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寒冷冬日,設計師該為無家可歸者做點什麼

原標題:寒冷冬日,設計師該為無家可歸者做點什麼

這幾天,北京的空氣變得格外凝重。初冬零下五度的北京,暫時沒找到住處的人們,被迫睡在臨街的路上。這些為城市的今天做出貢獻的人們,也需要有一個穩定的生活基礎,哪怕只是一個安全的、可以睡覺的地方。

設計的核心是解決問題,如何低成本的解決問題,也是一個設計師的責任。今天小滴要分享的是,幾位來自世界各地、有責任感的設計師為無家可歸者設計的“溫暖”庇護所,一起看看吧!

01

3D列印微社群

在價格高昂且增值迅速的城市土地面前,對無家可歸者的安置問題,顯得無從下手。如果不能在水平地面解決,那就考慮下垂直角度吧!

來自紐約的創意工作室framlab發起的“Homed”計劃,瞄準通常被塗鴉和廣告牌佔領的建築物外立面,設計了一套由六邊形房屋模組打造的3D微型社群。

這些由氧化鋁包裹而成的模組,不僅能抵抗冬日的嚴寒,在夏季它又是一個涼爽的空間。臨街的一面是配有二極體的亞克力智慧玻璃,住戶可透過玻璃觀賞室外街景。但從室外看,卻呈現出可以保護隱私半透明狀態。夜幕降臨時,智慧玻璃可作為電子屏,展示數字作品、公共資訊以及商業廣告等。

空間內部是由可降解的生物材料3D列印的傢俱、櫃子等裝置,社群還設計有方便住戶出入的樓梯和電梯。這個建築本身旨在創造一個平等、安全的流浪人中心。

02

找到新家

來自芬蘭拉蒂大學(Lahti University)的10名學生,發起了一個研究專案名為“找到新家”(Rehome),旨在為迫不得已突然離開家的人們提供應急幫助。該專案可以滿足包括睡眠、隱私和社會交往等在內的最緊迫的人類需求。

這些傢俱使用的是膠合板和硬紙板等低成本材料。設計時還特意在每個部件上開了一個特殊的、方便拆裝的槽。 “這些傢俱可以以較低的成本高速生產。僅上圖的床在一小時內就能生產大約3500張,且組裝不需要任何輔助工具。”該團隊的一位設計師介紹說。

對於隱私問題,可用一組簡單的紙板阻隔。團隊中的一位設計師羅莎 - 瑪麗亞·托爾凡寧認為,無論任何時候在一起吃飯都很重要,於是傢俱中還特別設計了這樣一張餐桌和一套凳子。

這些傢俱曾在今年的赫爾辛基設計週上展出,雖然它們在設計之初,首先考慮的是流離失所問題。但設計者們希望人人都有一個溫暖的家,傢俱就可以成為派隊和露營專用了。

03

豆莢小屋

龐大的外來人口是不少大城市普遍面臨的問題,據統計,倫敦市露宿街頭的人數,大約佔到了英國國內的近三分之一。懸掛式豆莢小屋(Floating sleeping pods),是倫敦的建築設計師詹姆斯·弗茲(JamesFurzer)為街頭流浪者設計的遮風避雨的地方。

設計師弗茲說豆莢小屋的設計靈感,來自城市的設計者安裝銳刺等驅逐流浪漢的一些不友好舉措。

小屋可通過梯子進入,包含一張床和臨時的小型生活空間構成。小屋牆體設有隔熱保護,由三合板和鋼架搭成的小屋將會被掛在城市建築上。

豆莢小屋安裝時,設定在不影響路人正常行走的高度。弗茲曾設想為它們新增太陽能電池板,但目前小屋內沒有供電。

04

廣告牌小屋

朋友的一句“我可以住在廣告燈箱”的玩笑話,激發了斯洛伐克建築師米甲·波蘭克(MichalPolacek)為無家可歸者做點什麼。

波蘭克把他的專案稱作“格雷戈裡計劃”,他把目標鎖定在路邊大型的霓虹燈和廣告牌上。加寬了它們的厚度,設計的一居室住宅,內含廚房、臥室和浴室,並由太陽能電池板供電,或藉助廣告牌的電量。

建築師波蘭克說,建造房屋的成本可以被廣告牌的廣告收入來填補。他希望這個小而功能齊全的房屋能幫助無家可歸的人回到正常生活,找到一份工作,最終有一個更好的居所。

05

未來旅館

未來的城市是多變的,你是否想過會居住在由九個房間組成的可移動閣樓上,躺在床上去俯瞰城市?或擁有一個由梯子或廣告牌組成的房間?

未來旅館 W(ego)的設計者是來自荷蘭的MVRDV建築設計工作室。面對氣候變化、資源減少和人口快速增長, “未來旅館” 提出了一個更適應未來居民需要的新的城市模式。

任何人都可以來到這個閣樓,選擇自己的夢想居所。無論是以家庭為單位、學生黨,還是無家可歸的流浪者。居住者相互協商,並捍衛自己的觀點,總之,是共同創造更美好的未來。

有人說好的設計就是以人為本的設計。同時,好的設計不僅僅是錦上添花,它更應該是雪中送碳。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