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波黑巨獸】努爾基奇在波特蘭重獲自由

努爾基奇如今已是開拓者的內線支柱,這位波黑球星走上籃球之路有一段奇特的故事,但最終他選擇相信籃球就是自己的命運。他無法接受平庸,因此執意要離開掘金,而在來到波特蘭之後,他彷彿一隻重獲自由的鳥,真正在NBA的舞臺上發光。雖然最近開拓者遭遇三連敗,但努爾基奇這個賽季的表現不容抹殺,他在波特蘭找到了自己存在的價值。

目前的西部排行榜中,火箭、勇士、馬刺和森林狼分列前四位,讓人意外的是,第5名既不是組建三巨頭的雷霆,也不是參與到軍備競賽中的掘金,而是幾乎沒有任何補強的開拓者。

開拓者的防守效率從上賽季的第21位飆升至本賽季的第4位,今年二月份加盟的努爾基奇功不可沒。這位在掘金鬱郁不得志的波黑大個子來到波特蘭後立刻爆發出驚人的能量,表現絲毫不遜於丹佛基石約基奇。事實上,掘金交易努爾基奇實屬無奈,波黑中鋒在近日接受採訪時透露,自己不甘心擔任替補,也不堪忍受外界對他不公正的評價,兩次提出交易申請。

其實在歐洲效力期間,努爾基奇就明白了樹挪死,人挪活的道理,他深知不能向生活妥協,自己的命運要掌握在自己手裡。

“那可能會傷到你,我們可不管這個,我們只想著得分。”

努爾基奇走上籃球之路源於一次意外,他的警察父親哈里茲在一起暴力事件中,一個人將13個匪徒送進醫院,因此登上了當地的報紙。經紀人伊尼斯·特諾夫塞維奇看到這則新聞後專門來到波斯尼亞的圖茲拉,找到了身高2米08,體重363斤的哈里茲,問他是否有興趣讓自己的孩子去兌現根植於基因的天賦。“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有點瘋狂的故事,那個經紀人說我有打NBA的潛力。”努爾基奇回憶說。

努爾基奇的母親拉斯米娜是一位家庭主婦,他同意讓那位經紀人把14歲的兒子帶到籃球氛圍更好的斯洛維尼亞,儘管當時努爾基奇的身體還沒有到快速發育的階段,甚至從未離開過家。

在那之前,努爾基奇從未接受過專業的籃球訓練,“如果滿分是10分,我只能得-10分,”他說,“我在場上甚至不知道該怎麼跑。”

在斯洛維尼亞,努爾基奇拿到了一份訓練日程表,每天5次訓練足以讓他忙碌起來。他的教練希望把他培養成一名組織型內線,讓他和後衛們一起練習,並想辦法讓他意識到傳球的重要性。當時的努爾基奇還只是個孩子,並不適應在國外的生活,十分想念家鄉。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否堅持下來,”努爾基奇回憶道,“我之前從沒接觸過籃球,而且我還是球隊裡年齡最小的。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開始讓我無法接受,起初的整整六個月裡,我每晚都躲在被窩裡哭泣。”

由於不想讓父親看到自己軟弱的一面,努爾基奇只能給母親打電話訴苦,母親向他承諾,如果一年之後他仍不能成功,那麼他就可以回家來。同時,經紀人每天也在對他進行心理疏導,向他展示米爾扎·貝基齊等波黑大個子的成功經歷,讓他逐漸培養起自信。

在多方的幫助下,努爾基奇逐漸適應了新的生活,他不願意和父親一樣去做一名警察,每天工作很久卻拿著微薄的收入。思考自己的未來時,他意識到,雖然他的籃球之路不會平坦,但沒有籃球,他的生活會變得沒有絲毫希望。“我開始明白該怎樣去做個男人。”努爾基奇說,“我再也不去想有關回家或訓練艱苦的事。從那時開始,我所想到的就只是籃球是我的責任與命運。”

在那之後,努爾基奇的身體開始瘋長,2012年,18歲的他來到了克羅埃西亞,與薩格勒布塞德維達隊簽下了職業生涯的第一份合同,並在與年齡幾乎是他兩倍的男人的對抗中培養出野獸般球風。“我們的掩護強硬,還帶有些陰招。” 努爾基奇說, “那可能會傷到你,我們可不管這個,我們只想著得分。”

在為克羅埃西亞薩格勒布塞德維達隊效力的時候,努爾基奇還是一臉稚嫩。

在塞德維達,努爾基奇沒有得到期待中的出場時間,主教練亞歷山大·佩特洛維奇(克羅埃西亞傳奇德拉贊·佩特洛維奇的哥哥)告訴努爾基奇,他的出場順位要排在老將隊友們之後。與其要在板凳上虛度光陰,努爾基奇更願意儘快離開,他向教練表達了自己想法,於是被租借到了一個只有75000居民的小鎮俱樂部扎達爾。

他很享受在這裡的出場時間,以及球迷給他的熱情,當他走進商店時,孩子們會呼喊他的名字。2013年克羅埃西亞聯賽季後賽半決賽中,努爾基奇在一萬名球迷面前,帶領扎達爾擊敗了自己母隊塞德維達。“塞德維達還支付著我的薪水呢,”努爾基奇微笑著說,“他們每個人都在賽後對我說‘我們當初應該留下你啊!”

在扎達爾的經歷讓努爾基奇明白了頑固的利己主義的價值。“我學著做自己生活的決策者。”他說,“我不想留下遺憾,我喜歡自己去決定自己的生活。我會聽取每個人的意見,但同時也會對我負責。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生活方式。”

那個賽季結束後,努爾基奇回到了塞德維達,並在2014年和“字母哥”、薩里奇共同被提名為國際籃聯歐洲年度青年之星,被NBA球探熟知。

“我不想讓這件事發酵成杜蘭特那種年度大戲。”

剛剛登陸NBA時,努爾基奇只打了5年籃球,儘管他的進步速度飛快,出眾的天賦足以讓他站到世界籃球的最高舞臺,但當時的掘金陣中有莫茲戈夫、麥基、亞瑟和法裡德四位經驗比他豐富的內線。在歐洲打球坐板凳的經歷讓他深知這種痛苦,他也暗暗為自己敲響了警鐘。

努爾基奇在NBA的第一次出場時還不滿20歲,但他不願意在新秀合同裡枯等機會。“在波斯尼亞,一個月賺1000美元,你能過上很好的生活,要是一個月10000美元,你可以活得像個國王。”努爾基奇說,“但每次我回家時,家人的生活幾乎沒有任何改變,這讓我想哭。這也讓我明白了一個簡單的道理,我要打球,我要打首發,我知道我可以成為全明星,我覺得聯盟裡沒有中鋒比我更強,如果我自己都不為自己而戰,還有誰會為我而戰呢?”

命運也很眷顧這位來自波黑的大個子。2014-15賽季初,努爾基奇的出場順位排在那幾大內線之後,賽季中期,麥基和莫茲戈夫被送走,為他鋪平道路。

在努爾基奇生涯的第二場首發比賽裡,他碰到了當時的準全明星中鋒考辛斯,儘管資料被後者完爆,但在第三節的一幕讓他信心爆棚。當時,努爾基奇在考辛斯面前命中了一記遠距離兩分,在回防過程中,他用一種勝利者的姿態,緊緊盯著國王中鋒,嘴裡喋喋不休,無情嘲諷。

那場比賽之後,收穫信心的努爾基奇不斷砍下兩雙,只不過掘金當賽季只取得30場勝利,創造近十幾年來的最差戰績。時任主帥布萊恩·肖被解僱,而命運也向努爾基奇開了一個玩笑,在賽季結束後,他難忍左腿傷痛,接受了手術,因此休戰了7個月。當他回到球隊時,新帥馬龍已經將塞爾維亞天才中鋒約基奇扶正。

再次枯坐板凳讓努爾基奇非常沮喪,同時球隊的態度也讓他困擾不已。“馬龍教練對我說盡好話,他說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我找回狀態,”努爾基奇回憶道,“如果你喜歡的不是我,那你就用別人,但是不要到我家來告訴我讓我打首發,然後又把首發位置給別人。”

努爾基奇傷停期間,約基奇趁機崛起並且取代了他的地位。

儘管掘金嘗試過讓努爾基奇和約基奇同時首發,但這樣的陣容在小球盛行的當今聯盟最終以失敗告終。2016年4月,努爾基奇向球隊總經理康奈利提出交易申請。掘金不想失去這位潛力內線,那年夏天,主帥馬龍親自前往波黑與努爾基奇會面,儘管後者態度不滿,但是休賽期,他依然在堅持球隊給他制定的訓練計劃。在評估了努爾基奇的身體狀態後,掘金給了他新賽季首發的承諾。

不過,在2016-17賽季揭幕戰,努爾基奇發現,事實沒有那麼簡單。“那場揭幕戰我只打了三節,”努爾基奇說,“我砍下23分和9個籃板,打出了一場不錯的比賽,我們贏得了比賽,但我第四節卻沒出場?從那個時候起,我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25場比賽之後,掘金進行了調整,馬龍將努爾基奇移出首發,樹立了約基奇的核心地位。出於對職業生涯的長期考慮,以及對自己角色的不滿,2016年12月,努爾基奇和他的經紀人再次提出了交易申請。當時的約基奇接連打出火爆表現,成為掘金的建隊基石,球隊同意了努爾基奇的請求,那幾個月的時間,努爾基奇和馬龍都沒有直接交流。

“我相信兩個後衛可以同時登場,但兩個中鋒?絕不可能。”努爾基奇說,“我不想讓這件事發酵成杜蘭特那種年度大戲。我跟主教練、管理層從來都不在一個頻道上,是時候考慮自己的未來了,我的職業生涯岌岌可危。”

“如果我是個壞人,他們就不會這樣對我。”

等待交易期間,努爾基奇的態度遭到丹佛媒體的抨擊,他也被馬龍排除在比賽大名單之外,有訊息稱,在一場比賽期間,他擅自離開了球館。努爾基奇承認,馬龍的肢體語言讓他很憤怒,但他同時也表示自己從沒有缺席過訓練和球隊會議,而且在與約基奇的競爭中從未抱有消極念頭。

“外界認為我的態度有問題,併火上澆油,編造故事一些來抹黑我,把我描述成一個壞人”,努爾基奇解釋道,“自從我提出交易申請,就不斷有流言說我在這裡不開心。我確實不應該開心啊!沒有人在那種情況下還會感到滿足。我仍在努力訓練、比賽,但有些人並不想讓我這麼做。”

至於在比賽期間離開球館的流言,努爾基奇也予以否認,他說:“我不知道這個訊息是從哪來的,我不能改變別人的看法。你可以問問和我關係好的人,他們絕對會說我是個有趣的傢伙,工作很努力,而且和隊友之間不存在任何問題。”

終於,在2017年2月,掘金和開拓者達成協議,用努爾基奇和2017年首輪換來梅森·普拉姆利和一個二輪籤,以及若干現金。普拉姆利的離開確保了努爾基奇在開拓者的首發位置,這完全符合他的要求。

短暫的職業生涯裡,努爾基奇第二次擺脫了冷板凳,他再一次來到了一個坐落於河邊,擁有狂熱球迷的小城市,這裡的球迷像在扎達爾一樣,能夠輕鬆認出他,同樣,他也需要在這支新球隊重塑形象。

“我需要改變,我們都需要改變。”努爾基奇說,“我感激掘金將我送到了我想去的球隊,如果我真像外界所說的那樣糟糕,他們怎麼可能會順從我的意願,他們本該做出更好的交易,得到更好的回報。”

在掘金不穩定的出場時間讓努爾基奇的體重超過了300磅,同時態度也有些消極。不過對開拓者來說,這是一筆零風險的交易,球隊總經理奧爾希在去年夏天給很多球員提供了長期合同,但只收獲了畸形的陣容和羸弱的防守。

開拓者主帥斯托茨將首發位置給了努爾基奇,同時還有一份簡化版的戰術以及全新的開始,對於波黑中鋒的體型問題,斯托茨也抱以包容的態度。“我根本不在意他的過去。”斯托茨說,“說實話,我知道他因為打不上球而沮喪,我很理解他。我對他的能力印象非常深刻,尤其是他的傳球,他向我們展示了他不僅僅是一個低位球員。”

代表開拓者首發出戰的首場比賽,努爾基奇就貢獻了兩雙,三月初與76人一戰,他更是砍下28分、20個籃板、8次助攻和6個蓋帽的恐怖資料。“我覺得自己像一隻重獲自由的鳥。在NBA的兩年裡,我的內心第一次感受到了平靜,我的球隊支援著我,而不是妨礙我。”努爾基奇說,“當我得到如此機會,打得好並不難,我來到這裡,感覺像回到家一樣,我愛這裡的氛圍。這是我人生第一次獲得這麼多出場時間,我感覺棒極了。”

努爾基奇在波特蘭過得很不錯,和隊友之間的關係也非常好。

開拓者在努爾基奇出戰的比賽裡打出了14勝6負的好成績,波黑人在這些比賽裡場均能拿到15.2分和10.4個籃板。利拉德和邁克勒姆終於得到了一個能得分的內線隊友來保持進攻平衡,而努爾基奇也終於有了相信他,並願意給他傳球的後衛。進攻中,努爾基奇展示出了很多從未在掘金時期出現過的創造力和得分技巧。同時在防守端也發揮著巨大作用,依靠著努爾基奇在籃下的威懾力(防守效率103.7),開拓者的防守比普拉姆利(防守效率111)時期有了很大的進步。此外,努爾基奇也展現出了普拉姆利不具備的比賽態度,波特蘭球迷瘋狂愛上了努爾基奇的強硬和自負。

努爾基奇在今年三月底,主場戰勝掘金的比賽中砍下職業生涯新高的33分和15個籃板,賽後他表示,希望掘金可以度過一個“美好的夏天”,嘲諷老東家將無緣季後賽。事實也是如此,努爾基奇幫助開拓者後來居上,拿到了西部最後一個季後賽席位,將掘金淘汰出局。

“撕裂之城喜歡鬥士,”努爾基奇說,“在阿爾德里奇離開之後,他們等待一位優質內線已經兩年了,當他們看到我是怎麼傳球,怎麼適應球隊體系時,每個人都會陷入‘努爾基奇熱’。”

因為傷病原因,努爾基奇缺席了上賽季最後7場常規賽以及大部分的季後賽,但那段高光表現,尤其是戰勝掘金一役,足以證明外界對他的指責是誇大其詞。“(與掘金)賽後,所有隊友對來祝賀我,”努爾基奇說,“如果我是個壞人或者我在丹佛做了不好的事情,他們就不會這樣對我,大家都為我感到開心。”

從努爾基奇上賽季表現來看,拿到一份億元合同並不成問題,但今年夏天,雙方並沒有提前續約,開拓者需要確保,波黑人上賽季的表現並非曇花一現。本賽季,努爾基奇場均能砍下生涯新高的15.1分,同時還能貢獻7.8個籃板(截至12月7日0時),狀態的火熱程度不及上賽季,對手對他的防守更有針對性,而他也經常陷入犯規麻煩。

努爾基奇的職業生涯都在不斷地回擊質疑,這一次,他又該如何證明自己配得上一份9位數的合同呢?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