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年輕人,如何正確的理解“抖腿”文化 _張藝興

作者|劉小土

據說世界上抖腿的原因大致可以分為兩種:抗寒冷和聽電音。

在電音文化中,抖腿的本質作用與嘻哈歌手的各類手勢並無不同,都是聽眾用以表達情緒的身體語言。

硬糖君嚴格意義上的抖腿啟蒙是紀錄片《The Chemical Brothers:Don‘t Think》(化學兄弟:不去想)。導演亞當·斯密借用鏡頭語言,記錄了英國著名電子樂隊化學兄弟在2011年日本富士音樂節的現場表演。

激情的音樂、詭異的玩偶以及瘋狂的樂迷,共同拼湊了一出魔幻現實的戲碼,也讓觀眾領略到了“一入電音深似海,從此抖腿不好改”的真正奧義。

在搖滾、民謠、嘻哈相繼從小眾走向大眾後,業內就有不少聲音預測:下一個被引爆的必是電音。畢竟,歐美流行音樂早已進入電音時代,國內也恐怕只是時間早晚問題,事實上已經有一批時髦人先躁了起來。

而按照以往的經驗,音樂綜藝總是音樂的最佳引爆點。眼下,一檔名為《即刻電音》的新綜藝,正試圖成為這個拆解螃蟹的人。

《即刻電音》是由企鵝影視聯合燦星製作推出的中國首檔電子音樂製作人競演秀,目前,官方已經公佈了張藝興、大張偉和尚雯婕主理人的身份,並逐步公佈了一批電音選手。在昨天的2019騰訊視訊V視界大會上,節目也繼續加碼,宣佈邀請國際著名電音製作人Alan Walker擔任特邀主理人。

眼下,電音音樂節如火如荼,電音歌曲也穩踞國內線上音樂平臺榜單,電音更是不少人健身、工作時刻的“燃”情神曲。可以說,在圈層之內,電音已做好足夠準備。而《即刻電音》,能成為讓電音烈火燎原的那個引線嗎。電音要走向大眾,還缺點兒什麼料?

特邀主理人Alan Walker

細數電音圈的名人,Alan walker定在其列。你或許並不熟悉這個名字,但卻極有可能聽過他的作品。畢竟,他創作的神曲《faded》火遍大江南北,一度攻佔了全國各大商城、廣場和計程車。

其實,少年時代的Alan walker 並沒有接受過專業的音樂基礎訓練,全靠觀看YouTube上的電音教程自學,之後作出了《faded》這首在YouTube的播放量突破20億的電音曲目,吸納百萬粉絲。而這首歌在中國音樂平臺也資料喜人,硬糖君就時常用以療愈小確喪。

2017年,他更是登上榜百大DJ排行榜,位列第17名。所謂的百大DJ榜,素有DJ圈的奧斯卡之名,在世界範圍內都具有權威性。

如今,《即刻電音》作為他在中國的電音綜藝首秀,自然備受大眾關注。值得一提的是,張藝興、Alan walker 早已有過舞臺合作。

今年8月,張藝興受邀前往芝加哥lollapalooza音樂節與Alan walke同臺演出,成為了唯一一位登上全球十大電音節表演的華語歌手。隨後,Alan walker還對張藝興個人單曲《sheep》進行再創作,兩人共同演繹了不同風格的《sheep(Alan walke relift)》。該單曲一經上線,當日就在7個國家的iTunes單曲總榜排名第一,在YouTube的mv觀看次數突破千萬,引得國內外媒體的爭相報道。

而在《天天向上》的舞臺上,張藝興、Alan walker兩人現場合作表演了《sheep(Alan walker relift)》,歡快節奏搭配酷炫舞蹈瞬間引爆了觀眾熱情。問及此次跨國合作的感覺時,張藝興直言Alan walker是好的製作人、藝術家和好朋友。Alan walker則表示張藝興是非常有才華的音樂人,能夠合作是種榮耀。正因如此,《即刻電音》中張藝興、Alan walker再度同臺也成為一大亮點。

值得一提的是,Alan walker登上國內綜藝舞臺,也釋放出了一個重要訊號:被低估的中國電音正強勢崛起,逐步走進大眾視野,甚至是國際舞臺。

中國電音圖鑑

受限於社會發展、科技水平,中國電音早期發展與世界潮流斷代,出現了嚴重滯後現象。直到20世紀80年代,遲到40年的電音才在中國落地生根。

最初,電音流行於迪廳,俘獲了大批青年粉絲。當下,夜店、酒吧和電音節成了電音圈狂歡的新主陣地,場景的拓寬無疑吸引了更多粉絲參與其中。

根據艾媒諮詢釋出的《2016——2017年度中國電子音樂市場研究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電音使用者規模為1.97億,預計2017年達到2.86億,而2018年將突破3億。此外,報告顯示中國電子音樂節的數量也在逐年增長,預計2018年國內電音節數量將超150場。

總得來說,電音的群體基數、消費市場都在日益擴大頗有幾分脫離“小眾”行列的意味。可惜,業內人士高喊的“電音元年”卻遲遲未到。爆發前夜如此漫長,大眾不禁發問:國內電音不爆,莫非是電音人不行?

我們或許能在《即刻電音》的選手中窺見答案。目前,節目已經官宣了三組參加節目的電音人,其中包括了Panta Q、TSUNANO以及Anti-general。

Panta.Q 身為美國伯克利音樂學院走出的學霸電音人,憑靠非凡實力在最火中國電音製作人列隊中奪得一席。2016年,他創作的《什麼鬼》被收入伯克利音樂學院年度專輯,成為首支獲此殊榮的中文歌。

此外,他的《熊貓人永不為奴》、《戰馬》以及《不冷不熱》等作品亦是好評如潮。Panta.Q以多變的風格、極躁的現場感染力征服萬千電音聽眾,凝聚了獨屬於他的“熊貓人”粉絲團。

TSUNANO曾登上世界上最大的電子音樂節之一——tomorrowland音樂節,不失為華語電音的希望。他追求對“點頭式EDM”的顛覆,熱衷於分享狂熱律動的電音玩家。從以往電音節的表現來看,TSUNANO想要嗨炸全場絕非難事。

“每次聽TSUNANO,感覺自己燥熱到能飛上天與太陽肩並肩。”他的粉絲調侃,而後又補充道,“一定要加油,我們電音女孩絕不服輸!”

更為驚喜的是,《即刻電音》竟然還邀請了嘻哈歌手謝帝,讓他搭配自帶“暗黑風”的Anti-General,試圖將中國方言融入電音表達,實現兩種風格的衝撞和融合。

不難發現,這些電音選手的風格各異,涵蓋電音各個型別,從house到techno,從breakbeat到EDM,滿足了使用者不同品味需求。如此多元化的陣容想必能為觀眾帶來一場中國電音盛宴,掀起電音文化的熱潮。

雄厚資本和優質偶像其實已經為電音的成長提供了肥沃土壤,但電音文化的輸出是自上而下的運動,創作者已經足夠出色,但聽眾認知水平不均,依然無法實現使用者下沉、破壁出圈。

定義“新”電音

“為什麼我覺得電音很土”。

時常有人在社交平臺發問,而問及其聽的電音作品時,竟然有喊麥、社會搖和DJ舞曲等千奇百怪的答案。硬糖君也曾遇到將Daft Punk稱為飛車黨的朋友,拜託,人家頭盔不一樣曉得伐。

法國DJ組合:Daft Punk

顯然,群眾對電音的認知還存有諸多誤區,所謂定義“新”電音,無非就是糾正聽眾的基礎錯誤,而後再培養電音審美。綜藝,顯然就是電音走近大眾的最佳切口,嘻哈、街舞的成功便是明證。

以往,電音圈的傳統娛樂限制頗多,只能在酒吧、電音節等場域推進,容易造成不同城市間的電音受眾不平衡,網綜則很好的避免了這點。此外,騰訊視訊作為視訊網站巨頭之一,擁有大量年輕化的使用者,不失為電音文化的潛在聽眾。而騰訊視訊曾推過紀錄片《電音時代》,系統化的對電音文化進行了介紹宣傳,吸引了一批粉絲。使用者已經具有心理預期,《即刻電音》的及時推出無疑能夠引爆其興趣點,從而增強滲透率。

其次,《即刻電音》的製作團隊企鵝影視和燦星製作經驗豐富,能夠精準把握電音舞臺氛圍以及找到優質選手。《即刻電音》公佈錄製現場之後,大家很快被巨集大的舞臺置景所吸引,為集潮流和科技為一體的舞臺頻頻叫好。節目尚未正式上線,便已經賺足目光。

而電音選手陣容公佈後,他們本身就具有一定的話題度,既能接受觀眾的考驗又能引爆大眾討論,加上他們原生粉絲的自發宣傳,極易出圈輻射至路人,從而突破圈層壁壘。

更為關鍵的是,《即刻電音》想做的顯然不是單純的表演型綜藝。其不但為選手提供走近大眾的入口,而且還通過賽制模式、獎勵設定等刺激電音人的創作,致力於為電音市場輸送優質人才。據悉,《即刻電音》與Tomorrowland電音節達成了合作,選秀冠軍將直接輸送到Tomorrowland的主舞臺。

於電音人而言,這是巨大的誘惑和福利。登上Tomorrowland則意味著專業能力被認可,曝光量激增。於整個電音行業而言,牽手Tomorrowland是向國際舞臺反輸電音文化,增強華語電音地位和影響力關鍵手段。

《即刻電音》能否掀起電音江湖的風雲,仍需拭目以待。但在我們正式開啟腳踩縫紉機的娛樂模式前,必須搶佔先機,率先學會打拳、搓碟、趕鴨子等電音暗語,掌握社交貨幣的人才敢稱潮流先鋒。

責任編輯: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