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奇

宅男竟然把「充氣娃娃」的肚子搞大了!

翻拍自今日頭條

 

 

那天,我終於收到了我從網上買的充氣娃娃,手忙腳亂的拆開之後,便迫不及待的開始使用了,要說現在的仿真技術真是越來越牛逼了,那晚上我的感觸特別真,就跟和真人做一般,欲罷不能,特別真切。

第二天醒的特早,還腰酸背痛的,我穿好了衣服,從床上起來,卻驚奇的發現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躺在床上的娃娃的肚子居然變大了,腹部鼓得老高了,我還以為是有個籃球在裡頭,摸了摸表面挺柔軟的,不像是塞了什麼東西。

我當時第一反應就是,尼瑪,這還能懷孕?點了根菸,然後冷靜的想了想,怎麼可能,就算是真人,一夜就能懷上整這麼大?肯定是質量問題,於是我趕緊撥了廠家的電話。

「 喂,是美魅惑嗎,我說你這裡的產品都什麼質量啊,我用了一晚上之後,肚子都大了。你們說好的三天之類,任何質量問題都可以包退包修,我說你們是不是應該保……」

不過,我話還沒說完,那邊的客服就震驚了,嗓門喊得比我還大。

「大哥!開什麼玩笑呢,這可是矽膠做的娃娃啊,還能懷孕不成?您自個兒給弄壞了的話,我們可不給修

什麼態度,氣死我了,這不存心坑人嗎?看來得買個新的了,先把這個扔掉。

我抓起娃娃的腳就立馬準備從樓上扔下去。我看了看手中的娃娃,總覺得她用幽怨的眼神在盯著我看,我瘮的慌,立馬將它扔了下去。

吃過早飯之後,我就去上班了,緊張的工作讓我忘記了那種不安,反倒是一種新奇藏在肚子裡難受。

在單位裡我把這事兒跟幾個要好的同事說了,他們都哈哈大笑,誇我真行,其實是想問問他們有沒有遇到類似的事兒,結果他們只是當個笑話就散了,還說我乾脆娶了個娃娃當媳婦算了,現在泡個女孩多費事啊。

不過,仔細一想,他們幾個老油條要不是結婚了,沒結婚的也有女朋友,問了也白問。

下班回家的時候,路過樓道,我發現隔壁老王家裡進進出出的,還有一陣陣的哭聲。我這個人好奇心挺重的,就打算過去問問。

沒想到王太太哭著告訴我,他老公沒了,我當時特別驚訝的問她是啥時候的事兒。前幾天我還看到他人呢,她告訴我,今天早上她老公出去倒垃圾,回來之 後,就鎖著門一個人在臥室不知道幹什麼,到了中午我們喊他吃飯也沒人答應,最後意識到不對勁的時候,已經完了,老王已經死在了自己床上,身上一絲不掛,而 且……」

我讓王太太繼續說下去,她才說道。老王渾身像是平白瘦了好幾斤,面色慘白,活像個人幹。

我一聽整個人懵了,老王倒垃圾的地方,就是我的扔娃娃的窗子下邊,我常常這麼扔垃圾,莫非老王的死跟這個有關係?我聽完,安慰了她幾句,就回自己屋裡了。

打開家門,我的腳好像踹到了什麼東西,我定睛一看,是個黑色的包裹,挺大的,打開一看。竟然是我那個充氣娃娃!

可我明明把它丟下去了,想了想,肯定是廠家給我重發了一個,不過坑爹的是,居然還是個大肚子的,我生氣的把這個也從窗子扔了下去,還發誓再也不在這家買充氣娃娃了。

過了一會兒,電話響了,是老闆的,我這才下班一會兒,他找我幹嗎?總之,心裡有些不好的預感。

電話一接,我徹底傻眼了,我被炒魷魚了,他說我最近公司經濟有些不寬裕,要裁員,工資下個月會打到卡上。

我去你大爺的,我在公司已經兩個多月了,一直挺上心的,眼看著就要過了試用期要加薪了,就讓我走人了,這擺明了賺廉價勞動力的錢嗎?

第二天,我只能重新找工作了,這次面試主管叫我等他電話,我挺高興的,還以為錄用了,結果好幾天沒有消息,等我打電話過去,才知道他是敷衍之詞,他 們說已經招到人了,我只好喪氣的再次開始,原以為自己學美術又出身名校,找個工作很簡單,結果卻屢屢碰壁,十天半個月的,我的錢也差不多用完了,我給家裡 人打電話,叫他們打錢我。還把我被炒魷魚的事情說了。

他們打了我一千塊,還鼓勵了我一番,叫我加油,我也重新振作了起來,結果又過了半個月,我依舊沒有找到工作。

心裡挺灰心的,準備收拾收拾東西,然後回老家去。反正看看我爸能不能有點辦法幫幫我。

可當我打開衣櫃的上一層的時候,我愣在了原地說不出話來,我看到了衣服堆裡面有一隻眼睛正看著我!我整個人嚇了一跳,手中的衣物也掉在了地上。

我平時把一些不用的衣物放在上層,所以很少打開的。我躡手躡腳的把衣服都拿開,才發現衣服後面只是那個充氣娃娃。

虛驚一場,不過我又很快的意識到不對勁了,我明明上個月已經把它丟下去了,怎麼會出現在我家?

等等,因為換季的緣故,我好像這一整個月都沒打開過衣櫃的這一層……

難道說,這娃娃藏在了我家一整個月?越想越可怕,我的背後覺得發涼,彷彿有個人在盯著我看,我倒不是覺得娃娃本身奇怪,我是個無神論者,我是覺得, 有個人在跟我搞惡作劇,不停的把這娃娃往我家送,這就是告訴我已經盯上我了,弄不好,還是個變態殺人犯,據說這類人都有一些奇怪的癖好。

我吞了吞口水,趕緊把該拿的行李拿好,然後把娃娃弄個袋子裝了起來,我怕扔下去的時候,有人撿到。

所以這次我決定親自處理掉它。下樓的時候,我四周看了看,一個人沒有,我這才親手把這個娃娃扔進了垃圾桶,在此同時,我的肩膀卻被輕輕的拍了一下。嚇得我渾身一個哆嗦。

我緩緩轉身,定睛一看,是個穿中山裝的中年人正看著我,他低頭看了看垃圾桶,面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這個人梳著大背頭,容光煥發,雖然看起來不像是壞人,只是他神情讓我很不爽。

沒見過玩充氣娃娃嗎?我理都沒理,準備去搭車,沒想到他來了一句,「小夥子這段事件注意身體。」

我一聽臉一紅,估計他也看到大肚子了,而且有可能他就是那個把娃娃送回我家的變態!

我丟了一句「神經病。」就趕緊加快腳步,不想看到這個人。

等我回家的時候,老爸說慶祝我回家,給我接風,弄了一桌好吃的,還問我混的咋樣,我埋頭吃飯,說我被炒魷魚了,找新工作面試了好幾次,沒人要我。不過我沒說充氣娃娃的事情,我怕我爸揍我。

他一聽臉色就不好看了,還批評我肯定不認真,讓老闆不滿意。我沒心思聽他嘮叨,就問他有沒有硬一點的關係,幫我整份工作,這次短住兩天,主要還是為工作這事兒的。

我爸退休前人脈挺廣,他答應幫我找工作,讓我把心放在肚子裡吧。可我回到來,鄰居們卻對我冷眼相待,他們小聲議論著,那個不是羅家的高材生嗎,以前拽的跟二五八萬似得,現在連份工作也找不到!

我心裡很不好受,只希望能早點聽到我爸的好消息,結果傳來的卻是壞消息。二叔從外面回來,面色慌張的衝我喊道「羅宇,你爸出事了,快跟我去醫院。」

我整個人如同雕塑一般的呆立在原地,連哭也哭不出聲。

我整個人如同遭受晴天霹靂了一般,我到了醫院,看到我爸的腦袋上縫了好幾針,心裡挺心酸的,他卻笑著跟個沒事人一樣,他說那天找了個老同學談我的事 兒,別人不同意,我爸脾氣大,就跟別人吵起來了,結果人家保安看到了,把他打了一頓,還把我爸的腦袋打破了。實際上啊,是沒送禮,他以為交情夠好能成,其 實啊,什麼同學交情都是狗屁!

他還說等他傷好了,帶點禮物,請人家吃個飯賠個禮,準成,我卻含著眼淚說,叫他別去了。還是自己來吧,我爸為了我四處奔波,挨了打,還得忍氣吞聲的,我覺得自己挺不孝的,自己也是個大男子漢了,不能老依賴他,我就立馬出發了。

不過這次,我沒有回到城裡,而是去了鎮上,我想找點簡單的工作先安穩下來,幹點體力活也行。下樓的時候,我不小心摔了一跤,還好擦破了點皮,我也因此格外警惕起來,我覺得這事情有些蹊蹺,倒霉的事兒排隊等著我,說不定待會兒路過馬路就得給車撞了。

 

我沿著大街小巷走了個遍,卻還是沒能找到一份好工作,直到有個人叫住了我,我才滿心歡喜的轉過身來。

坐在店門前的是一個五十來歲的老頭,滿臉堆笑,說不出是好還是壞的感覺,不過他家的店卻格外引人注目。

「陳記花圈店。」

我吞了吞口水,這老頭想幹嘛呢,他這兒也沒招工啊,如果是叫我買東西的話,我好端端的來花圈店幹嘛,這不是自己咒自己嗎?太晦氣了,我決定假裝沒看到,自顧自的繼續走。

「小夥子啊,你這是有惡兆纏身啊,如若不除,災禍連連啊。」老頭繼續說道,語氣堪憂。

我一聽止住了腳步,立馬低聲對他說道:「說誰惡兆纏身呢?大白天的別說胡話。」

老頭說見我有緣,可以給我看看相,不收費的。

買花圈的還會看相?我有些不相信,就說不用了,然後準備就走。

 

老頭自信滿滿的指了指招牌。

「花圈白事,運勢星座,跌打秘方,按摩正骨,越獄升級,手機貼膜。」

字看樣子是老頭親自寫的毛筆字,蒼勁有力,他貌似是有些本事的。

沒想到這老頭會的還挺多,看他得意自信的笑容,還有招牌這麼醒目,加上他說反正不收錢,不妨問問。

我謙虛讓老頭幫我看一下,說一下我的面相。

我坐了下來,老頭也有模有樣的看了看我的手掌,還盯著我的臉,半晌後開口說道。

「小夥子,你的事業線原應暢通無阻,可又貌似遭受了一點阻力啊,看面相,你的額頭高聳寬闊,眉清目秀,髖骨高聳,是長壽之命,不過五年便是財運亨通。大富大貴,可是,偏偏眉宇之間,有一團黑雲湧動,貌似,你最近沾上了不該沾的東西。還好,你胸前這塊玉,可暫保平安。」

 

老頭皺著眉頭摸了摸鬍鬚,嘆著氣說道。

我低頭摸著胸前的玉,那是我小時候就一直帶著的東西,我媽說能擋災,心想這老頭說得真準!我買充氣娃娃這事,貌似根本沒人知道,除了那個猥瑣的中年 人,沒有買那個充氣娃娃之前,我的一切都是那麼的順利,可是它出現之後,眼看著就要轉正的工作就這麼沒了,我就讓他繼續說下去。

他沒說話,只是抬了抬眉毛,然後食指和大拇指在不停的攢動。原來到頭來還是要錢。

我就說,不說算了,我走了。他卻在我屁股後面喊到,小夥子,醫生診斷不要錢,買藥治療總要錢吧,甭管你信不信,反正我算的一點沒錯……

我心想滾犢子去吧,興許是偷偷調查了我的事情,可能他和那個猥瑣的中年男人是一夥的。然後合夥騙我錢呢。

出門還是沒有收穫,心裡不免失落,晚上洗澡的時候,我把玉珮摘了下來,我靜靜的回憶了很多事,例如小時候,七歲那年我被隔壁家的一條大狼狗追著跑, 最後進了死胡同,我差點以為自己就這麼死了,害怕到了極致,結果玉珮閃閃發亮,狼狗見了竟然沒有攻擊我。而是盯著玉珮一動不動。

還有九歲的時候,我和小夥伴們玩小石子,差點被打到眼睛,最後不知怎麼的被玉珮擋了一下,沒有打到我。

十五歲的時候,路過別人家院子,玉珮掉在地上,我伸手去撿,剛一彎腰,身後轟隆一聲,整面牆都倒了,再走一步,我就沒命了……

諸如此類,還有好幾次,當時我只是覺得碰巧,現在回憶起來,好像我被它救了無數次,難道老頭說的是真的?

我決定找我媽問問,她很好奇問我幹嘛突然這麼問,我說有個老頭說這玉珮保護著我。

她笑著說道,那肯定當然了,玉珮是她在我剛兩個月的時候,她親自去附近的歸元寺求的,很靈的,可以永保平安,不過現在時過境遷,寺廟已經不存在了。

我才出生兩個月,我媽就為我去求玉珮,我心裡有些激動,或者是感動。我說這玉珮既然這麼靈,那麼我明天給我爸送去,讓他早日康復。

我媽卻搖搖頭說,不行的,傻孩子,這玉珮從一開始,就只屬於我一個人的了,其他人帶著也沒用。還叫我待會兒把換下的衣服送過來洗了。

我只好回到臥室,抱衣服的時候,我順便檢查了一下衣兜,看看有沒有錢沒拿出來,裡面居然有張紙條。而且就是陳老頭的筆跡。上面只有寥寥幾個字。

「她已經回來了,會一直跟著你。」

她是誰?女的?可我沒認識什麼女的啊,莫不是,陳老頭說的是充氣娃娃!在此同時,窗外起了一陣冷風,颳得窗子呼呼作響。

我心頭一驚,緊張到了極致,我的房間隔音效果好,挺大挺安靜,此刻我卻彷彿的覺得有個女人站在我的背後,挺著大肚子,用幽怨的眼神看著我。

我緩緩轉身,卻發現身後一個人沒有,只有被風吹動的窗簾。可是心裡還是很虛,陳老頭這紙條到底是怎麼到我兜裡的。

我莫名的喘著粗氣,周圍的一切都變得黑暗,我開始恐懼,卻又不知道我在恐懼什麼。

他娘的,我才不信什麼妖魔鬼怪,要玩,勞資陪你玩!

我發了瘋似得,開始翻騰屋裡的所有東西,桌子被我掀翻,衣櫃被我弄得亂七八糟,一晚上的,什麼都沒找到,卻仍是止不住的慌張,折騰一整夜,最後累了也睡了。

第二天我媽喊我起來,卻驚訝的發現屋子裡亂七八糟的,問我咋回事,我睜開眼睛,就說,昨晚發愁喝酒呢,沒事,待會兒收拾收拾就繼續找工作。

我媽叫我別喪氣加油,還說了些鼓勵的話,就走了。等我收拾完,我卻沒有第一時間找工作,而是直接去了老頭的花圈店。

這次我的態度明顯轉變了,對他笑臉相迎。因為玉珮這事是造不了假,他沒有一雙慧眼,是看不出我這玉珮的好壞的,只是,他說那充氣娃娃會再來找我,可我也沒找著啊。

我便問他,「陳叔,我最近是挺不順的,昨天是我有眼不識泰山,還請見諒。」

他說也別見外了,早就料到我會來,還是先拿錢,就辦事吧,說完伸了倆手指頭。

我二話沒說,直接摸了摸口袋,拿出了錢包,給了二百放在他手上。

陳老頭點點頭笑著說道:『拿錢辦事,這才對嘛,嘿嘿。我來給你指點指點迷津。」

 

 

文章轉載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