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騰格爾前妻無法“退休” 起訴中央民族歌舞團

原標題:騰格爾前妻無法“退休”起訴中央民族歌舞團

騰格爾和前妻哈斯高娃(資料圖)

據新京報報道,演員哈斯高娃發現,因為當年調入中央民族歌舞團時的歷史遺留問題,導致自己目前無法辦理退休手續。

據哈斯高娃稱,1993年她到中央民族歌舞團時,被告知只解決北京戶口,並不安排工作也不發工資。但她今年去社保局辦理退休手續時,卻被告知自己檔案中有中央民族歌舞團工資待遇轉移證,無法通過社保局辦理退休。

近日,哈斯高娃將中央民族歌舞團訴至法院要求後者為其辦理退休手續,並補償相關的經濟和精神損失。新京報記者昨日瞭解到,海澱法院已經受理了此案。

為解決分居調動進京

公開資料顯示,1962年出生的哈斯高娃畢業於上海戲劇學院,曾經在許多影片擔任主要角色。她起訴稱,1991年,為瞭解決哈斯高娃與丈夫歌手騰格爾夫妻兩地分居的問題,中央民族歌舞團向國家民委人事司提交一份審批報告,內容包括因夫妻二人分居三年,騰格爾又是國內知名度較高的演員,不宜調出中央民族歌舞團,為瞭解決兩地分居的實際困難,經該團團務會議研究決定,把哈斯高娃調到該團工作。

1991年11月9日,內蒙古自治區民族劇團出具”同意調出“的證明,1992年4月13日,國家民委人事司向人事部將”擬調哈斯高娃到中央民族歌舞團工作“的有關材料報請審批。1993年1月29日,人事部向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回覆,同意調哈斯高娃到京工作。1993年2月15日,國家民委人事司向內蒙古民族劇團出具協助辦理調動手續。

哈斯高娃表示,自己在調出內蒙古民族劇團後,當年的中央民族歌舞團領導曾經向其表示,調動只是解決北京戶口,並不安排工作也不發工資。哈斯高娃來到中央民族歌舞團後,卻參加了許多該團演出活動並在一些重大演出中擔任主持人。她表示,為了與家人團聚只能聽命於領導安排,同時也沒有機會查閱自己的人事檔案。

1996年,騰格爾與哈斯高娃離婚,歌舞團領導要求哈斯高娃將檔案帶離歌舞團,哈斯高娃於是將檔案掛靠在中國電影合作製片公司。此後,以接演零散戲劇和電影為收入來源。

檔案出問題無法辦退休

2017年,已到退休年齡的哈斯高娃,在去社保局辦理退休手續時,被告知其檔案有中央民族歌舞團原領導簽字的哈斯高娃工資待遇轉移證,無法通過社保局辦理退休。

哈斯高娃隨後在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人事司查詢到了自己的進京及工作調動全部手續,看到了中央民族歌舞團蓋章、寫著自己名字的工資待遇轉移證,上面寫明工資為205元,發放至1996年3月31日,備註津貼137元,同時附有當時歌舞團負責人的簽名。

”當年那位領導已經去世了“,哈斯高娃說,現有中央民族歌舞團在檔案審批手續中,記載把哈斯高娃調入併為其安排工作,該工資待遇轉移證,證明其在該單位工作期間的工資數額、發放截止日期及津貼。但實際上,中央民族歌舞團將她調入北京只解決了其戶口,並沒有按照現有的檔案記載,安排正式工作。

哈斯高娃認為,自己原本是有正式的調動手續和工作崗位,但由於中央民族歌舞團相關工作人員使自己失去工作機會,影響其事業發展,並造成精神和經濟損失,現在其已經到了法定退休年齡,因此起訴要求法院確認其調入中央民族歌舞團工作的合法審批手續,併為其辦理退休手續;判令被告支付其自1993年調入歌舞團至2017年10月31日的工資1139984元及職工住房一套,同時支付精神損失費240000元。

據瞭解,此前,哈斯高娃的代理人已經向中央民族歌舞團發出律師函,但尚未收到迴應,目前海澱法院已經受理了該案。

社會

» 鳳凰新聞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