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高曉鬆說:我生活在這幫傻子中間,我只能破口大笑!_時候

這世界不只有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

一曲未終已被棄於四季,一夢未醒已委身塵土,毫無防備。

我發現人不能多年在同一座城市待著,疑似認識的人太多,聊天的時候會發現周圍熟人千絲萬縷導致不敢放開吹牛逼的痛苦。

想起當年當日,有柔軟的心和猙獰的表情,現下,表裡正好換了個。還好有這些文字,記錄下心如何變得猙獰,表情如何愈發平靜,人如何變老,變成年輕的自己看見就想死的那幅模樣。

所有人都老了,再沒人死於心碎。

女人永遠說我在等你。其實是等來誰算誰。

我怕我嘴不嚴,怕我混得不好成了遠房窮親戚連累你,又怕我沒人疼沒人愛跟你抱頭痛哭。

如喪,我們終於老的可以談談未來了。

我很幸運成長在一個精英輩出的年代,所以那會沒人管自己叫精英。我現在生活在一個傻逼遍地的年代,並且有好多大傻逼管自己叫你媽逼的精英。我生活在這幫傻逼中間,我只能破口大笑。

歷史並不真的流傳於世,因為總有人懷著絕望毀滅了最後的人證物證。

關於書名高曉鬆解釋說:“我年輕時候喜歡說如來,就是如同要來,還沒來,但終歸會來。如喪,就是如同要喪,還未喪,但終歸會喪。”

很多女青年爭先恐後前赴後繼地奔去會寫歌會作詩的才子床上,可是她們往往忘了一個事實:知識是不能通過性交傳播的。

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報答就是我長大後也會像你們一樣,讓冰冷的江湖溫暖如初。

如果時光猶如一面鏡子,這面鏡子映照出了多少的假意虛情,映照出了多少的真情切意。看得太透則會心涼,看得太輕則會迷惘。

ta卻在笑。人們總是不願意接受最現實的結果,因為現實得讓人覺得無法接受,索性總是騙自己相信一些自欺自人的謊言。

高曉鬆,唯一一個發賣萌自拍照,還覺得其可愛的人,要說論顏值,18線藝人都排不上,但是你卻會因為他淵博的知識而覺得他尤其可愛,這難道就是所說的,顏值不夠,內涵來湊。你可能只關注了高曉鬆又出了哪檔節目,可是恰是從他的書中才能看到他端正的三觀,以上節選的片段是他的書籍《如喪》,關於書名高曉鬆解釋說:“我年輕時候喜歡說如來,就是如同要來,還沒來,但終歸會來。如喪,就是如同要喪,還未喪,但終歸會喪。”我是很同意高曉鬆觀點的,與其說將來會喪,不如說現在的大多數已經進入了喪的階段,不知道你在不在內呢?這世界上有很多我們沒見過的風景,有很多我們沒體會的艱辛,也有很多我們沒有看過的書,是不是沒有見過就代表不存在呢?

《如喪》這本書我之前沒有聽過,因為比較小眾,偶然一次在刷流書的時候看到別人摘選的一個片段,還附帶了一些人的評論,突然被高曉鬆犀利的語言吸引,便直接點選閱讀了全文,果然沒讓我失望,於是對流書的好感又增加,因為會在裡面發現各種好書,簡直就是精簡的另一個世界!希望大家都能積極的去發現各種好書。然後分享給大家!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