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冷門新片評價不足千人,但打出了8.2的高分!

原標題:冷門新片評價不足千人,但打出了8.2的高分!

年紀越大,淚點越低,越怕看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一加上“真實事件”四個大字,電影裡的一切就變得更加能夠觸動人心。

最近手賤,又看了一部這樣的電影,看完心中久久不能平復。

《以女兒之名》

這是一部法國與德國的合拍片,取材自兩國一個非常有名的案件,目前豆瓣評分8.2分,僅有寥寥七百多人標註看過。

《以女兒之名》導演文森特·賈洪,他絕對是一位業界的良心導演,特別喜歡將鏡頭對準政界的各種醜聞、司法界的各種冤案。2011年,他將法國司法史上的著名冤案拍成了《推定有罪》

預審法官烏特爾,無視證人指控中存在的明顯漏洞,在沒有明確證據的情況下,就以涉嫌重大兒童性交易案的理由,逮捕了阿蘭等十幾位嫌疑人,並且偏執的認定嫌疑人有罪。

雖然最終案件得以沉冤昭雪,但這樣的罪名,卻將這些無辜的人們推向了深淵,生活支離破碎,人生軌跡從此改寫。可如此嚴重的後果下,瀆職的法國卻得到了豁免。《推定有罪》獲得了那一年威尼斯電影節上的歐洲電影標籤獎

這部《以女兒之名》,也是將鏡頭對準了一起司法不公的案件。

主人公安德烈(丹尼爾·奧特伊飾)與妻子有一兒一女。

可妻子出軌了鄰居德國醫生迪特(塞巴斯蒂安·科赫飾),兩人離婚。

安德烈帶著兩個孩子在法國生活,而妻子與醫生再婚之後,搬去了德國。日子一天天過去,兒女順利長大,安德烈也尋到了新的伴侶,生活漸漸向好。

一個暑假,14歲的女兒帶著弟弟去德國探望媽媽,沒想到這一別竟從此天人兩隔,安德雷沒有等到女兒安全歸來,等來的卻是冷冰冰的屍體。

繼父說,天氣太熱了,女兒是中暑而死的,可屍檢報告中的種種疑點,卻讓安德烈難以接受這樣的理由。小臂有針孔,下體有撕裂傷,並且有不明液體,更奇怪的是,法醫在做屍檢時,繼父竟然全程在場。

由此,安德烈堅稱,女兒並非死於意外,他在德國當場提出上訴。然而,德國檢方卻以缺乏物證,案子已經瞭解為由,駁回了他的申訴。

無奈,安德烈只能返回法國,開始了漫長的上訴之路。為了找到最直接、最有力的證據,安德烈不得不再一次開棺驗屍,可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女兒在下葬之前,內外生殖器官已經被全部摘除。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凶手為了掩蓋罪行,毀掉了證據,這也讓安德烈更加堅信,女兒是死於非命的,女兒的繼父有著強姦殺人的最大嫌疑。

一次次上訴,一次次往返於德國兩國,一次次通過輿論的施壓,德國檢方終於同意重新調取屍檢樣本,真相也漸漸明瞭。

此時,法國檢方定罪,判繼父30年監禁,可迫於德國的外交壓力,刑期又被減為15年。

可案子了結了,罪犯並沒有伏法,身在德國的繼父,依然逍遙的過著自己的小日子。

案子已經牽扯到了德法兩國的外交問題,德國拒絕引渡罪犯,也就是說,只要繼父在德國境內,他就可以逍遙法外。

面對司法部門明目張膽的庇護,案子只能繼續拖著,安德烈也終於看清了想要依靠法律求得公平正義幾乎是白日做夢,想要嚴懲凶手,只能靠自己。

萬般無奈之下,安德烈找人綁架了繼父,連夜將他扔到了法國境內,並且馬上報警。凶手終於得到了應有的懲罰,而安德烈也因教唆他人綁架,被判處一年監禁。

用自己犯罪的代價換取真凶伏法歸案,即使用上了這樣“以罪換罪”的慘烈手法,這一刻安德烈也等了30年,30年間,有朋友和家人的不理解。

甚至連律師都認為根本不可能而中途退出。

30年間,他從年輕力壯等到了兩鬢斑白,為了打官司,甚至關閉了自己的公司,不惜與整個司法系統為敵,一本刑法書,爛熟於心,他用鋼鐵般的意志,最終為女兒求得正義。

電影沒有刻意的煽情,一切都像紀錄片一樣平鋪直敘,可就是這樣的不動聲色,才越讓人覺得心痛。

最後,站在女兒當初離開的機場,安德烈說:“今天你就44歲了,我很想你。”瞬間淚目。

也許有人說,人死不能復生,女兒也不希望父親窮其一生,生活盡毀,只為她沉冤昭雪,可也只有為人父母,才能明白這樣的堅持意義何在。

責任編輯: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