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公衛補助年年增加,基層醫生到手資金卻不見長,錢都去哪兒了?_經費

最近,黑龍江衛計委發文《關於做好2018年國家基本公共衛生服務專案工作的通知》,《通知》明確:2018年人均公衛服務經費補助提高至55元!

《通知》有以下幾點:

>>>>

經費補助提高至55元,新增經費向村醫傾斜

檔案規定:2018年人均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補助標準從50元提高至55元,其中新增的經費重點向鄉村醫生傾斜,用於加強村級基本公共衛生服務工作;各級衛生行政部門要在專案資金到位5個工作日內如實錄入“國家政府衛生投入檢測系統”

公衛補助提高,意味著我們基層公衛人員的收入又將繼續提高了。縱觀歷年的公衛補助,可以發現補助標準是在逐年提高。

2014年,國家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財政補助為35元;2015年,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財政補助是40元;2016年,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財政補助是45元。2017年,國家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財政補助提高至50元,今年陸陸續續各地將補助提高至55元

我們可以看到近年來的公衛經費都是以每年提高5元的速度增長,按照這個趨勢,我們從事一線公衛工作人員的工資也應該是越來越多。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根據大家的反應,公衛補助如數到手的金額卻很少。

>>>>

公衛補助標準雖提高,但金額卻難到手

以村醫為例,按照規定工作量,在2017年國家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50元的標準下,一年公衛補助應該是20元,以轄區1000人口計算,一年公衛補助應當有20000元。

實際情況是,管理1000居民的村醫也很少拿到2萬元的經費。於是大家都把原因歸結為上級單位層層剋扣。雖然我們不能說這種現象不存在,但是不能“一棍子敲死所有人”。畢竟公衛補助是國家專項資金,很多官員對此也是“有賊心沒賊膽”。

那麼,公衛資金都到哪裡去了呢?編輯根據網路綜合分析了一下,總結出一下幾點:

1各地經濟懸殊,不能保證全國統一

首先,我們得明確:公衛補助資金並不是國家全額出資,而是中央財政+地方補助共同出資,由中央制定基礎標準。比如這次黑龍江公佈的檔案中,公衛經費55元由中央財政負擔33元,省級財政負擔9元,市縣級財政負擔13元。

眾所周知,我國各省份的貧富差距還是大的,財政比較緊張的地區財務的配套資金不一定能夠到位,迫於給下面基層醫療機構分配資金壓力,只能下調標準。而財政充盈的省市,比如昨天小編髮文的天津市,人均基本公衛補助就可達70元。

2考核未達標,補助資金也無法全額獲得

國家在制定補助標準的時候,也規定了考核辦法。而中央在下撥補助資金時不可能直接到基層考核,而是制定整個省的任務目標,省領導再細分各個市的目標,市再分配到區、縣、鄉、村,一層一層下來。

所以有時候,即使你已經完成全部公衛任務,但是省級目標未達標,中央下撥的資金就少了,但是省級單位為了不影響下面的工作,自己想辦法填補了缺口,這也可能會變成層層削減。

因此,努力做到100%完成績效考核,資金是不會少的。在群聊中,也有未村醫朋友分享了他所在地方的政策:

當然也有地方領導更注重經濟,對預防的偏重可能會少一點,這些都因地而異,不一概而論了。

而這一切都說明一個問題,公衛配套資金不到位現象確實存在!資金不到位,公衛補助標準提高再多都是枉然。

THE END

值得肯定的是,許多地區出臺的“亮點政策”都對補助資金的去向上了很多層“保險”來確保資金落實到位。

對於我們基層醫生而言,首先就是將自己分內的任務完成,有一句話說的好:“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如果我們都將公衛任務完美完成,公衛補助資金不可能少的!

當然,確認了有腐敗現象,該舉報還是得通過合法合規地渠道去向上反映!

從只有2人、兩間房的村衛生室到擁有員工670人、佔地面積120畝的二級綜合醫院,它是如何做到的?

版權宣告

◆本文綜合基層院長之家,最終版權、解釋權歸原作者所有。

編輯:宋崑崙

實習編輯:劉廣輝

責任編輯: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