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MH370失聯索賠案家屬提十訴求 仍在給失聯女兒充話費

原標題:MH370失聯索賠案家屬提十訴求仍在給失聯女兒充話費

1354天,馬航MH370失聯家屬李秀芝數著時間度日。“好好的一個人坐了一趟飛機就沒了。”時至今日,李秀芝依然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平安回家。

11月20日14時許,北京鐵路運輸法院第一法庭,首場馬航MH370航班失聯乘客家屬民事索賠案庭前會議如期舉行,原告是57歲的李秀芝,她的女兒在這起災難中失聯。

“我們的第一項訴請就是要查明MH370到底發生了什麼?讓他們書面告知。”原告代理律師張起淮告訴澎湃新聞,當日庭前會議上,五家被告均確定了答辯意見, “新馬航說責任都歸老馬航,老馬航說飛機在哪裡失事就歸哪裡管。”

失聯家屬:一直給女兒充話費,“想要回她”

這是“天大的事”,李秀芝對澎湃新聞說,三年多過去了,她一直追問著女兒的下落,“我始終得不到一個解釋,身體垮了,生活沒了著落。”

事發前,生於1987年的李潔(李秀芝女兒),在京津兩地從事外語翻譯工作。“她找了兩份工作,平時回家就搶著幫我做家務,很懂事。”

在此之前,李秀芝曾賣掉家裡的房子,供女兒出國留學,女兒剛參加工作一年多,“正當要回報的時候卻出事了。”

在過去的一千多個日夜裡,李秀芝從未放棄過尋找自己女兒的下落,她在河南和北京兩地間往返了80餘次,平均每個月2次。外交部、民航總局、大使館……只要能問詢的地方,她都跑遍了,“我日夜期盼,就是想要一個準信,想要回自己的女兒”。

除了身體的奔波,精神上的煎熬更讓李秀芝難以忍受。“飯也不思,覺也不好”。談及現在的生活,李秀芝說自己正面臨著巨大的生活壓力和精神折磨。

事故發生後,李秀芝只拿到了責任方給予的3.1萬元的生活補助,“之後再也沒有了,只能靠親戚朋友的救濟維持生活。”

“我每個月都會給女兒充手機話費,覺得她還在,只是手機一直都關著機。”李秀芝說。

提10項訴求,要求書面公佈失聯原因

“不好熬,失望。”在庭前會議結束後,李秀芝帶著哭腔向澎湃新聞透露了自己的感受。

澎湃新聞注意到,此案的五家被告分別為:美國波音公司、英國羅爾斯飛機發動機製造商、馬來西亞航空(MAS)、新馬航(MAB)、德國安聯保險。

在這一場庭前會議上,法官主持了原被告雙方的證據交換和訴訟主體資格認證。據律師張起淮介紹,失聯者家屬一共向法庭提出了10項訴求,包括要求被告書面說明失聯飛機的現狀、查明並公佈事件原因和責任等。

張起淮說,五大被告均在法庭上作了實體答辯,確立了答辯程式和理由。不過,也有多家被告也提出了異議。

比如,新馬航說責任要歸老馬航,老馬航認為飛機摔到哪應該找哪裡,應由國際組織和政府去主張。波音公司辯稱,飛機設計和質量沒有缺陷,應該免責。羅爾斯公司則指出了訴訟主體資格的瑕疵問題,認為原告訴的應該是其控股公司。安聯保險聲稱自己並非馬航的保險人,也不是再保險人。

張起淮認為,所有被告都有一個矛盾點,他們一邊宣告飛機失聯,一邊又說不該賠,說還在找, “如果不能夠舉證自己沒有責任,那就推定它有責任,就要進行無限額賠償。”

不過,涉案被告並未就管轄問題提出異議。

“我們希望被告早日書面公佈失聯原因,越快越好。”張起淮說。

部分家屬接受訴前賠償,賠償條款一對一保密

澎湃新聞注意到,律師張起淮一共代理了14位旅客家屬的訴請,涉及36個家庭,起訴金額少則一千多萬,多達兩千多萬,包括精神損失、身體損失等。

“數額的大小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前面幾項請求。”張起淮表示,此前有部分家屬接受了訴前賠償方案,協議約定免去所有被告責任人的責任。

“根據家屬的統計,154戶家庭有60多戶接受。”張起淮直言,賠償條款是一對一保密,無法進行精確統計,“我們代理家庭沒有接受對方提出的免責方案。”

在張起淮看來,庭前會議之後還會有證據交換,證據交換後很可能就要進行開庭,但“恐怕在年底前開不了庭。”

社會

» 中國青年網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