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

《紫英傳奇》 第六章 二公主暗算韓龍 大和尚火燒道觀

《紫英傳奇》

作者 曾凡仲

第六章 二公主暗算韓龍 大和尚火燒道觀

卻說梅仙朝著金龜山那座道觀一路行去,後面跟著四和尚。這四和尚原本就是一個好色之徒,一路上都在不斷用言語挑逗那梅仙。感覺這和尚太過討厭,但是,畢竟現在父王還要靠他和他的幾個哥哥,也不便生氣,只是儘可能躲著他得了。到得湖邊,見湖面上沒有船隻,周圍也沒有人,只看見湖心有兩座小山,一座天橋,隱隱的還能看見一座道觀。她自小跟著三叔學水遁之法,今天終於能夠派上用場了。她讓四和尚等在岸邊,隨時準備接應她,他去道觀看看,偷了丹藥就回來。

和尚要跟去,梅仙說:“你又不會水遁,怎麼去得了?”

和尚嬉皮笑臉地說:“姑娘揹著和尚不就去了?”梅仙自然不會答應,和尚說:“其實,本和尚也有些本領的,不信,你看著!”話音剛落,已經撲通一聲跳進水裡。

梅仙聽說這和尚在水中能夠憋上一個時辰的氣,所以沒有管他,只默默唸了一通咒語,像一條蛇一般竄進水裡,瞬間沒了蹤影。

道觀裡沒有別的人,只有道長一人,仙風道骨,白髮長髯,正兀自搖著鵝毛扇,閉目養神。當此時,梅仙已經進入道觀,屏氣凝神,觀察道長可能將丹藥藏在什麼地方。道長非等閒之輩,他握扇子的手臂上,肌肉輕輕一跳,知道有不速之客潛入了道觀之中。說時遲,那時快,道長扇面一搖,幾道金光飛向了那梅仙。梅仙情急之中,甩開衣袖,只聽噗噗噗幾聲,金光不見了。

道長拍拍手叫道:“何方神聖到此,功夫不錯,只是怎麼偷偷摸摸的呢?還是現身出來吧,老道也好請你喝一杯清茶!”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手指一彈,一隻裝著滿滿一杯茶的棕色杯子“嗖”一聲就到射了梅仙口邊。

梅仙說一聲“感謝道長”,嘴脣一動,那杯子被她輕輕咬住,一仰脖子,那茶就倒進她嘴巴里了。

道長喊道:“姑娘,你可是柴王三女兒,人稱梅仙的不是?”

道長站起身來,收了扇子,也沒有準備再襲擊梅仙。

梅仙心想,你這個老道,功夫不過如此,也沒必要和你客氣。於是,她高聲說:“你這個妖道,既然知道本公主是誰,還不下跪?”

道長沒想到一個文弱的小女子,竟然這般傲慢無禮,生氣地說:“我奉勸姑娘一句,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不過就懂了一點雕蟲小技,也敢妄自誇大?”

梅仙說:“本公主也不和費口舌,只要你做一件事,就是拿出‘千年還魂丹’,不然,本公主要你好看!”

道長說:“我看你不是什麼公主,倒像是一個小潑婦。好吧,你有什麼本事,使出來吧!”

梅仙說:“好,本公主就不客氣了!妖道,你看好了!”

隨著一聲喊,梅仙衣袖一揮,無數飛刀連成一串,像一條繩子一樣飛向那道人,而且捲起一陣風。道人扇子一搖,那些飛過來的刀子居然停在空中,一動不動了。過不一會,梅仙已經是香汗淋漓,哪裡還有力氣抵抗。正在這關頭,和尚從天而將,一把鐵鏟朝著道長腦門拍來,雷霆萬鈞。道長一閃,躲過,趕忙用扇子架住。和尚鐵鏟一晃,一縷黑煙擋住道長眼睛,接著,那一縷黑煙變成巨大的火焰,在那巨大的鐵鏟裡燃燒,並且緊緊將道長纏住。道長終於緩過神來,鵝毛扇漫天飛舞,和那鐵鏟攪在一起,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火焰也是越燒越高。

和尚一邊與道長纏鬥,一邊喊梅仙趕快去找丹藥,梅仙趕忙去那道觀中尋找,很多東西被碰倒或者掀開,發出乒乒乓乓的響聲。道長和和尚纏在一起,一時間是打得天昏地暗,風起雲湧,就是誰也戰勝不了誰。鬥了很長時間,梅仙那裡什麼也沒找到,乾脆袖口裡飛出那一串飛刀,要來夾擊道長。道長毫無懼色,左衝右突,梅仙越來越沒了氣力。和尚雖然力大無窮,手中鐵鏟更是變化莫測,但是道長的一把鵝毛扇,像鋼刀、像箭簇、像飛鞭、像神槍……卷著風,濺起火,發出轟鳴聲,上下左右,帶著夢幻一般的光影,讓那和尚眼花繚亂,漸漸處於下風,快要支援不下去了。

和尚一邊打一邊喊話,讓梅仙趕快走,他隨後趕到。道長知道梅仙要跑,卻也無暇顧及,使出渾身解數,想盡快俘虜了和尚。可這和尚雖然處於下風,道長卻也一時間拿不下他。正在盤算用智謀擒獲和尚的時候,和尚鐵鏟晃一晃,連同人一起,普通一聲撲到了水裡,之後沒有了影子。

道長鵝毛扇一搖,那湖水捲起巨大波浪,和尚被捲到高空,又落下去。道士笑笑,沒有再去管那和尚,走進道觀,悠然自得地搖起鵝毛扇,仍舊閉目養神。

梅仙首先逃脫,等了半天才看見那和尚從水中冒出來,東張西望,怕那道長追來。等到確認已經安全了,才找了個地方坐下。梅仙有些疲倦,並且還有些飢餓,半天也不想站起來,倒是有些睡眼惺忪的樣子了。梅仙本來就生得極為俊俏,那粉紅的臉就像熟透的桃子;那嘴脣紅嘟嘟的,就像是紅透的櫻桃;那腰身,就像隨風飄擺的柳條……和尚越看越不能自已,靠過去,抱著梅仙就要動手,卻被梅仙啪啪啪扇了幾巴掌,說:“你這個和尚真是色膽包天,本公主回宮一定稟報父王,把你個臭和尚變成太監!”

和尚本來還心潮澎湃,被幾巴掌扇了個清醒,趕忙向梅仙賠罪。梅仙見和尚有悔過之意,也沒有再說,只對和尚說,就這樣回去不行,總要想個什麼辦法。

和尚說:“這個妖道厲害,怕是大哥也奈何他不得。不如公主你還是回宮去,要宮裡的太醫想想辦法才行。”

梅仙覺得和尚說得有道理,帶著四和尚一起回駐地,要找兩個姐姐和幾個和尚商量。。

此時,竹仙同那三和尚已經潛入到了韓龍的大帳外,並且竹仙扮成宋軍探子模樣,說抓了一個奸細要報韓將軍。韓龍聽得守門將領報告,下令要那探子將那奸細押進大帳。還準備審那奸細,卻看見站在他前面的探子分明就是竹仙,大吃一驚。屏退左右,對竹仙說:“你的膽子也太大了,不怕本將軍要了你的命?”

竹仙一臉媚笑:“將軍捨得殺我嗎?”

韓龍說:“捨不得殺你,難道還要把你養起來?”

竹仙撒嬌說:“要養起來也不在這個地方啊,將軍!”

韓龍說:“那要到什麼地方?”

竹仙拖長聲音說:“在柴王宮。將軍不是說過要當駙馬爺嗎?”

韓龍說:“可本將軍身在宋營,怎麼能到得柴王宮?”

竹仙朝韓龍走過去,將香腮貼到韓龍耳朵上,柔聲說:“還不簡單嗎?只要你帶兵反了宋朝,打退了宋朝官兵,不就可以名正言順娶本公主了嗎?”

韓龍說:“本將軍想是這麼想,可是本將軍不敢反了。再說,我那兄弟也不允許啊!”

三和尚說:“將軍你怎麼還像個女人呢?照我說,你就乾脆去把那袁世盟殺了,然後帶著你的兄弟反了他!”

韓龍說:“你是什麼人?這裡輪得到你說話?”

竹仙把臉收回來,有點不滿地說:“忘了告訴將軍,這是金龜山的三和尚,神功蓋世。有他兄弟幾人幫我們,所以,那袁世盟才打不過我們!將軍如果不聽勸告,明天你這項上人頭就怕保不住了!”

韓龍還在猶豫,那和尚朝前一步,取出一隻銅環,一抖,飛到了韓龍頭上,又滑到身上,像一條繩索,緊緊將韓龍捆了起來,而且越捆越緊,那銅環像刀子一樣,直往韓龍肉裡鑽。竹仙又取出一隻香袋,取出一粒藥,塞進韓龍嘴巴里。

竹仙正色說:“我這顆藥將在兩天後發作,叫做‘閻王奪命丹’,可以讓人慢慢死去,除非服用本公主的解藥才能驅毒。將軍,你說,你現在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韓龍說:“答應,當然答應,可是總要想個萬全之策啊!”

竹仙提高聲音說:“辦法是有的,你只需要按本公主說的做就行。”

韓龍說:“但聽公主安排,韓龍這條命就是公主的了。”

商議妥帖,竹仙帶著那和尚走了,韓龍驚恐萬狀,趕忙差人去請韓虎。

韓虎來到大哥營帳,正準備行禮,大哥突然大聲哭起來,口喊“二弟救我”。韓虎屏退左右,大哥終於平靜下來,將今日的遭遇如此這般敘說了一遍。韓虎扛著斧頭就要衝出去,說非要把那個女妖怪抓回來不可。韓龍趕忙攔住。

韓龍哭叫道:“二弟啊,你不想想,你也鬥不過那和尚和那個蠻夷公主,反而會害了大哥啊!”

韓虎說:“那哥哥你要二弟怎麼做?”

韓龍就將竹仙的計策敘述了一遍。韓虎聽完,突然將斧頭朝韓龍劈過來,似乎真要奪走他大哥的命。韓龍手疾眼快,躲開,取下背上的鐵錘架住了二弟的斧頭。

韓虎說:“沒想到,你居然要對大元帥下手!你不想想,我們端的是朝廷的碗,吃的是朝廷的飯,真個算得上是光宗耀祖了。沒想到,你竟然想背叛,而且還要謀害恩人!今天,就算是拼個你死我活,也要取了你的命,免得落個不忠不孝的罵名!”

韓龍說:“你不救我也罷,還要殺我,真是絕情啊!不過,你要殺就殺吧,免得毒性發作,痛個死去活來!”

韓虎終於將斧頭收起來,說:“大哥啊,兄弟我還真的下不起手,不過,你真的不能那樣做。這樣吧,我們把這件事告訴大元帥,告訴女將軍,我想,總能想到辦法的。”

韓龍說:“如果對他們說了,不把我五馬分屍才怪,不能說!”

韓虎說:“我看那大元帥和女將軍都是心善之人,說了,最多受點皮肉之可,他們一定會想辦法救你的!”

韓虎是個直性子,一陣風闖進袁世盟大帳,毫不隱瞞地就將韓龍不小心被那竹仙暗算一事敘述了一遍,並說:“大元帥也可以殺了大哥,末將沒有半句怨言;大元帥如果不殺大哥,就請大元帥想辦法救救大哥,末將這條命就算是大元帥的了!”

袁世盟說:“本是殺頭之罪,念他是盜匪出身,一時糊塗,也沒有鬧出什麼後果,就免了他罪,如果還能救過來,不能再有叛逆之心,否則你兄弟二人就只有死路一條了。不過,本帥卻沒有辦法救他,只有等紫英妹妹回來再想辦法了。”

說時遲,那時快,紫英已經飄然入帳,用脆脆的聲音說道:“六哥等妹妹有什麼事呢?”

大元帥將所發生的事簡略說了一遍,居然也替韓龍求情,並要紫英想辦法救韓龍。紫英沉吟半晌,對大元帥說:“六哥你真是糊塗,袁家軍的軍規第一條就是叛國投敵者要處斬,像韓龍這樣的人,留下來遲早也是禍害,殺了就是!”

韓虎匍匐在地,哭道:“女將軍,末將不是不懂軍規,大哥糊塗,該殺。可是,我兄弟二人自小相依為命,誓同生死,如果女將軍要殺大哥,末將也求一死,絕無怨言……”

紫英扶起韓虎,說:“將軍你這是何苦呢?一人做事一人當,我如果殺了你,豈不是違反軍規?”

韓虎說:“不是要為難女將軍,末將也知道軍中無戲言的道理,可是大哥死了,當地底的豈能獨活?”

袁世盟說道:“紫英妹妹,這件事你們就不要再說了,要違反軍規也是六哥違反。念韓龍一時糊塗,先饒過他,削了他將軍之職,令他戴罪立功,再行封賞。”

紫英說:“既然六哥都這麼說了,紫英怎敢再多嘴?只是要保他這條命怕是很難了。這樣吧,拿一粒‘千年還魂丹’去試試吧,也只有碰碰運氣了。”

韓虎接過藥丸,痛哭涕零,三跪九拜離開大元帥營帳,直接到了大哥軍營中,將大元帥和女將軍寬宥一事對大哥描述了一番,將藥丸遞給大哥服用了,兄弟倆抱頭痛哭。

可是,服下藥丸不久,韓龍突然口吐白沫,雙腳一蹬,摔倒在地,摸他鼻孔,氣若游絲。韓虎嚇得面無血色,心想,不會是女將軍要殺大哥,又怕我反叛,所以才拿了一顆假藥吧?這樣一想,扛了斧頭直闖大元帥營帳,一頭跪在大元帥跟前。

“大元帥,末將不服,要殺要刮,末將都說過無半點怨言,可女將軍表面答應不殺,卻拿了假藥,大哥已命在旦夕。大元帥,末將請你用這把斧頭,將末將砍了吧!”韓龍聲淚俱下。

大元帥大驚失色,趕忙派人去傳紫英。

紫英到得大帳,聽韓虎說了一遍,也是非常驚惶,那是真正的“千年還魂丹”,不會有錯啊!她沒有多說,轉身就往韓龍大帳跑去,見韓龍躺在一張木床上,口裡不斷冒著白沫,眼睛緊閉,鼻子和嘴巴似乎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

紫英對韓虎說:“你就守著你大哥,我再去金龜山一趟。”話音才落,身形一閃,已經駕著騰雲扇飛走了。

紫英到得金龜山那湖邊,好容易等到道長駕船過來,將韓龍被施毒然後服用“千年還魂丹”的情形說了一遍。道長變色道:“那是救命丹,不是解毒丹,用那丹藥去解毒,非但救不了人,怕是加快了毒性發作時間了。那梅仙善於施毒,而且也只有她才有解藥。”

紫英說:“依道長這麼說,那韓龍是必死無疑了。”

道長說:“辦法是有一個,只是這樣也幫了敵人。”

紫英說:“難道道長是要讓紫英用那大和尚的命來換韓龍的命?”

道長說:“正是。”

紫英說:“如果把那大和尚救活了,我們要剿滅金龜山的和尚就非常困難了。道長還能不能想到別的辦法?”

道長搖搖頭:“別無他法。不過,姑娘,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勸姑娘,還是救人要緊。”

紫英回到駐地,異常沉悶。當她把道長的想法說了之後,六哥也覺得那樣做是在幫敵人。他把韓虎叫來,說要救他大哥只有一條路,可是這樣做又無疑是在冒險。

韓虎跪倒在地:“大元帥,您的大恩大德末將心領了。但是,如果要用大和尚的命才能換得大哥的命,那就請收回成命吧!”

紫英將韓虎從地上拉起,安慰說,辦法總是有的,不管怎樣,她都必須將他大哥救過來。

韓虎一走,紫英就對六哥說,這兄弟二人從那樣遠的地方一路跟隨過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雖然韓龍差一點做出反叛之事,畢竟還是沒有做。再說,兵營中也需要韓龍這樣的虎將。六哥還沒有表態,七哥走了進來,搶著說,這人是該救的,不然,袁家軍就不是袁家軍了。六哥說,既然你們都認為該救,那就救吧,那大和尚縱有天大本事,也是邪不壓正。

商量妥當,袁紫英駕著騰雲扇向金龜山飛去。走走停停,大約半天時間,到得幾個和尚居住的巖洞,高喊:“本將軍乃袁世盟大元帥麾下正印大將軍袁紫英是也,迅速通報幾大和尚派人見我!”

很快,洞裡幾大和尚和松竹梅三仙都從洞裡走出來,嚴陣以待。那黑和尚沒有見過紫英,但見她面若桃花,身若細柳,簡直就是天仙一個,哪裡按捺得住,舉著鐵鏟就要撲向紫英,被二和尚喝住,說:“你以為那紫英是什麼人?她來去如飛,功夫了得,還有很多寶貝在身。你去就是送死!”

竹仙說:“是啊,別看她年紀小,真的打起來,就是你四大和尚一起上,也是奈何她不得。你們都不要輕舉妄動,我料想,她是有事求上門來了,且聽她怎麼說。”

紫英從高處降落下來,收了騰雲扇,手裡握著黎山摺扇。

黑和尚說:“我看她就能夠飛一飛以外,也沒有別的本事吧?那麼小一個姑娘,我看還是把她抓來睡了算了!”

三和尚說:“四弟說得有道理。”

話剛說完,取下頸項上的一隻銅環,呼一聲就扔了出去,直奔紫英腦門。

紫英叫道:“臭和尚,沒有禮數!”

黎山摺扇一搖,一抖,一股颶風將銅環緊緊咬住。那銅環有千鈞力道,在空中發出一陣轟鳴聲,射出一道道昏黃的光芒。紫英摺扇的風就像是江河的巨浪,可以將巨大的艦船掀翻。三和尚那銅環收不回來,只在半空中急速盤旋,急得趕忙取下第二隻,用力一扔,急速飛了過去。四和尚也耐不得寂寞了,舉起千斤鐵鏟朝紫英撲過去。但是,紫英手中的摺扇像是天神的風袋,狂風漫卷,一陣飛沙走石,樹林瞬間倒下一大片。四和尚還沒有撲過去多遠,一陣狂風把他推了回來,差一點撞到崖壁上,被二和尚緊緊抱住。

竹仙喊道:“女將軍,收下你的法器吧,大家好好談談!”

紫英說:“這兩個和尚真是無禮!”

她摺扇一搖,,一抖,那風驟然間消失殆盡,三和尚的銅環終於飛了回去。

竹仙喊道:“女將軍,你說說,你有何事找上門來?”

紫英說:“為救你們大和尚而來!”

竹仙說:“女將軍為救我們大和尚而來?你說來聽聽!”

紫英說:“我想救大和尚,但是有一個條件,就是你們必須收兵!”

竹仙笑起來:“女將軍你真是會說笑話!我們既然要反,就斷然沒有收兵的道理,只有打到京師,捉了皇帝老兒,這仗才可以不打!不要說一個和尚,就是一百個和尚,這金龜山三千和尚,都要死,我們也不會收兵!”

紫英說:“那好,本姑娘當是沒有說。本姑娘這就回營了,明日子時定要攻山,到時可沒有後悔藥!”

竹仙說:“女將軍真是會說大話!這金龜山幾大和尚還是有些本事的,更何況還有我姐妹三人助陣呢!再說,到時我們自有奇兵對付你,你袁家軍縱有天大本事也奈何不得我們!本公主倒是要提醒女將軍,不如知難而退吧!”

紫英說:“好,那我們明日見!”

竹仙說:“本公主看出來了,你是有事求上門了,卻還要偽裝!”

紫英說:“實不相瞞,那個韓龍被你暗算,他本想投靠你們的,被本姑娘及時發現,給了他‘千年還魂丹’吃,不想不但解不了毒,反而加快了毒性發作。本來,一個叛徒,死了也罷,不過本姑娘還是要審他個明白,所以來交換解藥!那大和尚我可以救,但條件是必須先救韓龍這個敗類!”

竹仙大驚失色,她沒有想到,韓龍這麼快就暴露了,她的計劃也就難以實施了。比較起來,現在能夠救得大和尚,自然是很值的,那個韓龍,就算救了他,對宋軍也沒有什麼好處了。

竹仙說:“好吧,本姑娘同意交換。”

紫英說:“你必須先給我解藥,如果真的解了那個叛徒的毒,我自當把‘千年還魂丹’送上山來!”

竹仙說:“行,相信你女將軍不會食言。”

她朝紫英走過來,幾個和尚後面緊緊跟著,他們自然是怕紫英偷襲竹仙。竹仙斥退他們,說那個丫頭不會把她怎樣。

拿了藥回到營地,紫英用掌力將藥送進韓龍腹內,只一會功夫,那韓龍居然活了過來,朝著紫英磕頭如搗蒜,說他以後就是做牛做馬也跟著紫英,決無反心。紫英把他從地上拉起,轉身走出大帳,踏上騰雲扇,朝金龜山上飛去。

那大和尚服用了“千年還魂丹”,終於活過來,四兄弟抱在一起,嚎啕大哭。哭過了,幾個人就將這幾天發生的事講了一遍。

大和尚拖了金槍,喊道:“本來,我們與那臭道士井水不犯河水,沒想到他卻幫宋軍滅我!兄弟們,走,我們先去滅了那個妖道!”

幾個人和松竹梅三仙一齊撲向湖邊,大和尚使出水上漂功夫,向湖中道觀飛去。梅仙也跳入水中,要去幫那和尚。四和尚見梅仙入水了,也撲通一聲跳下去。

大和尚到得道觀,找尋了很長時間,人影全無。再找丹藥和道士煉丹的器皿,也是一樣都沒有找到。他氣急敗壞地對四和尚說:“這道士可惡,遲早捉了他,將他生吞活剝了。四弟,點把火,燒了!”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