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導盲犬4年沒犯1次錯 距主人從未超過10米】

原標題:導盲犬4年沒犯1次錯距主人從未超過10米

日前,日本的一段關於導盲犬的視訊在網友中炸開了鍋!一隻導盲犬在引路時竟被主人踢頭部,被踢後還夾著尾巴繼續引路,眾多網友憤怒了。事件曝光後,日本為該盲人提供導盲犬服務的公益協會最終收回了這隻導盲犬,並把這位主人拉進了“黑名單”。

其實,中國也有導盲犬服務。據《揚子晚報》10月21日報道,江蘇第一位申請導盲犬的主人,到現在已經和他的導盲犬“壯壯”寸步不離生活了4年多,主人說:在他看來,盲人虐待導盲犬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地點日本

一段引人關注的視訊

主人腳踢導盲犬狗狗卻仍在引路

近日,一個僅有31秒的視訊在日本社交網站上受到關注,視訊中一名盲人在月臺上牽著一隻導盲犬。誰知,該男子竟然一腳踢向導盲犬的頭部。

而狗狗被踢後夾著尾巴,依然盡職為這個人引路。

這段視訊在網路上熱傳,同時也引起日本導盲犬協會的注意。

據日媒報道,視訊是網友8日在埼玉縣的和光市車站月臺拍的,當時約為晚上8點。釋出者稱,他因為發現這名盲人不斷拉扯狗繩,感覺導盲犬非常痛苦,所以拿出手機拍攝,沒想到竟拍到盲人用腳踢狗的畫面,同時也發現,這隻導盲犬依然盡職地帶著他離開了月臺。

這段視訊在社交網站上迅速傳播開來,很多網友表示譴責。同時,也驚動了日本全國導盲犬設施聯合會,他們與另外8個加盟團體在12日發表聯合宣告,表示將會嚴正處理這起事件,儘快約談該男子。為該盲人提供導盲犬服務的公益財團法人“眼伴”協會也發表宣告,表示對此事非常關注。

據報道,13日,該協會已將那隻導盲犬收回,並且譴責了這樣的行為,表示今後不會再對這名男子提供任何導盲犬服務。同時,日本導盲犬協會表示將繼續努力為盲人提供服務,促進盲人使用者和導盲犬建立良好關係。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資料,日本目前服役中的導盲犬有近1000只,在亞洲居第一位。日本也是亞洲最早有導盲犬的國家,早在1957年,馴犬師鹽屋賢一就訓練出日本首隻導盲犬。

其實,不止在日本,中國也有導盲犬服務。在中國的大連有個中國導盲犬基地,視力有障礙的人群,可以申請導盲犬。在常州,85後小夥丁志強成了江蘇省第一個申請導盲犬的人,經過一系列嚴格的考察,最終他把導盲犬“壯壯”領回了家。

地點常州

一段令人溫暖的故事

1

4年來,“壯壯”和主人寸步不離

丁志強是個十分健談的85後小夥子,他在六歲時因視網膜脫落而失明。8歲時到南京盲校學習。丁志強十分努力,他一直上到了大專,學的是鍼灸推拿專業。大專畢業後,他回到常州從事盲人推拿工作,如今自己開了一個門店。2011年,丁志強在網上得知大連有個中國導盲犬基地,他想著自己現在去店裡上下班都要媽媽接送,要是有一隻導盲犬就能幫助他獨自去上班了。

抱著試試看的心態,丁志強打電話過去提出了申請。沒想到,2012年年底,他就接到了通知。“沒想到這麼快就通過了申請,畢竟基地每年訓練的導盲犬數量很有限,申請的人又很多,可能因為我是江蘇省第一個申請導盲犬的人,所以,他們很快就通過了我的申請。”

考核通過後,2012年12月底,丁志強獨自一人來到了大連的培訓基地開始對“壯壯”進行接觸瞭解。經過了三十天的磨合,2013年2月,丁志強帶著壯壯從大連飛到了上海,揚子晚報記者陪同他們從上海一起轉地鐵、乘高鐵,順利地回到了常州,這是丁志強和壯壯的第一次合作。

壯壯領著丁志強回家

時間過得很快,導盲犬“壯壯”到常州已經四年多了。如今,壯壯比剛來常州那會胖了一大圈,體重差不多有六十多斤,已成了丁志強工作和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量級”夥伴。

壯壯和丁志強真可謂寸步不離,丁志強走到哪裡,壯壯就跟到哪裡,離他的距離不會超過10米。在店裡,丁志強輕輕地喊一聲,壯壯就會迅速地奔到主人身邊。

2

休息時,“壯壯”撩人也是一把好手

昨天下午3點,記者走進了常州市光華路上的盲人推拿,此時的壯壯屬於待命狀態,沒有穿上工作鞍,安安靜靜躺在主人腳邊。看見有陌生人進來,抬眼打量了一下,然後又盯著主人,檢視主人的反應,準備隨時做出應對。丁志強和記者聊起來之後,壯壯顯然又放鬆了下來,左看看,右看看。壯壯如今已經七歲多,相當於人類五十歲左右,原本就很文靜的壯壯,顯得更加沉穩。

在推拿店裡,壯壯有兩個玩具,一條絨布做的魚和一個橡膠球。丁志強告訴記者,導盲犬在工作狀態下是嚴禁打擾的,但是在休息狀態,還是需要有人陪它解解悶。

在丁志強和記者交談的時候,壯壯叼著自己的橡膠球走了過來,在記者身邊坐了下來。“它是想你來搶它嘴裡的球,然後它再用前腿推開你。”丁志強告訴記者,這已經是壯壯撩人的固定套路。一邊說著,丁志強一邊從壯壯嘴裡“搶”下了橡膠球,扔向了店鋪深處,壯壯立刻衝了出去,將球叼了回來,然後繼續撩人。除了喜歡玩球之外,壯壯還會用露出肚皮的方式撒嬌。“店裡的客人一開始覺得很新奇,時間長了已經習以為常。有一些喜歡狗的客人來推拿的時候,會跟著它玩一會兒。如果客人不理它,它也無所謂。”丁志強說,如今壯壯已經是店裡的一員。

記者和壯壯

3

工作中,“壯壯”細心認真

下午4點10分,丁志強要回家去陪女兒練琴,壯壯早已熟悉了一天的時間表。它看見主人拿出工作鞍,立刻聽話地走了過去。套上工作鞍之後,壯壯迅速進入了工作狀態。

“回家,走吧。”丁志強發出指令後,壯壯便開始引路。每天來回走兩趟的回家路早已爛熟於心。每到臺階、拐彎處,壯壯就會靠著丁志強的腿,提醒他小心。壯壯每一個細微的動作,丁志強都能理解。比如突然回頭,代表看到別的事物,或者發生了什麼不正常的情況;搖尾巴,那是遇到了很熟悉的人;步子放慢,有可能看見了別的狗。

回家的路上,會路過一處小花園,丁志強會摘下工作鞍,讓壯壯“放風”2分鐘。即便是在“休閒”狀態,壯壯也會時不時看看主人的狀況。每次走到這裡,壯壯都會叼起一塊小石頭,讓丁志強扔出去,它再撿回來。“陪它這樣玩上兩次,它就滿足了。”這也算是壯壯每天固定的一個娛樂專案。套上工作鞍之後,壯壯又繼續引路。經過六七分鐘的步行,便來到了自家的電梯。在乘坐電梯的時候,壯壯都會將丁志強引導至按鈕附近,方便其按鍵。

在進家門之前,壯壯需要擦爪子。記者注意到,在擦爪子的時候,壯壯因為依然戴著工作鞍,因此它始終一動不動,面對記者的鏡頭十分淡定。丁志強為它擦完四隻爪子之後,卸下了工作鞍,此時壯壯才放鬆下來,歡快地走進了家門。

丁志強在給壯壯擦爪子

常州導盲犬主:

盲人虐待導盲犬讓人不敢相信

據瞭解,導盲犬一般可以服役到11至12歲,根據身體狀況不同,退休的時間略有不同。“中國導盲犬基地的建議是盲人把不能服役的導盲犬交回基地,減輕經濟負擔。如果盲人要求繼續飼養,也沒什麼問題。”丁志強說,一般沒有人會將自己的導盲犬還回去,“天天在一起相處了兩千多個日日夜夜,很少有人能放得下這樣的感情。”

“壯壯跟著我回到常州後,我和它沒有分開過,晚上它就睡在我床邊的地上。外出也好,去外地旅遊也好,我都會帶著它。”丁志強說,大家對導盲犬基本上都很友好,上公交車,坐高鐵,都不會遭到拒絕。從常州坐高鐵出發的話,基本上不用提前和車站報備,直接可以無障礙通行,在外地坐高鐵的話,會通過12306提前申請,也是十分便捷。“大家都在慢慢地接受導盲犬,它並不是普通的寵物犬,不會對人造成傷害,是在為盲人提供服務和幫助。”

以上圖片均來自紫牛新聞

聽記者講述了日本盲人虐待導盲犬一事後,丁志強反覆詢問:“到底是視訊還是照片?會不會有什麼誤會?照片有時候看起來是在打,其實是在跟導盲犬玩。”在他看來,盲人虐待導盲犬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導盲犬非常溫順、聽話,來我家裡四年多,從來沒有犯過錯誤,怎麼會有人打導盲犬呢!”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