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奇

男子意外挖出裝有“神水”的葫蘆,滴入魚缸次日魚居然長大了一倍

男子意外挖出裝有“神水”的葫蘆,滴入魚缸次日魚居然長大了一倍

昨晚,畢業的最後一晚,女友唐思涵決定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給他,為了給老實巴交的男友壯膽,她打開了一瓶紅酒,誰知男友不勝酒力居然睡了過去,看來是天意吧,第二天男友楊昊醒來發現女友寫的紙條後立馬追了出去,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輛兩千多萬的瑪莎拉蒂,他懵了,女友的身份和家境讓他琢磨不透,唐思涵對他說,一定要來京城找她,會一直等她……

楊昊的母親得了胃癌,他畢業後選擇了回家照顧母親,下了車後楊昊走了兩個多小時的山路才回到家中,雖然很累,​​但卻一夜無眠。他想了很多,關於唐思涵的身世,關於他們倆的感情,關於他病重的母親……

第二天一大早,睜著一對熊貓眼,楊昊走到院子外看到正在忙碌的母親,連忙奪了他手中的鐵鍬道:“媽,你怎麼又乾活了?我現在在家,這些交給我就行了!”

楊母笑了笑道:“媽沒事,我這一閒下來就渾身不舒服!我想把這片荒地開墾出來種點蔬菜水果什麼的,這樣也省得買了!”

看著她那兩鬢的白髮以及臉上遍布著的皺紋,再聽著她這話,楊昊的眼角徹底濕潤了。

在他剛上大四時,母親便被診出是胃癌晚期,前段時間,當她無意中聽說自己最多還能活兩個月後,她死活也不願意在醫院呆下去了。

楊昊實在拗不過她,只得先把她帶​​到家裡。現在終於熬到大學畢業了,他也拿到了畢業證,終於可以天天陪著她了,可是他不想就這麼看著她一步步走向鬼門關啊!

賺錢!

母親不願意繼續治療無非是覺得現在家裡已經負債幾十萬了,怕她死後,給他留下太大的負擔。

但是他可不這麼想,哪怕還有最後一點點希望,無論花多少錢,他都願意嘗試。

所以回到山村後,他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錢。

“媽,這里風大,您先回屋歇著,等吃過早飯後,我來!”

將母親勸回房中,楊昊做了早飯。

吃完早飯後,他拿著鐵鍬來到門口忙碌了起來。

忙碌了小半天,他總算是挖到了小河邊,看著清澈的河水,又看了看不遠處的群山,他用手抹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繼續挖。可是一鐵鍬下去後,一道“咯嘣”的聲音傳來。

 


 

“這是什麼東西?”

他皺了一下眉頭,放下鐵鍬,用手拔了拔土,發現竟是一個破舊的小葫蘆,他揚起手就要把它給扔到一邊去,葫蘆裡卻突然傳出了類似於開水沸騰的聲音。

“這……這是什麼個情況?”

他有些警惕地看了看葫蘆,仔細聽了一會兒,隨後鼓起勇氣,小心翼翼地打開葫蘆蓋。

“嘣……”

只聽一聲脆響,一顆晶瑩剔透的“白珍珠”從裡面竄了出去,懸在了他的面前。

楊昊定眼看了看,越看嘴唇張得越大,這哪裡是珍珠啊,分明就是一滴水!根據萬有引力定律,水特麼不都是往下流嗎?這滴水怎麼反其道而行往上竄呢?這不科學啊!

他萬分不可思議地伸手去碰那神奇的水滴,水滴竟然還調皮地躲了一下……

“妖怪啊!”

楊昊不信怪力亂神,可這太他媽嚇人了,只是他還沒撒開腿跑呢,他便感覺有什麼東西竄到他的嘴中,隨後一路直下,在他的肚中倒騰了好一會兒,方才在他的丹田處徹底消停了下來。

“嘔……嘔……”

楊昊在地上極其痛苦地翻滾了十幾圈後,用手摳著喉嚨,不停地嘔吐,可是根本就沒用。

他爬起身來到小河邊,映著清澈的河水看著自己,發現他除了面龐有些紅以外,好像根本就沒事。

他轉頭看了一眼葫蘆,又看了看溪水,向後退了一步,他這麼一退,萬分詭異的一幕出現了,河水竟然莫名掀起了漣漪。

要知道這時候沒風啊,也沒有什麼東西掉進小河中,這漣漪是從哪裡來的?

他萬分緊張地甩了一下手,發現溪水中又掀起漣漪,他像是突然意識到什麼似的,伸出手指向上一挑,幾滴晶瑩剔透的水滴竟然竄出水面,隨後快速落下。

“這……怎麼會這樣?難道是那滴水讓我擁有了控制水的能力?”

楊昊又試了幾下,還是可以,他萬分驚喜地將十指相扣,騰出兩食指,試圖挑起更多的水滴。

在他將手指上挑的時候,又讓他震驚的一幕出現了,水滴倒是沒再挑起來,可是他的食指處卻竄出了一滴晶瑩剔透的水滴,在他指尖打了個滾後,歡快地掉進小河,眨眼間的功夫,他眼前聚集了眾多大大小小的魚兒。

它們一個個像是脫離水很久似的,萬分貪婪地喝著水,有幾個個頭很大的鯉魚竟然還高高躍起,撒起了歡。

不過,有一條可能是太興奮了,用力太大,所以落下時,直接落在了楊昊的腳前……

他低頭看了一​​眼足足有六七斤重的大鯉魚,哪裡還管控不控水,先把它抓住扔到菜地裡,隨後脫鞋挽褲腿下水,像是“摘花”一樣把一個個完全陶醉在溪水中的魚兒給“摘”上了岸……

鯉魚、鯽魚、鰱魚、草魚、青魚!

看著在菜地裡扑騰亂跳,多達五六十條大小不等的魚兒,楊昊感覺這就像是在做夢一樣。

這短短十幾分鐘發生的一幕幕足以顛覆他二十多年的認知,這些已經完全不能用科學來解釋了。

他用手摸了一下丹田處,感受了一下那似有若無的水滴,又看了一眼躺在菜地裡的破葫蘆,陷入沉思之中。

很明顯,剛才那滴奇特的水滴已經竄到他的體內,讓他擁有了控水的能力。只是剛才從他食指處冒出來的水滴是從哪裡來的?它緣何會這麼受魚兒的歡迎?

他再次十指相扣,想看看食指處會不會再冒出水滴,可惜試了十幾次,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動靜。

“汪汪汪……”

家裡養的小狗,小黑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了,活蹦亂跳地竄到楊昊的腿旁,衝著那些在地上扑騰的魚兒狂吠著。

楊昊見有些魚豎起來比它大多了,笑道:“你可真有出息!你這是怕它們把你給吃了?”

小黑似乎很不服氣,狂叫​​一聲後,立即撒腿往最大的一條鯉魚跑了去。

他不是嘲笑它嗎?那它就讓他看看什麼叫狗的尊嚴!

“我去,不能吃啊……魚刺會要了你的命的……”

楊昊有些凌亂地跑到小黑旁,一把將其抱起,朝著它的小腦袋敲了一下,隨後趕緊將它抱回家,拿來一個塑料盆,將五六十條魚統統端回家放到大缸裡,然後灌滿了水。

見把它們放在一個缸裡太擁擠,他又拿出大鋁盆,騰出一部分。

楊母看到這麼多魚,大為吃驚地道:“小昊啊,這些魚是從哪裡來的,怎麼這麼多?”

水滴的事,楊昊自己都沒搞清楚,所以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和她說,只是笑道:“下水摸的,運氣很不錯,真沒想到咱們家西側的那條小河裡這麼多魚。”

“這……”

“我記得我小時候下水摸魚還被您給打了屁股,這雖然很多年沒摸魚了,但是技術還在!您看,這些魚能賣些錢吧​​?”

看到兒子摸到這麼多的魚,楊母也是十分高興,她大笑道:“現在天色也不早了,等明天你賣給村東頭的楊老三,他這些年經常在鏡安河裡捕魚拿到縣城賣。你多往缸里和盆裡加點水,別讓它們死了,活的比死的值錢!”

“好嘞,您說怎麼樣就怎麼樣!不過,今晚我一定要熬草魚湯讓您嚐嚐,您看怎麼樣?”

“好好,有你這麼個孝順兒子,媽真的很滿足。”

……

翌日,楊昊起床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缸里和大鋁盆裡的魚,當他看到它們不僅一條沒有死,而且還明顯長大了很多後,完全震驚了。

這也太神奇了!

這麼多魚在一夜之間竟然全部長大了,滴入小河的那滴水難道還是神水不成?

他用手摸了一下丹田處,往廚房門前走了走,隨後聚精會神將食指合併,希望食指處能夠出現那奇特的水滴,可是試了好長時間都沒有任何反應,就在他準備放棄的時候,一滴水突然從他食指處冒了出來,然後搖搖欲墜。

眼見它就要墜落,楊昊手忙腳亂之下看到放在門旁的小黑的飯碗,將手一伸,讓其滴到裡面。

說來也巧,小黑懶洋洋地從廚房爬出來後,跑到它的飯碗旁嗅了嗅,隨後像是發了瘋似的伸出舌頭狂舔一番,不一會兒的功夫便將飯碗舔的跟明鏡似的。

“汪汪汪……”

飯碗裡的那滴水被它舔進肚中後,它頓時兩眼發光,精神抖擻,繞著楊昊活蹦亂跳起來。

 

“這……這到底是什麼個情況?這也太神了吧?”

楊昊瞠目結舌之餘,剛要伸手去抱小黑,小黑卻是朝著院牆外狂吠兩聲,隨後撒開腿往外跑。

他皺了一下眉頭,快速跟上,待到門口後,他發現王大嬸家的大狼狗又來挑釁他家的這個小膽鬼了!

之前就是因為被它給嚇了一次,小黑嚇得一個多月沒敢出門……

“汪汪汪!”

“汪汪汪!”

……

今天的小黑像是睡了很久的大老虎突然甦醒似的,朝著那條黑毛盡豎的大狼狗狂吠著。楊昊本來以為它就是狗仗人勢,叫喚兩聲就乖乖溜到他身旁了,誰曾想它竟然直接咬了過去!

它用力地咬了大狼狗的腿兩下,事實上它太小,也只能咬到大狼狗的腿,不過大狼狗卻像是徹底啞火似的,不僅沒反擊,反而還痛叫求饒。

“這也太假了吧?”

看到眼前這不忍直視的一幕,楊昊真沒想到膽小如鼠的小黑也有成為“大將軍”的一天。

接下來的一幕就更搞笑了,在大狼狗的苦苦求饒下,小黑終於不咬它了,它還屁顛屁顛地跟著小黑,儼然成了小黑的小弟。而小黑則炫耀式地跑到他的面前,蹭了蹭他的腿。

“唉呀媽呀,這也太牛氣了!”

楊昊伸手抱起小黑,忍俊不禁地笑了好一會兒,心中泛著嘀咕地去找村東頭的楊老三。

楊老三正挑著兩竹籠的魚準備出門,他看到楊昊後,笑道:“稀客啊,大學生這一大早起的怎麼到我這裡來了?”

楊昊微微一笑道:“三叔,我昨天下河抓了一些魚,想賣給你,這來回縣城就是大半天,我為了這點魚也不值當去一趟縣城。”

楊老三樂呵呵地擺擺手道:“你個文弱書生能抓多點魚,還是留著你們娘倆吃吧。”

楊昊笑道:“有五六十條呢。”

楊老三還是不以為然地道:“都是些小魚麻蝦吧?大侄子啊,我這真的趕著去縣城,趕個快晌午的市場,我就不和你在這嘮叨了,先走了。”

“大部分都在兩三斤的樣子……”

“什麼?你……你騙我的吧?”

“你來看看不就知道了,不耽誤您多長時間的。”

楊老三滿臉狐疑地放下肩膀上的擔子,然後急匆匆跟著楊昊來到他家中。

看著那一條條活蹦亂跳的大魚,楊老三目瞪口呆地道:“這……這些都是你從河裡抓的?這也太有能耐了,難不成你們大學裡還教怎麼抓魚嗎?”

楊昊哈哈大笑道:“瞧您說的,難道還是我憑空變出來的不成。我這些可都是大活魚,您給開個價吧,我都賣給您。”

楊老三微微搖了搖頭:“都是活魚沒錯,可是咱這交通太不方便了,帶到縣城差不多也就死了,哎!我看要不這樣吧,這幾種魚的價格不一樣,我就給你個平均價,四塊錢一斤。”

考慮到他四五十歲的人了,進出一趟山確實不容易,而且有了這樣的神水,他也不在乎這些了,所以也沒講價,直接爽快答應道:“行,那就這樣吧,您給過一下稱。”

“大學生就是爽快!”

楊老三稱了一下,五十六條魚一百四十斤,共五百六十快錢。楊昊接過五張紅鈔票後,內心沸騰了!因為他知道一切才剛剛開始,這第一桶金雖不多但卻意義非凡……

“三叔,六十塊錢不用給了,煩請您幫我買一些蔬菜和水果的種子以及兩張長五米,寬五米的細漁網,您看行嗎?。”

見楊老三在找零錢,楊昊索性舍遠求近,讓他幫忙,也省得他去縣城跑一趟。

楊老三頗為詫異地道:“小昊啊,敢情你這大學生真打算紮根於咱們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和我這老漢搶魚了?哈哈哈……”

楊母亦是有些不解地道:“兒子,你買漁網做什麼?”

楊昊道:“也沒什麼,就是偶爾想抓條魚回來吃,也省得去買。”


 

楊老三指了指他道:“你還真嚇了我一跳。要不這樣,我家裡就有,你幫我把魚送到我家,我送你漁網,你看怎麼樣?”

“那多謝您了!”

楊昊幫忙將魚送到他家中,選了幾張漁網後,盯著他家牆上掛著的頗為精緻的魚兜看了看,當即回家也做了一個。

傍晚時分,楊老三從縣城歸來,把幾樣蔬菜和水果的種子交給他後,一臉激動地道:“小昊啊,真是奇了,你賣給我的那些魚竟然一個都沒死,賣了好價錢啊,叔這次可是佔了便宜了,來,這是我買的幾斤豬肉,送給你們娘倆,開開葷!”

他這話讓楊昊也十分詫異,他再次確定道:“真的一個都沒死?”

“叔一把年紀了,還騙你不成?你這大學生抓上來的魚都和別人抓的不一樣,不僅個頭大,而且一個個生龍活虎的,我剛帶到縣城就被搶購一空了!叔這次真是服了,你下次要是再抓魚,一定要再賣給我啊,我一定給你提價格。”

楊昊若有所思地笑了笑:“一定,一定,只是這豬肉……”


via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