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徐州老人騎三輪車環球17萬公里 一場車禍讓他不幸“留”在異國

原標題:徐州老人騎三輪車環球17萬公里一場車禍讓他不幸“留”在異國

陳冠明和他的三輪車照片曾登上國外媒體。

陳冠明與外國友人的合影。

圖片來源:陳冠明微博

18日晚(當地時間),一則發生在阿根廷的車禍訊息,頃刻之間在社交媒體上刷屏,61歲的徐州老人陳冠明,騎三輪車時與一輛大貨車相撞,不幸離世。中國好大爺、奧運狂人、中國阿甘……數不清的頭銜,都曾用於這名普通農民。在大多數網友眼中,他是堅持夢想的俠客;在村民眼裡,他是活在自己世界裡的夢想家;而在自己家人眼裡,他是有擔當的孝子也是讓人放心不下的大哥……如今,隨著他遠逝他鄉,曾經的複雜情感都變成了無盡的悲傷。

突來的噩耗

在阿根廷,一場車禍奪去徐州老人的生命

阿根廷華人線上記者陳海燕北京時間20日晚在電話中告訴記者:“前幾天還和同事聊起他,沒想到就看到陳冠明車禍的訊息。”

事故發生在當地時間18日晚上大約11點左右,在南部聖克魯斯省聖朱利安港40公里的三號國道上,一輛由北向南的由阿根廷男子駕駛的依維柯大卡車撞上了在路上騎三輪車的陳冠明,造成陳當場死亡。據陳海燕介紹,陳冠明出事的地方在阿根廷南方,位置比較偏遠。阿根廷的道路不像中國,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往往只有一條路,而且兩邊沒有非機動車道。再加上當時是晚上,沒有路燈,老人的三輪車可能也沒有燈光或者反光裝置,卡車司機不知道是疲勞還是怎麼回事,就撞了上去。

現在警方已經把肇事司機和卡車扣押起來,對老人的遺體也要進行鑑定,以確定事故原因。

他原計劃去東京參與2020年奧運會

陳海燕說:“陳冠明到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唐人街時,我還採訪過他。老人的身體非常好,非常有精神,非常樂觀。”雖然文化程度不是非常高,但是陳冠明的語言表達能力強,幽默風趣。一路上基本靠肢體語言和別人溝通。陳冠明在阿根廷每個城市幾乎都能遇到中國僑胞。他曾告訴阿根廷華人線上記者說:“每次看見華人都感覺特別溫暖,他們為我免費提供路途上需要的水、麵包、罐頭等,給我很大的幫助和支援。”

當時陳冠明向阿根廷華人線上記者表示,他計劃在完成阿根廷南部騎行後抵達智利,然後前往祕魯。他表示,他的下一個目標是抵達日本東京,參與2020年在日本東京舉行的奧運會。

中國駐阿根廷大使館領事部的劉女士20日告訴記者說:“使館方面19日得到陳冠明遭遇車禍的訊息,第一時間與當地警方進行了聯絡,要求公正、客觀地進行調查。使館方面也通過國內有關部門與陳冠明的家屬進行了聯絡。”

民間的奧運大使

從2001年開始,他騎著一輛780元買的三輪車,先是完成了“走遍中國”的理想,2009年,他再度騎車出發,開始了“環遊世界”之旅。老人如苦行僧般遊走,始終堅持宣傳奧運和環保,走到哪裡,都大聲說著“我愛奧運”。16年來,他總共走了17萬公里,老人最終倒在了夢想中的去“世界盡頭”的路途中。

賣了莊稼,買人力三輪車

2001年前,陳冠明還只是徐州銅山區張集鎮二陳集村的一名普通農民,鄰居黃世聰說,“他平時也就種種地,偶爾在鎮上打點零工”。誰也沒想到,陳冠明有一天突然說,自己要走遍中國,宣傳奧運。

2001年,北京申奧成功,很多人應該記得當年舉國歡騰的場景。陳冠明是一名體育迷,平時除了揮鋤頭外,他每天還會堅持跑步鍛鍊,這在村民眼裡是很“奇怪的舉動”。當陳冠明提出騎遊中國的想法後,黃世聰卻覺得可以理解,“當年那種氛圍,確實感染了很多人”。

陳冠亮是陳冠明的二弟,他還清楚地記得哥哥的一意孤行。因為沒有積蓄,哥哥先將地裡的莊稼全部出售,又拆了兩間祖屋售賣磚瓦材料,他到當地一家三輪車門市部,花了780元買了一輛人力三輪車,配上了被褥等生活用品,剩下不多的錢款則作為旅行盤纏。“他走的那天,就跟幾個親人打了招呼”。

累了就在三輪車裡休息

誰都以為陳冠明只是“腦子一熱”,接下來的故事卻讓人大跌眼鏡。從2001年開始,陳冠明幾乎走遍了中國。他每次出行,少則幾個月,多則兩三年。旅行期間,陳冠明全程靠騎行三輪車,隨行配備了炊具,為了省錢,有時只能啃饅頭、麵包,累了就鑽進車內休息,遇到風霜雨雪天,他經常只能將車輛停在野外,鑽在車廂內躲避。10年下來,他到過中國80%的省份,總行程超過14萬公里。

騎車跨越大半個地球

陳冠明的旅程中,宣傳奧運是他每到一地必做的事,為此,他開銷的大頭變成了各類宣傳條幅和印刷品。因為隨身攜帶盤纏不多,他還經常利用自己的木工手藝打零工,甚至騎著三輪車載客。這種堅持,終於讓他迎來了夢寐以求的時刻,到北京現場觀看奧運會。

“原以為現場看了奧運會,他的旅行計劃算是圓滿了”,陳冠亮表示,2010年,哥哥確實在家裡呆了一年時間,但是他發現哥哥心已經“飛出去了”。2011年,哥哥再次決定走出去,這次他的目標是環遊世界。

依然是相同的裝備,陳冠明開始了環球之旅,他準時亮相倫敦、里約奧運會,用三輪車跨越了大半個地球,在到達南美洲後,他原本的計劃是一路騎行到人類居住大陸的最南端——巴塔哥尼亞地區冰川,沒想到,這一次他倒在了去往“世界盡頭”的路途中。

家人眼中的他

古銅色面板,壯碩的身材,花白的鬚髮,標誌性的笑容,出現在媒體前的陳冠明,總是透出滿滿的自信。但是對於家人,他卻是“陌生”的,家人一直擔心他的安全。

有一個少年心,就像孩童一般

陳冠亮介紹,陳冠明在家中排行老大,還有兩個妹妹,幼時,因為家庭條件不好,他只上到初中就輟學在家,18歲時,他跟著表叔到東北學習木匠手藝,這一走就是11年。回到村裡後,弟弟和兩個妹妹先後成家,陳冠明就和父母住在一起,平時除了耕種幾畝地外,他還會利用木匠手藝,打一些零工。

陳冠明的性格很開朗,總喜歡跟別人說一些在外打工的經歷,這讓家人覺得沒共同語言,因此與家人隔閡頗深。在家人看來,陳冠明既不考慮成家,又不在乎“多賺一些錢”。漸漸地,陳冠明不再跟家人交流自己的想法,反而更願意跟朋友和談得來的村民聊天,後來他開始了旅行生活,家人也沒有他的聯絡方式。

雖然無法理解哥哥的舉動,但是陳冠亮和兩個妹妹並沒有過多責怪他,“他對爸媽非常孝順”,陳冠亮告訴記者,他和妹妹相繼成家後,父母一直跟著哥哥居住,對待兩位老人,陳冠明非常恭敬。每次外出旅行歸來,陳冠明總會對弟弟妹妹幫忙照顧老人感到愧疚。

“他就是有一個少年心,像個孩子一樣”,陳冠明的妹妹告訴記者,對他的決定一開始家人也會跟他發生爭吵,但是後來發現無論做什麼,哥哥依然是我行我素,從一開始的埋怨到後來變成了無奈,也只能由著他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

在家人眼中,更擔心他的安全

陳冠明的騎遊,在家人眼中更多的是擔憂。16年的旅行生涯裡,陳冠明每次離家少則三四個月,多則三四年。倫敦奧運後,陳冠明只回家了三次,一次是父親去世,一次是回國辦簽證,一次是履行“一定回家過一個春節”的承諾。陳冠亮通過媒體,知道了哥哥旅行期間,有時要靠撿垃圾、打零工才能獲得旅行費用。

如今,陳冠明不幸去世的訊息傳來,陳冠亮是在北京打工期間得到了哥哥出事的訊息,他連夜趕回來,接下來他還要辦理各種手續,爭取儘快到阿根廷辦理哥哥的後事。陳冠明的兩個妹妹帶著家人,陪在了85歲的老人身邊。

多年來,母親郭玉華一直在為兒子擔驚受怕,陳冠明出事後,家人一直沒敢告訴她,但是老人在村裡散步時,覺察到村民異樣的眼神,老人立刻意識到是不是大兒子出事了,家人禁不住她的追問,只能騙她說,陳冠明出了點意外,腿部受傷了,很快就會回國。“母親根本不相信”,陳冠亮說,知道大哥出事後,她就癱倒了,每天都在哭著喊兒子,“她能感覺到,這麼多年來,她一直都是這樣擔心著。”(記者馬志亞宋世鋒)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