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無辜被冤沉江,若有來生她定要讓血滿蒼天,定要踏著滿山屍骸

秋日秋風安瑟,卻壓抑不住人群之中的喧鬧。

“聽說了嗎?已經帶走了呢!”

拓拔府裡,一片詭異的氣氛,人們說話的時候,都是壓低了聲線,但是卻是眉飛色舞。

聽的人臉色一白,就拉著她的手:“你怎的什麼都敢說?就不怕被人聽了去麼?”

又小心的看四周,歎了口氣:“哎,上頭的事情,咱們怎的知道?被嬤嬤停了去,是要絞了舌頭的!”

說完,那兩個奴婢又慌忙的退下。

這個時候,江邊倒是熱鬧非凡。

可是人群卻偏偏是詭異的,還有些人不忍心看,卻被身邊的人教唆的滿臉通紅。

“安想蓉,你可有什麼話要說?”滿面銀絲的長者拿著柺杖,一張老臉異常嚴謹。

站在眾人鄙夷的目光之中的女子,臉色慘白卻又盎然挺立,腰板挺直,一身華服,不同於齊豫女子的清秀素淨,骨子裡都是透著妖嬈的,就算此時眼眶微紅,卻依舊是帶著無限風采,直直的逼下去其餘女子的光芒。

“雪郎,這就是你苦口婆心與我說的?”她的視線越過眾人,死死地釘在一個男子的身上,彼時那男子身邊還依偎著一個嬌小的女子,兩人十指相扣,情誼濃濃。

“我與你說的?”那男人眉頭緊蹙:“我與你說了什麼?安氏,做出了這等事,你還有什麼與我可說?”

“安氏,你莫要無理取鬧了,單憑你是安家的嫡長女,雪郎已經對你仁至義盡了,你做出這等令人不齒的事情,還有臉活在世上?”

安想蓉隻當作什麼都沒有聽到,只是一雙眼眸緊緊地盯著拓拔傲然:“你也是這樣認為?”

拓拔傲然臉上的表情也冷下來:“安氏,我待你一向不薄,可是你卻做出如此喪盡天良的事情,你還要我如何認為?”

安想蓉冷冷的看他。

昨夜的事情,在她的腦海里翻滾。

那夜,姨娘方氏遞給自己的茶水,庶妹徒然到來和自己說了一些無關緊要的話,丫鬟無故離開,在她房間多出來的陌生男子,恰好衝進來的眾人。

一切都是這樣合情合理。

安想蓉想過自己的結果,但是從來不曾想過,她日思夜想的人兒,竟然也是參與了其中,甚至,可能是主策劃!

“哈哈哈哈!”安想蓉徒然無故仰天大笑,一直到眼角都是淚水,她卻不停下來,只是眼眸狠厲的看過去:“拓拔傲然,利用完我安家嫡女的身份,拿了我安家如此豐厚的嫁妝,就打算把我除掉了是不是?”

被安想蓉說的臉上一紅,拓拔傲然面色一冷,卻是淩然說道:“安氏,你莫要胡說八道。”

“胡說八道?”安想蓉脣邊勾了一抹笑,抬眸去看他,輕聲笑著:“今日我便胡說八道一會!”

隨機,她轉向眾人:“眾位大家,可曾知道我拓拔府藥材來源基地在哪裡?”

拓拔傲然臉色一驚,就叫出來:“安想蓉,你敢!”

“我拓拔府的藥材,就是來自遠處峨眉山山腹,此內各種藥材齊全,還有山珍野味,供大家隨意採摘!”

安想蓉一句話落下,四周的人都驚了,再看安想蓉和拓拔傲然,目光就有些玩味。

“時辰到——用刑!”

那白衣老者沉著臉吼著。

“哈哈哈,各位可想知道,我拓拔府的那幾本賬本在哪裡?”

就連那老者的手都頓了。

安想蓉是個管家的,在她的手心裡,拓拔府發展很快,短短幾年,卻一躍成為書香門第,其中更是商賈巨賈,可是卻有幾本賬,誰都找不到。

安想蓉卻是停下了話語,只是拿眼看著那遠處臉色蒼白的拓拔傲然和方氏,聲線冷冽的笑出來:“不出三年,拓拔府必亡,拓拔傲然,我安想蓉能讓你榮華富貴,也能讓你雞犬不寧!哪怕是我死了!”

“行刑!”

眾人便見著,那豬籠之內,一抹紅色的身影,癲狂的笑著,被投入到了江水之中。

然後,又是什麼都看不見了。

可是,她不甘心。

她不甘心!

哪怕她留下了諸多後手,哪怕她死了之後,那些人必定焦頭爛額生死不如,可是,可是她不甘心!

她要親眼看著他們死無葬身之地,她要親眼!

若有來生。

若有來生!

生死不如!

滔滔東逝水,將安想蓉的身影埋沒到江底,卻不知道,到底埋沒了多少人的青春年少。

本文來自小說《相門嫡秀》第一章,關注小說可直接加入書架。

更多免費小說 點選《小說頻道》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