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大王氣數盡,賤妾忙換人。

一個讀者跟我說她以前是舞蹈演員,得過省級獎,原本前途無量。男友是學理工的,7年前就年薪20萬左右。郎才女貌,這段感情被所有人祝福。結果6年前的一場車禍,女孩腳踝粉碎性骨折,不但舞蹈生涯結束,連走路都一邊腿長一邊腿短。在最痛苦的時候,男友離開了她。 

她很多很多次想到死。她說那段時間她躺在醫院裡,就整夜整夜的睡不著,就看著樓下的路燈從開到關,天又亮了。

女孩家裡給她請了很厲害的律師,一共索賠兩百多萬。

女孩也一直在堅持理療,經過幾次大手術,現在走路慢一點的話,基本看不出來跛。

男友在這個時候又回來了(其間他也在外面找了一圈女朋友,都不合適)。

立刻很多人跳出來反對,認為全世界的男人死光了女孩也不應該再選擇這個男人。但是女孩經過深思熟慮,還是重新接納了他。現在他們已婚,日子過得平淡幸福。

“當生活沒有遇到考驗的時候,我們真的很合拍。”女孩說,“就算換一個人,怎麼保證生活再不遇到考驗呢?”

“愛情在很多時候的體現不一樣,有的夫妻倆平時又吵又打,生死存亡的那一刻丈夫把生的希望留給妻子。有的愛情在日常生活中特別好,一到關鍵時刻就稀湯了。想要兩全很難。”

她還說了很多男方回頭的理由,比如不僅僅是看中她的錢,還由衷地覺得她很堅強,以及他自己也有負罪之心,云云。我也覺得這些話應該有它真實的一部分,哪怕很少。很可貴,這個女孩除了看到黑暗還看到明亮,理解冰冷世事,從此不會再相信世上有灰姑娘。她知道自己必須變好,不拖累任何人,不說光芒萬丈至少也要與人匹配,才能理直氣壯地擁抱生活。

有點心酸不是嗎。我們曾經都是相信瓊瑤的人,最後都被生活傷得千瘡百孔,最終失去了信任的樂趣。

但是我們馬上又找到其它的樂趣,那就是明白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情之後,我們不會變得懶惰、依賴,而是要毫不懈怠地經營自己。

也有極少數真正偉大的愛情,那都是寫進小說戲劇,要千古傳唱的,而且大多數人,配不上那麼偉大的愛情。

人們喜歡說“勢利小人”,勢利是這個社會的常態,與小不小人沒有什麼關係。以前我沒寫公號的時候,我到處找出版社給我出書,恨不得跟編輯磕頭求求人家看看我的稿子,編輯連理都不理我。現在號做大了,一個以前我求過的編輯來找我約稿,微信裡各種飛吻各種玫瑰各種比心;以前我沒錢的時候,大雄對我頤指氣使,他開個酒店招不到服務員就喊我去端菜,一天給我開70塊錢的工資還覺得對我是天大的恩賜。現在我臉一黑他就馬上自我檢討;我有一個做公號的朋友說她公婆看不上她,從不到她家裡來,現在她年入千萬,公婆看到她都哆嗦。  

你要問我過去那些事情,有沒有讓我心懷芥蒂。沒有。只有利益。任何出版商,只要給我最大的利益,我們就可以合作。我的男人,只要調整好自己,同樣努力進步,不嫉妒不懶惰,我們就會一直攜手。勢利不是一件壞事,在事業上它讓我們不懈地努力,以免一生碌碌無為;感情上它讓我們一直存在危機感,而不是隻想以“愛情”之名去佔便宜。

我們要用一生學習握手。懂得合作和價值交換的人,遠遠走在前沿。

人類生來孤獨,四處貪圖,多數人貪圖不到就責怨。其實少問問世界為什麼勢利,多問問自己憑什麼得到,世界就會變更好。我喜歡文章開頭那個女讀者,她用溫柔抵禦世間冷硬,理解、開闊、明瞭、不計較,今天仍然活得像花一樣美好。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