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荒廢的村子裡兩位老人相依為命,每週只能接到一次兒子的電話

前不久從工作地回了一趟老家,想到小時候生活的村子裡還住著兩位老人,便抽時間騎車進了深山前去看望。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這村子裡唯一的一棟樓房,建了已有將近十年,可除了每年春節,平時都是大門緊閉的狀態。

遠遠望去村裡的瓦房只能依稀看到一點,畢竟沒什麼人煙,草啊樹啊的長得出奇的茂盛,把房子全部擋住了。村裡一共有八戶人家,全都一個姓氏,房子也是緊挨著的。修好的水泥路到這裡就要拐彎,一直通往更深處的村落,所以我只有沿著土路慢慢往上爬。

來到村子裡,這是其中一位老人的家,馬路邊那所唯一的樓房就是她家的,不過在老房子裡生活幾十年了,住樓房還是不習慣。

進了院門,可以看到老人在院子裡零零散散種了一些青菜,可能是行動不便吧,所以把菜種在家門口,採摘的時候也方便。大門是上了鎖的,鑰匙還掛在門上,其實鎖不鎖也沒什麼意義了,只是稍微圖點心安。

從側面過來這裡有一個窄窄的弄堂,這一排連著共有五戶人家,中間還有一個公共的做法事的地方,老祖宗們的牌位就在那供著。

兩口空棺材,幾個老祖宗牌位,沒有香火,就那麼擺著。原本就快被雨淋塌了的,好在今年修繕了一下,估計還能撐個幾年。

正對面就是這麼個地方,出了這個門又能轉到剛才的那個院子。擺放著的老農具多年不用了,一看到就能勾起滿滿的童年記憶。

弄堂的盡頭住著村子裡另一位老人,我去的時候在下午兩點左右,她正在吃飯,第一位老人早早吃過飯了,也在這裡。一盤鹹菜一盤青菜,飯裡夾雜著不知名的東西,看了很是叫人心疼。

趁著這時我隨便轉了轉,這是她家後院,乾淨整潔。

一個正方形的石頭池子正流著泉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燒飯用的鍋臺,用它煮出來的飯可要比電飯煲煮的香多了,還有濃濃的米湯,小時候最喜歡喝了。

吃過飯後陪兩位老人坐了一會,一邊幫她穿針一邊聊天。圖中的老人只有一個兒子,出門在外打工,孫子剛結婚也在外地工作,據她說孫子很少給她打電話,兒子一個星期打一次電話給她,她只會接不會打。還說到假如哪天自己不行了,第一時間沒有人會知道,眼神裡充滿著無奈。前幾年她的身體還是不錯的,如今不住著柺杖是走不動路了。

老人還跟我說到,有一天傍晚聽到弄堂中有人在大喊:“人都去哪了,一點都不熱鬧啊。”後來她意識到是老祖宗,就回答說:他們都搬到鎮裡、城裡去了,這裡只剩我們兩個老骨頭了。不知是真是假,但她見到我們就說這番話,我知道她是希望我們經常來看看。

另一位老人的兒子和兒媳都沒有去外地,不過卻住在離村子較遠的新房子裡,還開了一家小商店,我問她為什麼不搬去新房住,她說還是住在老房子裡自由些,她兒子如果沒有事,也不會過來看她。圖中這是村裡的一個小池塘,那時候村裡人都在這裡洗衣服,神奇的是近十年沒用了,還沒有乾涸。想說的還有很多,一切盡在不言中。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