚

施工完成後也有註冊的building surveyor(建築測量師)來驗收蓋章,才可以拿到營業證書。

餐館的衛生許可證是在餐館施工完成後,由政府衛生部門來驗收,並檢查員工的相關衛生培訓證書。另外還有專門申請酒牌,這要由當地另外的職能部門審批,張貼告示。

朱鴻豔說,有了第一家店的示範,之後在墨爾本就容易許多。

更注重品牌影響力的打造

有餐飲老闆向內參君表示,即使在海外,品牌影響力的作用也不容小覷。海底撈在悉尼一個華人聚集區開店,就收到了一個商場的邀請,甚至給了不少數額的裝修補貼。

該餐飲老闆就表示:在國際市場上,品牌影響力的打造更加重要 。

而且,現在海外市場上,越來越多的中餐廳會在裝修、環境上投入,並打通海外品牌推廣渠道,進行廣告宣傳。開始更加註重品牌的打造和影響力的推廣。

這一點,數數今年上紐約時代廣場廣告的中餐品牌,就可見一斑。

更注重因地制宜,開始考慮“融入”的可行性

在這一波的海外市場擴張裡,不少品牌已經開始逐漸改善華人消費佔比90%的市場狀況。

△ 劉一手巴黎的店

比如劉一手巴黎的店,外國消費者已經佔到四成,墨爾本的麻辣空間,中國消費者與外國消費者佔比對半。

宴遇創始人傅乙晟說:這其實就是當下中餐出海最大的一個變化。很多中國餐飲品牌開始尊重國際文化。 未來,宴遇也會走出去。而宴遇就要做符合西方主流市場文化的嘗試。

除此之外,食材本地化,也會促進品牌的融入。比如大龍燚火鍋,在海外有些食材就近解決,畢竟當地牛羊肉都是很好、很有市場的。

賈國龍表示:在海外市場,一定要研究當地消費者的習慣。品質感、健康屬性,這些都是消費者的需求。“運用當地原料、中國工藝來做。迎合當地消費者,這是中餐國際化肯定要做的。 ”

出海企業的短板,在於國際化表達

不久前,在2017時尚休閒餐飲中國峰會上,眉州東坡董事長王剛坦言,眉州東坡在美國投資超過2000萬美元,最高峰時月虧損額高達數十萬美元,儘管企業在美國的經營逐步步入正軌,門店數量也拓展到4家,但月虧損額平均依然在10萬美元左右。

這也說明,海外的品牌的生存狀況是有待檢驗的。

美食評論家劉德躍認為:雖然現在新的中餐出海潮正在興起,但是國內品牌走出去面臨的困擾障礙還很大。因為,雖然中國菜經過二十多年的市場化程序,但是其中的儀式感、文化意味、匠心精神、管理標準都還缺乏整理。

“拿出去我們喜歡吃的菜式,外國人就喜歡嗎?不一定。”劉德躍說。“我們現在還不一定能夠找到合適的中餐文化解讀,包括包裝上、宣傳推廣上,其實都還談不上到位。”

△ 大董意境菜

“現在的中餐在海外,很多還掛著大紅燈籠來展示中國傳統文化。這其實就是當下中餐品牌表達的誤區。”

莆田創始人方誌忠說,像大董用西餐的方式做中餐,讓外國人感覺更容易接受。這就好比,一箇中國人穿西裝說英語,自然更容易跟美國人廝混到一起。鼎泰豐就是穿中山裝,用英語,說中國文化。

方誌忠認為,未來中餐出海,需要提煉中國元素,而不是拿太多元素來裝飾 。比如莆田餐飲的優勢發源於新加坡。

因此,從菜式、店面形象、品牌形象上,都要具有現代感。雖然主打福建菜,但並沒有福建建築或濃重風土人情的飾品。

而且,中餐出海水土不服還體現在:高階餐飲需要梳理自己的客戶,低端餐飲要逃離價格紅海的競爭。

距離中餐真正走出海外,劉德躍認為,國內品牌還需要在品牌包裝方式、組織打造、供應鏈上進一步夯實。

在海外開的應該是好餐廳,而不是中餐廳

成都映象董事長杜兵說:中餐國際化,實際上就是讓更多的外國消費者吃中餐。嚴格意義上來講,就是‘你講的話別人能聽懂’。吃的方式,起碼符合別人的基本。你如果給別人油湯裡的菜,別人看到就不接受,就更別說推廣了。

“現在中餐,很多時候還是‘一吐一桌子骨頭’,我們還如此的話,肯定進不了國際主流餐飲市場。現在中餐最迫切的,就是要有一種國際化的表達。把餐廳開到國外去,不再強調我開的是一箇中國餐廳,而是強調我開了一個好餐廳。 ” 著名食評人、美食專欄作家董克平表示。

而好餐飲的標準,就是不管從服務上、菜品呈現上,各個方面都能夠有一個國際化的統一認可。而在好餐廳裡,消費者吃到的是中國菜。

本文由長沙餐廳設計(http://www.xsgood.com/)整理髮布!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