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對於獨立製作人來說,作品就像一面折射自身靈魂的鏡子

鋒芒智庫

品牌立論 | 口碑行銷 | 輿情資料 | 策略諮詢

文|玖肆

獨立製作人中心制讓節目生產者們遠離吃“大鍋飯”的工作模式,同時也成就了一批有想法、敢創造的優秀製作人。與其說他們的喜好凸顯了作品風格,倒不如說是他們對某一方面長久的熱愛和鑽研賦予了節目靈魂,而最終呈現的節目也折射出他們內心的感悟。

“臉盤子那麼寬,心思卻細膩得驚人。”這是網友對韓國最TOP的金牌製作人羅英錫的評價,而這樣的感慨是基於所製作的節目而發。

韓國著名綜藝節目導演 羅英錫

人們常說藝術作品是創造者將其最真實的意識形態外在化、具象化,同理也可用到綜藝節目與節目製作人之間的關係。對於節目團隊的獨立製作人來說,其製作的節目就像一面折射自身內心靈魂的鏡子。

而如今,隨著綜藝節目市場的蓬勃發展,製作人中心制也逐漸在各個衛視平臺推廣開來,每一檔“現象級”節目的核心靈魂都與製作團隊中的某個人密切相關,從而也讓一批優秀的製作人從幕後走到臺前被觀眾所熟知,諸如:洪濤、吳夢知、廖珂、岑俊義。他們長期在電視行業裡摸爬滾打,深耕擅長的內容,凸顯個人風格,同時也帶著團隊創造了帶有明顯個人標籤又為觀眾所愛的好節目。

1

獨立製作人中心制,

是體制內普遍的管理模式

獨立製作人中心制這一管理模式的核心在於,平臺方堅持內容為王,為製作精良的節目採用扁平化管理模式,一切部門、機構都圍繞獨立製作人和節目團隊來設立,全力為製作團隊服務。

湖南衛視是最早採用並實現製作人中心制的衛視訊道,早在2001年,湖南衛視在第一次改革中就推行全員競聘制、欄目製作人制、欄目淘汰制。如今,湖南衛視內部大約有大大小小30多個團隊,每一支團隊都有其特色,負責不同節目的策劃,這樣能夠保證數個團隊齊頭並進,同時也能保證品牌欄目的更新、季播欄目的創新。

各節目團隊都以製作人的名字命名,如業內熟知的梁書源團隊、王琴團隊、陳歆宇團隊等等。隨著湖南的大型季播專案越來越多,更多時候是組合多個團隊進行大軍團作戰,例如《我是歌手》當年由洪濤團隊操刀,同時整合了其他三四支團隊的編導,從而充分激發出員工的主觀能動性和創造力。

東方衛視、浙江衛視也在近幾年開始進行改革。《中國新歌聲》的推出是浙江衛視製播分離的標誌,不過從2013年開始浙江衛視也採用了獨立製作人管理模式,從內部競聘產生8位製作人設為常規崗位,並以製作人為核心形成團隊進行競標,競標成功後獨立完成節目製作。當然在節目製作方面,並非完全按照一個團隊負責一個節目這種方式,在遇到大投資大製作方面,通常由節目中心領導掛帥總製作人,由多個團隊聯合制作。

前東方衛視中心總監李勇上任之後,提出“方向明確、類別領先、模式有力、製作極致”的節目創作理念,確立了以節目團隊和獨立製作人為中心的機制, 授予他們六大權力。即創意自主權、專案競標權、團隊組建權、經費支配權、收益分享權、資源使用權,約定其相應承擔的風險。

同時,採取扁平化管理架構,在外圍設立“三中心”和“三部門”,為“聽得見炮聲”的一線節目製作團隊提供支援,實現製作生產和內容創新方面的充分放權、充分授權。這一改革取得很大成效,獨立製作人團隊各自發揮所長,在旅行真人秀、喜劇節目、脫口秀系列等門類中生產出大批品牌綜藝,其中《極限挑戰》成為國民綜藝,是國內劇情綜藝的領頭羊。

除了湖南、上海、浙江這三家衛視外,還有深圳衛視、安徽衛視等平臺也先後進行了改革。節目團隊和獨立製作人這一管理政策的提出,給節目團隊和製作人更大的主觀能動性。而體制外的節目團隊也大都採用工作室構建,比如愛奇藝VC工作室製作完成口碑與流量超凡的網綜《偶滴歌神啊》《大學生來了》等節目,這或許與網路平臺的節目大多都是製播分離,節目團隊工作量的不確定性有關。

2

深耕擅長內容,

凸顯獨立製作人個人風格

隨著我國綜藝節目市場的不斷開拓,節目的生產管理機制也在不斷的探索和轉變。從傳統的行政化管理到節目生產的製作人制,再到如今的獨立製作人制,節目製作人地位凸顯的同時,壓力也是隨之而來。隨著現象級節目的出現,筆者越來越發現,製作人的作品愈來愈凸顯個人風格,節目品牌與製作人捆綁持續加強。

簡單來說,提到《我是歌手》,就會想起宣佈結果“磨時間”的洪濤老師,提到《花兒與少年》,就會想起吳夢知“雞雜湯”般的溫暖文字,提到《舌尖上的中國》,就會想起前段時間宣佈離職的導演陳曉卿。每一檔“現象級”節目的核心靈魂都與製作團隊中的某個人密切勾連。

在節目品牌與製作人捆綁的同時,其實也是個人風格、意識形態的體現,甚至製作人的個人興趣會催生節目的靈感。比如,許多觀眾熟知洪濤應該是從《我是歌手》開始的。如今已是湖南衛視總監助理的洪濤老師,最初只是一名普通的工廠技工,他用熱愛音樂的心扣響新世界的大門,從普通技工轉行成為電臺DJ,後又加入湖南衛視轉型成節目導演。

《我是歌手》系列節目總導演 洪濤

當年《中國好聲音》的橫空出世,讓站在電視製作尖端的洪濤感受到了強烈的危機感,在危機感的衝擊之下,現象級音樂競技節目《我是歌手》誕生了。至於《我是歌手》到底多成功,已無需贅述。但洪濤在背後對於每個細節的把控絕對是讓這檔節目成功的關鍵因素之一。至此,這位總是對賽果製造懸念的“話嘮”老師深深地與《我是歌手》品牌欄目繫結在了一起。

除了洪濤老師,看過《花兒與少年》(之後簡稱“花少”)的觀眾對吳夢知應該也不陌生。她是“花少”的總撰稿人,後來廖珂離職後升為總導演。在《花少3》播出前期,吳夢知曾在微博中寫道:“一個故事,你只能不斷賦予它一些路徑,但最終,它會有自己的意志。”在“花少”這個作品裡,吳夢知的個人風格融入其間,和故事之間彼此聯接,卻又保持距離和意外。

在“花少”的每一期節目最後,都會有一小段與當期主題對應的總結文字,吳夢知自己稱之為“雞雜湯”,很受觀眾喜歡。有網友評價:有情懷又不矯情,正能量又不濫情,主旋律又不陳詞濫調,合乎時宜又不喧賓奪主,稱得上“文案界教材”。縱使之後有很多節目模仿這樣的方式來包裝節目,卻往往只是“東施效顰”。

其實,個人風格與節目捆綁諸如此類的例子很多,從湖南衛視的《超級女聲》到騰訊視訊的《明日之子》,“選秀教母”龍丹妮操刀偶像類節目自成套路,無論在體制內外都能遊刃有餘;前央視導演陳曉卿嗜美食如命,對美食研究頗深,著有美食散文隨筆《至味在人間》,最終給觀眾帶來了挑動味蕾和情感的美食紀錄片《舌尖上的中國》。縱然,陳曉卿導演如今已離職央視,《舌尖上的中國》第三季已易主他人,但恐怕聊起這個節目,都會想到這個拍節目時把存有兩千多家餐館美食資訊的手機掉進河裡而心疼不已的“吃貨”導演吧!

《舌尖上的中國》一、二季總導演 陳曉卿

獨立製作人中心制讓節目生產者們遠離吃“大鍋飯”的工作模式,同時也成就了一批有想法、敢創造的優秀製作人。與其說他們的喜好凸顯了作品風格,倒不如說是他們對某一方面長久的熱愛和鑽研賦予了節目靈魂,而最終呈現的節目也折射出他們內心的感悟。

出品 | 鋒芒影視輿情研究智庫

主  編 | 骨朵兒          責  編 | H U A

視  覺 | 武   略          校  對 | 阿   也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