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李敖胡因夢離婚協議高價拍賣:遇到一個渣男,需要消化三十年

原標題:李敖胡因夢離婚協議高價拍賣:遇到一個渣男,需要消化三十年

本文配圖選自李敖胡因夢照片。

消失在公眾視線已久的臺灣作家李敖最近突然上了頭條——他和胡因夢的離婚協議書將於12月份拍賣,其中還包括12張照片以及李敖親筆題的詩。

第一反應是為胡因夢鳴不平,上輩子到底做了什麼孽,一段已經結束了37年的婚姻,還不能被放過。

82歲的李敖自爆還有三年可活,於是他決定做一檔節目《再見李敖》,與家人、友人、仇人做個最後的告別,其中就包括他那“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傷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前妻胡因夢。

因為身體原因這個節目一直沒有做成,然而誰都沒想到,李敖與胡因夢的了斷居然是以這樣一種方式開篇。

狂妄和風流是世人給予李敖的兩大標籤,他本人也一直頗為自得,可是對於曾經生活在他身邊的胡因夢來說,這裡的每一個標籤都是噩夢。

胡因夢被稱為“七十年代臺灣第一美女”,風頭甚至一度蓋過了同時代的林青霞。有人曾這樣形容她們倆:“林青霞之美像國畫,劍眉星目間有大幅潑墨的富貴感,胡因夢就是小品,筆法雋永古典。”

從小家境優越的胡因夢就像從偶像劇裡走出來的人物,不光顏值高,而且多才多藝,上學時成績優異,喜歡舞蹈、繪畫,在文學、喜劇方面都有造詣。24歲憑藉《人在天涯》輕鬆拿到金馬獎,她的未來被無數人看好。

胡因夢從輔仁大學畢業時,男生中有一句廣為流傳的名言:“從此輔仁大學沒有春天。”

學霸、紅星、美人……她太完美了,命運彷彿對她一直眷顧,誰知道原來命運給這一切都標好了價格,代價就是讓她在26歲時遇到李敖。

胡因夢和李敖曾是鄰居,打小就聽說了這個狂人的諸多奇聞異事,兩人在飯局上認識,那時李敖身邊坐的還是他當時的女友劉會雲。

劉會雲也是才女,和李敖相識於他剛剛出獄,人生最困難之時。正是劉會雲的穿針引線,介紹遠景書局老闆與李敖認識,後者才得以復出,出版了《獨白下的傳統》,震驚文壇。

劉會雲在這段感情中很沒有安全感,李敖打著精神獨立的旗號,堅持同居反對結婚,慢慢地,劉會雲終於接受了這個現實時,胡因夢卻突然闖進來了。

這一次的會面,天雷勾動地火,李敖傾慕胡因夢的美貌,胡因夢欣賞李敖的才情。那個認為一紙婚書是束縛,堅持不肯走進婚姻圍城的李敖,和認識了不到8個月的胡因夢,結婚了。

所以姑娘們,都長點心吧,千萬不要自我麻痺,當一個男人搬出一百種理由拒絕與你結婚時,真正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他不夠愛你。

婚禮當天,胡因夢不顧家人反對穿著睡衣逃出來,在李敖家的客廳裡簡簡單單地舉行了儀式,婚紗就是那件睡衣。當時的人們都說他們是絕配,最美的臉遇到了最聰明的腦袋。

然而這段才子佳人的神話僅僅維持了三個月,就因為一場羅生門公案而分道揚鑣,這場公案就是把李敖第二次送入監獄的“蕭孟能訴李敖財產侵佔”案。

蕭孟能和李敖曾經是最好的哥們,蕭孟能是《文星》的老闆,1965年雜誌被查禁,書店被迫關閉,債權人盈門,蕭孟能不得不逃往智利暫避。

行前與李敖簽訂一份委託對方代管“在臺個別或共同之全部與金錢財產有關事項”的“協議書”,將超過2000萬元的家產託付給最信任的李敖代管。誰想回來之後,錢不見了,兩個人由此撕了逼。蕭孟能把李敖告上了法庭,李敖罪成,被關了六個月。

這段案子至今分成兩派,倒李派說李敖是無恥之徒衣冠禽獸,挺李派認為蕭孟能是受人挑唆誣告李敖。但是作為李敖當時妻子的胡因夢坐到了證人席,公開支援蕭孟能,這就很微妙了。

胡因夢在其自傳《死亡與童女之舞》中也談到了這件事,認為自己是幫理不幫親,以公正的姿態挺身而出。因為這件事,胡因夢看出李敖並非“具有真知灼見又超越名利的俠士”,而只是“一個多欲多謀、濟一己之私者”,乃“暗自在心中打定了去意”。

事情鬧到這個程度,婚姻也是回不了頭了。離婚是李敖提出來的,在他看來,胡因夢此舉無異於赤裸裸的背叛。

胡因夢迴憶起兩人當年的離婚情景仍頗為感傷:“當天下午李敖拿著一束鮮花,打著我送他的細領帶,在律師的陪同下來到世界大廈準備和我籤離婚協議書。”

胡因夢說:李敖只想征服女人,想把她物化成一個自己的戰利品。

愛上一個李敖這樣性格的男人,註定是一場悲劇。他醉心於隨時隨地開啟的罵戰,可以若無其事的把自己的風流史拿出來炫耀,在他眼裡,與漂亮的女人談戀愛不過是自己的一種資本。

他可以大言不慚的對女友劉會雲說:“我愛你還是百分之百,但現在來了個千分之千的,所以你只能避一下。”

他也可以在記者招待會上調侃胡因夢說:“我是個完美主義者,有一天,我無意推開沒有反鎖的衛生間的門,見蹲在馬桶上的她,因為便祕滿臉憋得通紅,實在太不堪了。”

胡因夢後來交了小六歲的男朋友,還生過女兒,卻再沒有結過婚,大概是見過了鬼,從此怕了黑吧。

然而李敖不在乎這些,沒過幾年他就娶了小自己三十歲的女大學生王小屯,卻仍念念不忘曾經的美豔前妻,幾十年如一日的消費著,調侃著,嘲笑著,惡言冷語像一把把鋒利的冷刀,一刀刀插在胡因夢的心口。

他說胡因夢走火入魔。

他拿出照片批判前岳母面目猙獰,行為可惡。

他說未婚而孕、獨自撫養女兒的胡因夢“生活不檢點、輕易分手、不敢結婚......”

單單是在脫口秀《李敖有話說》中,胡因夢被罵了七十多集。

如果你看了李敖在離婚時發表了一篇宣告,你就會了解這一切有多麼諷刺。

他說:

一、羅馬凱撒大帝在被朋友和敵人行刺的時候,他武功過人,拔劍抵抗。但他發現在攻擊他的人群裡,有他心愛的人布魯塔斯的時候,他對布魯塔斯說:“怎麼還有你,布魯塔斯?”於是他寧願被殺,不再抵抗。

二、胡因夢是我心愛的人,對她,我不抵抗。

三、我現在宣佈我同胡因夢離婚。對這一婚姻的失敗,錯全在我,胡因夢沒錯……由於我的離去,我祝福胡因夢永遠美麗,不再哀愁。

一個是凱撒,一個是布魯塔斯,口上說錯全在我,胡因夢沒錯,可在此後的三十多年卻從未放過。人前道貌岸然一身灑脫的是他,事後小肚雞腸尖酸刻薄的還是他,隨隨便便就對一段感情鞭屍,最晚期的直男癌也不過如此吧。

李敖的怨念有多重?03年,胡因夢50歲生日時,李敖送去50朵玫瑰。有傳言稱胡因夢很高興,但李敖卻說“只是為了提醒她,你再美,也已經50歲了”。

這些年,李敖又念起了胡因夢的好,時不時傷感一下舊情,還抨擊湯唯在《色戒》裡的美不及胡因夢十分之一,儼然是個十足的精分患者。

我有個朋友最近也正在被前男友糾纏不休。這個男生名校畢業,頗有才華,據說人長得也挺帥。交往時,男生有些看不起朋友,嫌她長相平凡學歷一般,常常暗示朋友找自己是高攀,配不上自己。

後來,這個男生要在北京創業,朋友二話沒說就辭掉了老家高薪的工作,買了來北京的車票,沒想到人還沒上高鐵,就得知了對方劈腿的訊息,整個人生都快崩塌了。

她一怒之下改簽了車票,拖著兩箱沉重的行李去了一個親戚朋友都沒有的上海。後來的故事很勵志,她從零打拼,如今年入幾百萬,還認識了現在的老公,結婚買了房子,夫妻恩愛生活美滿。

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已經結婚生子的前男友跑出來了,翻出了兩人曾經的情書電郵,日日表白,死纏爛打,稱“錯過你有多後悔,你才是我今生最愛的女人”。

看不起我的是你,說最愛我的還是你。這是精分嗎?當然不是,這是深入骨髓的自私。

李敖同樣如此,他算盤打得不知道有多精,胡因夢這三個字意味著數不清的流量。懟前妻也好,懷念前妻也罷,都是花式吸睛的噱頭。習慣了被捆綁消費的胡因夢對此淡淡一笑:他的活法裡,太多商業運作。

李敖帶給胡因夢的,除了傷害,還是傷害。哪有什麼佳人才子的神話,不過是一場遇人不淑誤招渣男的戲碼。在感情世界裡,李敖愛的只有自己,他所有的愛恨和失控,都只是在掩飾他的自私。

生活中有太多這樣的男人,他們是表演型人格,或者說是戲精本精,才華橫溢,激情澎湃,身上彷彿有萬丈光芒,靠近一點都要被灼傷,餘生都要自己去療傷。

一團火永遠燒不沸一片海,相比於李敖的歇斯底里,冷靜沉默的胡因夢曾這樣迴應道,“多年來,他這樣不斷地羞辱我,對我,是一個很好的磨練。”

誤食一顆老鼠屎,也不過是拉幾天肚子,誤識一枚渣男,卻要用三十幾年來消化,這份代價,實在太大了。

妍妍的囉嗦:

對於我們這些凡人來說,分手後的最佳狀態,是相忘於江湖。

雖然參與過彼此生活,但告別後,我只會留下我想留下的記憶片段,其實和那個人,早已沒什麼關係。

時隔幾十年,還被反覆提及,無論是讚美還是挖苦,都是因為“執念”,因為心裡從沒放下過吧。

挖苦別人的同時,自己難道不費腦細胞嗎?或許才子的腦細胞太豐富,實在無處消耗。

很多大才子的情感故事都非常奇葩的,像英格瑪·伯格曼和烏爾曼;像薩特和波伏娃;像徐志摩和林徽因。

也許這種不走尋常路的愛情橋段,也是為了增加他們人生的傳奇性呢。鬼知道。

我還是安於擁有一份簡單的人生。

妍妍

斑馬:青年作家、諮詢師,壹心理最佳專欄作家,公眾號【油炸綠番茄】(ID:tomato2050)創始人,微博@斑馬的後花園。新書《從今天起,不活在別人的期待裡》各大渠道同步熱賣中。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