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奇

看完他們使用「這種具有爭議的方式」為殘疾人士解決問題,你的感想是什麼呢?值得深思與探討!

最近,

BBC報道了一個頗有爭議的公益組織——“手天使”(Hand angels)。

“手天使”是一個我國台灣的公益組織,這個組織里的義工所做的工作有些特別

——為重度殘疾人士提供自慰服務。

他們服務的對象,通常是那些肢體殘疾和視力殘疾者,他們因為自身的缺陷而無法用自慰緩解性衝動產生的焦慮和壓抑…

這樣一個組織,自誕生之日起就引起了很多爭議…

反對的人批評他們是變相的賣淫(盡管不收任何費用)…

支持的人說他們關注了弱勢群體更深層的需求…

這個組織的真相究竟是怎樣,

還是讓我們來一窺究竟…

而這個組織的創辦者Vecent,本身也是一名殘疾人…

他九歲染上小兒麻痹症,後來腿部功能退化,45歲時開始坐上了輪椅…

對殘疾人的痛苦,他自然感同身受…

他說:

“我和正常人一樣,也有性需求,但我的雙手還健全….然而一些重度殘障者,他們沒有手或者手失去了應有的能力,沒法完成自慰…這樣的性壓抑和焦慮,誰能為他們解決?”

 為了幫助這些因為殘疾而無法釋放自己性壓抑的重度殘疾人群體,

Vencent建立了這個公益組織——“手天使”(Hand angels)。

Vencent表示,“手天使”里都是自願為重度殘障人士提供自慰服務的義工…

他們接到需要服務的請求之後,會有相應的義工上門,從為對象撫摸身體到用手替他手淫,最後以服務對象達到高潮而結束。

手天使的兩名義工分別講述了他們自己的經曆和看法:

男義工Daan

他表示:

我們不是倉促地就上門了,在提供服務之前,我們會花很長時間討論評估服務對象的狀況。

“雖然我們服務一個人只有90分鍾,但我們常常要花長達6個月時間來準備…”

這一次,DAAN提供服務的是一位名叫Mei Nu的女性重度殘疾人。

Mei Nu不肯露臉接受采訪,她通過翻譯表示:

“對我父母來說,我永遠是個孩子,而孩子是不需要性的…但後來我找到了Vecent,和他談了很多,問了很多問題,在得到答案之後,我就非常期待義工的到來了,雖然還沒有見過上門的義工,但我腦中已經勾勒了無數次那個場景了…”

 Daan說:

“她之前從來沒有其他人(除開照顧她的人)面前赤裸過,所以我努力讓她感到自然,我們就像網戀認識的男女一樣,我走進她的家門,自然地幫她洗澡,上床交談,完成剩下的服務。”

 Mei Nu說:

“這個過程結束後,我非常滿足,有一種以前我覺得自己沒法做到的事,現在終於達成了…我非常開心!”

女義工Anan

“我走進去時,他已經脫光了衣服,隻裹著一條毯子,但他完全不能動,所以只能我來幫他完成自慰的過程。”

Anan表示,

很多組織,包括宗教一些團體和父母團體,都會提供一些資助,但他們僅限於為這些殘疾人士提供工作,能獨立生活…

但他們沒有考慮過這些人同樣有強烈的生理需求,他們雖然是重度殘疾人,但也有性的權利,而這些,正是我們所要做的…

盡管遭到了一些批評和非議,但Vencent認為,他們所做的事是合理合法的。

他還表示,身邊的殘疾人士,無論同性戀,異性戀和跨性別者,都或多或少存在性生活方面的難言之隱,他希望自己建立的“手天使”組織,能為這些殘疾人士減少一些痛苦,讓他們多一些快樂…

像“手天使”一樣關注殘疾人性需求的組織和機構,在東西方很多國家都有…

比如日本的“白手套組織”…

他們的口號是“所有人都享有性的權利!!”

“我們是日本一個致力於解決殘疾人性難題的非盈利機構。”

英國的TLC組織

“為殘疾男女尋找到盡責的性服務。”

這些組織和“手天使”一樣,依靠慈善捐助運營多年,依然飽受爭議…

而對於“手天使”報道的看法,各國網友們當然也是各執一詞..

不理解不讚同的:

留言:“難道不是賣淫?”

回複:“賣淫是你花錢買性服務,這個應該算慈善性行為。”

“他們(殘疾人)為什麼不干脆嫖娼?”

“道理我都懂,但無論怎樣,這種方式糟透了!”

“什麼玩意兒!”

也有不少網友表示理解和讚同:

“這不是賣淫,它又不帶來利潤。但它必須為了保持自己慈善的性質而維護好自己的信譽。”

“做為一個殘疾人來說,這真的是一個很棒的主意!我12年前就落下了殘疾,擺在我面前最大的挑戰就是找到另一半。慶幸的是我現在結婚了,但是那些寂寞的夜晚依然會成年累月。這可以幫助許多人,讓他們感受到和他人有聯系,能再次活躍起來。了不起!”

留言:“不是所有英雄都穿著鬥篷”

回複:“他們穿著手套”

 “我干不了這活兒,但我尊重他們所做的一切。”

看起來,

解決殘疾人士的性難題,

全世界都有很長的路要走…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