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這個富二代聲稱隻接受年輕女記者的採訪,她剛好是個年輕的女記者

男人可以不帥可以壞但是一定不能無賴,一直以來,這都是蘇小窗對男人的看法。

但是今天,她遇到了一個非但帥而且壞更加無賴的男人。

那個男人的食指和中指夾著一支雪茄煙,漫抬手指間,一個煙圈細細碎碎的劃了開來。他眯縫著雙眼,上下打量著蘇小窗,幾乎把蘇小窗全身上下看個遍。

蘇小窗窘的小臉發青,雙目中幾乎要噴出火來。這個天殺的富二代展少柏,果然是名副其實的大色狼!

其實這一點,蘇小窗早有領教。在蘇小窗登門拜訪展氏集團,向祕書表達想要採訪展少柏時,他的祕書就委婉向蘇小窗轉述了展少柏對採訪記者的要求。

第一點,展少柏隻接受年輕女性記者的採訪,年齡的上下限是十八到三十歲。第二點,女記者採訪他的時候,請不要穿職業裝,請一定要穿裙子、高跟鞋,這樣才能讓他身心愉悅,接受採訪時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數次交涉未果後,作為一個專業而又敬業的娛樂記者,從不穿裙子從不穿高跟鞋的蘇小窗隻好穿起連衣裙、高跟鞋敲開了展氏少東辦公室的大門。

展少柏嘴角帶著邪魅的笑容,仍舊肆無忌憚的打量著她,目光始終不離她高聳的胸部以及臍下三寸。

蘇小窗的臉,頓時燒紅起來,像是抹了一層胭脂。她全力壓抑住心中的不安和反感,清了清嗓子,極其不自然的開啟話題:“展少東,聽說您即將和安美財團的太子女杜荔珊小姐訂婚,請問這個訊息是真的嗎?”

展少柏瀟灑地吐出一個煙圈,目光炯炯望著他,反問道:“你們狗仔隊的訊息,不是向來都最靈通嗎?還用得著問我。”

“你—”蘇小窗幾乎要跳腳起來,衝上前去和展少柏拚了!NND,敢說老孃是狗仔隊!老孃可是名副其實的知名娛樂週刊《光影刊》的資深娛樂記者!

蘇小窗深深呼吸一口氣,正色說:“展少東,我想您誤會了。我並不是什麼狗仔隊,我是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新聞系的專業女記者,我.......”

蘇小窗的話還沒有說完,展少柏已從轉椅之上站起來,傾斜著身子湊到蘇小窗的面前:“專業女記者會賣弄色相、穿成這樣來見我嗎?”他一邊說著,一邊吸了一口雪茄。

濃烈的香煙氣,重重噴到蘇小窗的白皙的臉上,蘇小窗不由得咳嗽起來。展少柏這才重新回到轉椅坐下,望著蘇小窗,眼神之中滿是玩味的笑意。

極品無賴!他簡直在挑戰蘇小窗的心理承受極限!

“展少柏,你太過分了!有錢有什麼了不起?仗著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嗎?你不就一個隻會侮辱人、隻會花老子錢的富二代嘛,要不是因為你是展氏集團的少東,誰有時間理你是死是活?”一口氣罵了一大串,蘇小窗頓時覺得心情愉悅。為表示她的極度憤怒,她還特意抄起桌面上的一疊檔案,重重摔在展少柏的面前。

這下輪到展少柏發怔。蘇小窗當然不會給他坐地反擊的機會,她抓起手提包,就欲奪門而去。可是在轉身一剎那,她卻看到玻璃門外有個人的身影一閃而過。

毫無疑問,展少柏也瞟到了那個人影。展少柏抬起手來,把煙頭按在水晶煙灰缸中掐滅,用異常冷靜的聲音低沉的說:“專業記者小姐,你今天就這麼走出門口,明天《光影刊》一定會接到來到我們長昇國際發出的律師信—理由是對長昇國際總經理展少柏先生進行人身攻擊和辱罵!”

無賴!真是無賴中的無賴!

蘇小窗暗罵一聲,卻不得不屈服。丟了工作事小,被長昇國際太子爺告,在圈子裡壞了名聲以後就沒得混了。

她雙手握拳,努力平複自己的情緒。大約一分鍾後,轉過臉來,沒聲好氣地說:“展大公子,你到底想做什麼?我不採訪你還不行嗎?”

展少柏露出一個曖昧的笑容,看得蘇小窗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明明他長得人模人樣的,長發飛揚,帶著幾分不羈和浪蕩。黑長的眉毛像用刀裁剪過一樣,好看的雙眼之中,浮動著難以捉摸的色彩。筆挺的鼻樑,帶著一絲xing感的似笑非笑的薄脣,使得他整張臉看上去就像是精心刻製出來的雕像一般。

可是為什麼,在蘇小窗看來,這張俊美無儔的面容,就像是魔鬼的臉一樣呢?

“過來。”展少柏向她招手,用他那招牌似的無良笑容。

蘇小窗明明想奪門而去的,可是一想到自己在業內的名聲,隻好忍住心底的厭惡之情,拖著雙腿重新走到紅木辦公桌面前,恨恨盯著展少柏:“展少東,你到底想要玩什麼花樣?”

“花樣麼,就是.......”展少柏忽然湊了過來,他身上散發出的幽雅的古龍水的香味沁入蘇小窗心脾之中。他坐到辦公桌上,伸出雙手,用力勾住蘇小窗的頭,把她的半個身子扯起來,拖入到自己懷中。

這一場變故太突然了。

“你想做什麼?”蘇小窗心中一陣驚慄:難道這個展少柏是個變態的?她用力想掙出展少柏的懷抱,但是他的雙手蒼勁有力,她嬌小的身軀彷彿漫天大海上的一葉浮萍,所有的掙扎都無濟於事。

展少柏笑得邪魅而冷漠,他漫不經心瞟了玻璃門一眼,那身影仍在飄忽不止,彷彿鬼魅。

他用力,雙臂就像是鐵箍一般,箍得蘇小窗幾乎要透不過起來。他無視於蘇小窗徒然的掙扎,低下頭去,重重吻上她鮮紅的脣瓣,在她的紅脣之上,留下他火熱的印記。

頓時,一股男子的溫熱氣息,撲面而來,蘇小窗不禁有些渾身酥軟。她的長發就像是瀑布一般,在紅色的辦公桌上撲灑開來,紅黑相映,綻放如華美的絲緞。

蘇小窗捶打著展少柏,卻始終沒有辦法掙脫他的懷抱,只能任由他攫取自己紅脣的芬芳。她的指甲深深掐入到他的肌肉中,他卻像是完全不知道疼痛。蘇小窗的目光觸及到他的眼神,發現他的眼神竟然是深不見底,冰冷如霜。

蘇小窗微微一愣,展少柏已然把嬌小的她橫抱起來,放到赤紅的辦公桌上,欺身上來,把她壓在身下,粗暴的去撕扯她的裙子。

蘇小窗心裡一陣冰涼,用力咬著他的嘴脣,頓時,他xing感的薄脣鮮血直流,他忍不住抬頭,發出一聲低沉的呻吟聲。蘇小窗惡狠狠的盯著他,恨恨的說:“我一定會告你xingsao擾!”

本文來自小說《迷情女記者》第一章,關注小說可直接加入書架。

更多免費小說 點選《小說頻道》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