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生母協助老公猥褻親生女兒vs朱冬殺妻案,悲劇的根源到底在哪裡?

加關注

微訊號:tianmidedazao

甜蜜的大棗844

生母協助老公猥褻親生女兒vs朱冬殺妻案,悲劇的根源到底在哪裡?

作者/琴臺      圖片/來源於網路

01

8月3日,廣州白雲區一個父親暴打十六歲的女兒,說出口的理由是女兒偷吃別人家的東西,實際上,卻是因為女兒不想讓親生父親猥褻惹惱了他。

更奇葩的是,這個事兒,居然是女孩兒的親生母親協助的。

女孩兒的母親今年35歲,目前懷了第六胎。她長期帶著六歲的小女兒睡一個床,讓16歲的大女兒和父親一個床睡。花季少女被親生父親多次猥褻,不僅在家裡猥褻,他家開了一個店,據鄰居反映,這個禽獸多次白天在店裡猥褻親生女兒。

父親是禽獸,母親居然在警察詢問“是想讓老公回家還是讓女兒回家”時,想都沒想就要老公回家。警察當然不會放了那個禽獸,這個35歲的女人於是痛罵自己的女兒,認為女兒毀掉了這個家,稱沒有老公這個家就沒法過了。

為什麼沒法過了?因為她和孩子都要依賴這個男人賺錢才能活著。

這樣一個老公為什麼還要生第六胎,女人給出的理由是沒錢打胎。

一個35歲的女人,居住在廣州這樣的沿海城市,口口聲聲男人不賺錢自己就得餓死,這是一個什麼概念?為了男人能夠養家,她討好的把親生女兒送到禽獸的床上,這種極品行徑,如果不是真實發生,再奇葩的編劇都不會寫出這樣的情節。

編劇寫不出的,現實生活發生了。

真實的人生永遠比電視劇更狗血,因為,人性之卑鄙和殘暴,超出想象。

譴責豬狗不如的那個男人?他就是個天生的人渣,只有牢獄和刑罰才能約束,對於這樣的人渣,過多渲染筆墨於事無補。我想寫的是那個35歲的女人,一個母親為了一己苟且偷生,居然把親生女兒送到老公的床上去,這種協助,在法律上沒有被判刑的根據,但是,她不該受到處罰麼?

到底是怎樣的父母教育出了這樣的敗類!

這個女人中的敗類,不僅是16歲的大女兒的媽媽,還是其他四個孩子的媽媽,肚中還有一個,這樣一個母親,這樣的心智,對於哪個孩子不是沒頂之災?

沒有錢打胎,沒有錢生活,離開男人就得死,這種認知在男女同工同酬的今天,聽起來是不是像個笑話?

這樣的笑話,不止她一個。

這樣的女人,如果讓她來控訴老公的渣,肯定也是滿紙辛酸淚。俗眾的慣性是看到辛酸淚就振臂高呼“打倒渣男”,又有多少人能想到,渣男的渣既然不可救贖,有些女人為什麼還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給渣男機會傷害自己?

知道他是渣男,卻死命抱著一個人渣不離開,這是悲劇的根源所在。

02

近日上海朱冬殺妻案正式開庭。

新婚一年,案犯朱冬親手扼殺了妻子楊俐萍,屍體放到冰櫃裡冷凍了三個月。這三個月中,朱冬用妻子的微信和妻子的父母朋友保持聯絡,其間,透支了妻子的信用卡,轉賬了她支付寶的錢,甚至拿妻子的身份證和其他女人去酒店開房。

這樣一個極品渣,他的母親居然說:“我兒子是一個很乖很膽小的孩子”!

可笑吧,無語吧。

之前一篇文章中我有寫過這個案例,蒐羅素材時發現,朱冬對楊俐萍有進行精神控制,不讓她和其他男性過多接觸,所有社交工具都要遮蔽掉。看到那些資料,當時的想法是這個女孩兒太軟弱了。

現在案件進入開庭階段,其他一些細節漸漸浮出水面。

楊俐萍是個內向文靜的美女,中意的偶像是日本搖滾樂手MIYAVI,朱冬的外型和耍酷裝扮和MIYAVI很相近,這大概也是楊俐萍喜歡上朱冬的原因所在。

外型吸引可以成為愛情的開始,深入交往後,決定一段感情走向的,應該是人品。

朱冬的人品婚前就暴露了。

2015年2月,距離楊俐萍和朱冬結婚還有三個月,楊儷萍發了一條微博:“前幾天微信刪了,找我就簡訊或者電話,也不知微博活著的人有多少,女性隨時OK,男性有被刪除的危險,在未來的48小時,微博也要戰敗了,開始陸續刪人,這不是演戲,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還沒有結婚已經意識到和這個男人在一起會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看到了危險,為什麼不分開?

很簡單,因為對這個男人充滿了迷戀,迷戀到明知危險也要一意孤行,迷戀到用幻想來自我欺騙:也許什麼都聽他的給他更多的愛他就能變好呢。

為了表達自己的忠誠不貳。結婚時,楊俐萍連一套婚紗都沒穿就嫁了朱冬。婚後,她主動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以前討厭大蒜等有刺激性味道的食物,現在開始跟著朱冬一起吃;以前喜歡時髦裝扮的風格,因為朱冬不喜歡,現在都穿休閒的運動衛衣衛褲;朱冬不喜歡她聯絡家人,於是減少了和親生父母見面的時間;朱冬不喜歡她和別人有交集,於是她連朋友圈都很少發了;朱冬經常賭博並透支信用卡,楊俐萍不僅拿出自己的全部工資,還到處借錢幫他還債……

她拼盡所有做了愛情的孝子賢孫,結果呢,新婚不久,朱冬就出軌了。

這個時候離婚還不算晚,但是,楊俐萍沒有離。

03

沒有橫空出世的悲劇,所有悲劇都是一步步循序漸進釀成的。

之所以有人認為悲劇突兀,是因為缺少敏銳的觀察力,疏忽了很多本來就已經存在非常明顯的徵兆。

楊俐萍的悲劇也是如此。

據凶手朱冬交代,之所以殺掉妻子,是因為旅行過程中自己沒有訂好票,妻子一再嘮叨,自己才一時震怒行凶,他稱自己屬激情殺人,妄圖以此逃脫罪責。

公安調查卻發現,殺妻之前,朱冬買過好幾本有關如何殺人的書,冷凍楊俐萍屍體這個細節和書中描述極為接近。

楊家人認為朱冬是蓄謀殺人。

我非常認同這個觀點。

很多人疏忽掉一個細節。朱冬在殺人之前,早已經再次出軌了,只不過楊俐萍尚未發現。

按照我的推理,朱冬雖然各種控制妻子,實際上,他內心早就煩透她了,甚至極有可能多次想過離婚。

但是,楊俐萍離不開他。即便被控制,即便他出軌,即便已經確定自己所遇非人,楊俐萍還是沒法離開這個男人。

沒法離開,又心懷怨氣,怨懟自己怎麼嫁了這樣一個人,所以,生活小節上肯定會各種挑剔嘮叨。

這種挑剔嘮叨在正常夫妻關係中太過常見,但朱冬不是正常人,這個生活上的lowser內心卻自高自大自戀如君王。

沒人知道他從哪天開始動了殺機。到最後,出手殺人那一刻,十分決絕。一般被手扼殺的人會有掙扎和呼喊,楊俐萍被扼殺時,朱冬自己交代,既沒有掙扎也沒有呼叫。這就說明,他一下手就是狠的,狠到她壓根沒有能力來掙扎。

夫妻一場,她為他做了那麼多,他對她卻只有置之死地而後快,可怕不可怕?

用渣來形容朱冬,已經玷汙了渣這個字。

看著視訊中哭倒在地的楊母,長嘆一聲:楊俐萍本可以不死的。

和朱冬有染的女人太多了,為什麼只有楊俐萍成為他的妻?為什麼只有楊俐萍死在他的手下?

朱冬不配為人,楊俐萍呢,到底什麼原因讓她承受了這樣的滅頂之災?

這才是值得所有女性思考的問題關鍵。

04

心理學上有個詞:消極性人格失調症。

用生活化的語言來描述,就是一個人沒有自我,過於自卑,不認為自己值得被珍重以待。患有這種症狀的女性,兩性關係中,始終是跪著的。

協助老公猥褻親生女兒的那個35歲的女人是跪著的,被朱冬殘忍殺害的楊俐萍也是跪著的。兩性關係中處於跪著狀態的女性,不是沒有獨立的能力,而是壓根就沒有獨立的慾念。在她們心中,男人就是天,愛情就是一切,離開男人離開愛情,女人的一生就沒有意義了。

前兩天,接連寫了兩篇有關彩禮的文章,各種奇葩觀點推陳出新讓人歎為觀止,有讀者留言:有關彩禮的討論一下子鑑別出棗姐讀者的群體和屬性了。

太一語中的了。

讀者激烈討論彩禮表達的是個人觀點,這些觀點讓我看到的卻是讀者的群體和屬性——我完全沒想到,我的很多讀者居然是這樣的!

是否應該天價彩禮沒有裁判可以裁定,有個事實卻顯而易見:支援天價彩禮的,基本都是婚姻不幸福遇人不淑的;支援零彩禮的,都是婚姻美滿家庭幸福的。

拎出這張底牌,就更能理解為什麼有些人要支援天價彩禮了——因為自身壓根不具備獨立的能力或者勇氣,所以才寄望用彩禮來保證個人幸福。

不少讀者,因為我提倡不要彩禮跑到後臺破口大罵,但凡這種潑婦行徑的,統統直接拉黑——我以自己的文章被這樣的讀者閱讀為恥。

不是不想渡化她們,而是她們壓根不具備被渡化的潛質,所以,她當她的怨婦,我寫我的公號,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吧。

彩禮只是人生中一個微不足道的點,藉由這個微不足道的點透露出的資訊讓人震驚。

我以為現在這個社會男女真的實現平等了,事實卻是,很多女人只不過口頭上的女權主義者,內心深處,她們還是把男人當成天的。只有把男人當成天,才會寄望嫁一個人就從此被妥帖安放,人生完全交付給對方打理就行了。

當真結了婚,沒有被妥帖安放,於是後悔,不是後悔自己不夠獨立,而是後悔沒要天價彩禮,她以為讓男人割肉花了太多錢就會對對方有震懾,從而確保自己在婚姻中高枕無憂了。

這種奇葩思維是一個新時代的獨立女性該有的思想嗎?

那個住在廣州的懷了第六胎的35歲的極品母親說:“我沒法養活自己。”

她真的沒法養活自己嗎?

不,是她壓根就不想養活自己。

眾多在婚姻中不幸的女人說:“離婚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兒,孩子怎麼辦,未來遇不到合適的男人怎麼辦?”

理由一大堆,所有理由的背後,關鍵原因就一個:缺乏自強自立的勇氣,缺乏自己擔負自己人生的勇氣,缺乏離開男人也能活得很好的勇氣。

沒有這種勇氣,想要擁有幸福人生,很難。

棗姐接受情感、生活諮詢的兩種方式:

付費諮詢:500元/小時,直接加棗姐個人微信zaojieqintai私聊(註明諮詢)。

免費諮詢:公眾號後臺留言,或者加棗姐個人微信zaojieqintai留言,等棗姐得閒再回復。

所有免費諮詢均預設為允許使用素材。謝謝。

琴臺:《讀者》《意林》簽約作家。

公眾號:甜蜜的大棗

公號ID:tianmidedazao

甜蜜的大棗

原生態集美小店

蘋果機寶寶打賞掃上方二維碼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