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財

估值70億的映客,最終“賣身”上市公司,這會是直播平臺“風暴”的開端?

原標題:估值70億的映客,最終“賣身”上市公司,這會是直播平臺“風暴”的開端?

  

映客曲線上市了。

昨日,宣亞國際披露重組進展公告,其公司本次重大資產重組的標的資產為北京蜜萊塢網路科技有限公司,預計不低於50%的股權,收購將全部以現金方式進行。

公開資料顯示,蜜萊塢的法定代表人為廖潔鳴,註冊資本為171.32萬元,股東包括奉佑生(創始人)、侯廣淩、廖潔鳴等,主營業務為網際網路資訊服務,經營網際網路文化活動、網路直播等,直播平臺映客就是蜜萊塢旗下的子公司。

宣亞國際是做什麼的?

宣亞國際是一家公關公司。主營業務為整合營銷傳播服務,具體包括常年顧問服務、專案服務兩類。

有訊息顯示,2月15日,宣亞國際登陸A股市場,上市不足3個月。從宣亞國際上市到停牌,期間僅經過37個交易日。4月中旬就有訊息稱,宣亞國際收購映客。當時宣亞國際停牌,稱公司正在籌劃重大的資產重組事項。

宣亞國際2016年業績快報顯示,去年公司營業收入較上年增加7954.12萬元,增長20.36%;淨利潤增加470.88萬元,增長8.79%。3月29日,宣亞國際與映客運營公司北京蜜萊塢網路設立合資公司,開發直播平臺各類廣告業務模式,並對接潛在廣告主,進行商業化推廣運營。

如此來看,兩家公司的合作早就有跡可循。

是蛇吞象,還是互相拯救

映客作為目前直播平臺中的頭部公司,融資道路一直順風順水。2015年4月,獲得多米音樂500萬元天使融資;2015年11月,獲得賽富亞洲基金、金沙江創投和紫輝創投領投、多米音樂跟投的千萬人民幣A輪融資;2015年12月獲得昆侖萬維領投的8000萬人民幣A+輪融資。

2016年1月份,昆侖萬維向映客追加投資6800萬元,取得18%的股權;同年9月21日晚,昆侖萬維公告稱,公司擬出售所持有的網路直播平臺“映客”3%的股權,售價為2.1億元。

也就是說,截止到2016年9月份,映客估值已經達到70億元。反觀,資料顯示,宣亞國際的市值為72億元。

僅就估值資料來看,72億的宣亞國際收購70億的映客,並不輕鬆。且宣亞國際2017年一季度財務報表顯示,其目前賬面上有貨幣資金約3.3億元,卻要花費35億元收購映客,難免有蛇吞象的嫌疑。

但商業市場中,能到上市階段的,都不是傻子。有業內人士分析,本次交易不僅有利於彌補各自的發展短板,還將實現資源互補。

從宣亞國際角度來看,好處在於:將進一步實現“全傳播”,打破傳播專業界限,整合產業鏈,在全面數字化的過程中實現產業鏈的扁平化重構。對宣亞國際而言,擁有下一代社交生態及生活方式的平臺,意味著讓“全傳播”理念進入了平臺運營的廣闊空間。

這樣一來,即可“零門檻”實現創意權利-分享意願-消費認知相融合的全民傳播模式,及以平臺為中心實現從認知到消費的整合。在最大限度實現傳播價值的同時,完成平臺商業價值的跨域式發展。

而對於只是獨立做直播的映客來說,宣亞國際或許能幫他們開啟一條面對B端的路。

  

直播平臺的“暴風雨”來了

去年上半年,直播被鼓吹的厲害,在風口上,不少平臺就算沒飛起來,融資也容易。據新浪微博資料中心統計,全國目前共有200家直播平臺,使用者規模高達3.25億,直播APP日活躍使用者數達2400萬,青少年觀眾數量佔比51%,網路直播月度使用裝置數1.54億臺。

映客能達如今的70億估值,和其搶佔先機的能力分不開。直播最初的火爆,來自於臺灣一款叫17的APP,後來17被封號,但是人們對於直播的新鮮感已被點燃,同樣是直播模式的映客,一夜之間成了直播使用者的轉戰地。也就是這個時候,映客獲得了第一批的流量紅利。而後的明星入駐直播,盡管一度致使平臺癱瘓,但也算抓住了直播的第二波流量紅利。後期,有資料顯示,無論是從裝機量、使用者數以及市場份額上,映客都是娛樂類直播的第一名。

盡管映客每個階段的點都踩對了,但單一的直播屬性,和背後缺乏的巨頭“靠山”,都讓它在去年下半年直播風口日漸微的趨勢下,走得頗為孤獨、困難。

例如,一直播有微博做靠山、來瘋是優酷土豆旗下的直播入口;後期,異軍突起的陌陌和快手,雖不屬於有“靠山”導流掛,但前者從短視訊工具起家,做出了社群;後者在社交的基礎上,把使用者的價值又重新挖掘了一遍。無論哪種,直播都只是它們平臺上的重要一環,而不是全部。就像陌陌的投資人王華東所說,陌陌靠直播盈利,不是因為它的內容,而是它作為工具,成就完善了陌陌平臺的社交行為。

映客也不是沒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他們一直想走內容為王的道路,但是當前的直播平臺,更多的還是清一色的美女主播形式,垂直內容的開發道路至今未成主流。

因此,此次和宣亞國際的“牽手”,或許是映客給自己謀求的另一條出路。

這條出路是好是壞還不好說,需要時間證明。但是成為上市公司的控股公司,對於如今的直播平臺的出路而言,也未嚐不是好事。省去了申報材料和遙遙無期的排隊等待過程,映客的這一步說不定是條捷徑。

但邦哥在這兒卻不得不說,這條捷徑,是映客做到了估值70億才走得通的。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直播平臺市場就進入了淘汰賽階段。據不完全統計,2017年初,就有十幾個直播平臺無法登入或宣佈關閉。運營困境和網路主播討薪事件也是屢見不鮮。

連行業裡的佼佼者都最終選擇了“賣身”。所以,在資本對直播平臺又不再熱衷,無錢可燒,優質內容難以形成的當下,直播市場可謂是迎來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暴風雨”,能撐下來的估計寥寥無幾。

責任編輯: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