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太寂寞竟搞上女兒的家教!老公帶綠帽子約家教出來談判竟...

那個研究生叫望林(化名),去年開始來我家給我女兒做家教。為這件事,我和老婆蔓芳(化名)還有過一場爭執。

她執意要請家教,且在請男家教還是女家 教的問題上,我們的意見分歧更大。她要請男家教,說男孩子數學比女孩子強;而我要請女家教,對女兒要安全些。

她不高興地說,找個女大學生到家裡來,擔心我 有不良企圖,說當初我就是這樣把她騙到手的。

蔓芳又開始抱怨了,彷彿她嫁給我有天大的委屈。

那年我31歲,她21歲,我是個 有點錢的服裝店老闆,她是個大四學生,經常來我店裡逛,從來只看只試不買。有一次店員煩了,不想讓她試穿,且言語很刻薄,兩人起了爭執,最後還有肢體衝突。

衝突中,蔓芳有點佔下風,感覺吃了虧,她嚷著要見老闆,一定要給個說法。於是,我和她有了第一次見面。

我一眼便看出蔓芳是個貧困大學 生,我店裡的那些衣服她是買不起的,也許確實喜歡,想在鏡子前滿足下女孩子的虛榮心。一種憐惜之情湧上心頭。我帶她去醫院檢查,這當然是小題大做,是為了平息她心中的怒火。我還給了她3件高檔衣服作為賠償,給了她幾百元錢作為營養費。

最後,我給她留了我的電話和QQ號,我說如果覺得身體有什麼不適,隨時找 我,我會負責到底。

後來,她經常找我聊天,我也上過大學,兩人自然有些共同語言。有一天,她主動問我有沒有結婚,我說,如果你做我女朋友,就可以結婚了。
 

蔓芳還沒拿到畢業證,就懷上了我們的女兒,等她畢業我們去領結婚證的時候,她肚子都快顯山露水了。因此,我們後來只要一發生爭吵,她就說是被我騙到手的。


 

請 不請家教,是請男家教還是女家教,最後還是蔓芳說了算。這樣,望林就來到了我家。我因為工作忙,沒怎麼管家裡的事,白天很少在家,以致望林來我家做了快半 年,我才第一次見到他。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有些詫異——不是說找個大學生嗎,我以為是十八九歲那種剛剛上大學的孩子,這個怎麼這麼成熟呢?說像結了婚 的,都不為過。

那天等望林一走,我就隨便問了問蔓芳。她解釋說,望林是大學畢業後工作過一段時間又上了研的,所以年齡有點大,25歲了。她 還說,找年齡大點的來給女兒當家教放心一點,現在的小女孩心理早熟,找個十八九歲的大哥哥來,怕女兒戀上人家。我其實也只是隨便問問,並沒太在意,反正家 裡的大小事情都是她說了算。

去年12月的一天上午,我有份合同忘在家裡了,回家去拿,一進門就聽到書房裡傳出的古箏聲,那一定是蔓芳在彈, 這個時候女兒在上學呢。蔓芳一結婚就生孩子,然後就是料理家務照顧孩子,從沒出去工作,一直當全職太太。為了不讓她感覺悶,我鼓勵她跟女兒一起學點樂器什 麼的,她送女兒去學鋼琴的時候,自己順便學了古箏。

讓我大為詫異的是,書房裡不止蔓芳一個人,還有望林。蔓芳聚精會神地在彈,望林坐在她身邊,專注地望著她的臉而不是手。那氣氛是那麼曖昧,不認識的人乍一看這個面畫,一定會認為他們兩人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
 

兩人太投入了,竟然都沒發現我的到來。我本想就那麼悄悄走掉,以免大家尷尬,但我必須進書房拿書桌抽屜裡的那份合同。我不自然地咳嗽一聲,蔓芳和望林兩人都驚詫地抬起頭望過來。

蔓芳神色驚慌地說,你怎麼大白天回來了?然後又語無倫次地解釋,望林是下午給女兒做家教,但他今天出去辦完事,經過家門口就提前來了,免得下午再坐車過來……她解釋的過程中,望林一言不發,只是表情不自然地站著。

我拿了合同就慌慌張張走了,像罪犯逃離犯罪現場一樣,蔓芳在後面喊「吃了飯再走」,我也沒理會。

當天晚上我沒回家,跟朋友們在一起喝酒,我需要發洩一通。蔓芳打了無數個電話,我都不接。

第二天下午,酒醒之後,我回家了。

蔓芳哭著向我承認她和望林產生了感情,但她信誓旦旦地說,兩人只是惺惺相惜,精神戀愛,她只是精神上出了軌,身體絕對沒出軌。

蔓芳跪著求我原諒。但我無法原諒她。我拚命在外面賺錢養家,她卻在家裡做這樣的事傷我的心。

蔓芳說望林不會再來做家教了,他們倆斷了。我不相信,我感覺他們還在聯繫。想來想去,還是決定去找望林談一談。蔓芳不情不願地給了我望林的電話。

我想,蔓芳一定會提前跟望林統一口徑的,所以我也沒打算逼問望林,他們倆究竟發生關係沒有,這種問題不僅會讓他難堪,也會讓我難堪。沒想到,望林竟然以好漢 做事好漢當的氣概,一五一十地交待他和蔓芳之間的那些事。我想阻止都沒法阻止。那些細節,我本不想聽啊。

最後,他竟然天真地說,你們離婚吧,我會對她負責 的,我們是真心相愛。

天啦,我幾乎要被這孩子逗笑了。他研究生還沒畢業,自己都靠做家教維持生計,他拿什麼對一個有孩子的已婚女人負責?

我 不想說什麼難聽的話侮辱他,我委婉地提出給他幾萬元,資助他完成學業,讓他專心學習,不用再出去做家教,條件是徹底斷絕和蔓芳的聯繫。

沒想到,他以十分鄙 夷的口氣說:「在你那裡,一切都是用錢來解決的吧?你當初用錢買蔓芳的感情,買她的青春,買她肚子裡的孩子,現在,又想用錢來買走我的愛情和尊嚴……」我 實在聽不下去了,給了他一個重重的耳光。

讓我傷心的不是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男生,而是我老婆蔓芳。她究竟是怎麼看我的?她究竟對這男生怎麼說我?當初我們明明是兩情相悅,怎麼說成是我用錢買她的感情甚至肚子裡的孩子呢?這不僅是對我的侮辱,也是對她自己的侮辱啊。

一 直到現在,我和蔓芳都在冷戰。她要離婚,我不同意。離了婚她想怎麼樣,難道跟那個男生在一起?她向我保證說,她和望林早就斷了關係,離了她也不會跟他在一 起。

那太不現實了,畢竟她比他大那麼多,還結過婚生過孩子。但據我觀察,她只是人回來了,心還沒回來,她心裡一直還惦記著那個男生。

有時,我也想離婚算了,但離婚之後,孩子怎麼辦,蔓芳怎麼辦?蔓芳大學畢業後可是一天班都沒上過啊!



這種吃著碗裡,卻總是看著碗外的老婆真的不能娶啊!喜歡這篇文章的話,就點個讚並分享出去吧!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