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腹黑公子爺與高冷千金兒時相互愛慕,十年後他們重新相遇

當黑夜降臨,那擁擠的街道漸漸變得冷清,霓虹燈代替日光繼續照亮著世界。

海信鐵橋上,蘇伊沫靜靜的佇立在鐵欄邊,抬頭望著那黑漆漆的天空,眼裡滿是寂寥,無人能懂。

聽說如果在流星劃過的那一刻許下願望,那麼,它就會實現。而你看見的那顆流星是你逝去的親人在天堂流下的眼淚。

我會看到那顆屬於你的流星嗎?媽媽……

“流星……”

蘇伊沫柔脣輕啟,嘴裡緩緩的吐出這兩個字,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若是被人知道她今天在這裡站著吹風等那傳說中的流星,肯定會被人笑掉大牙吧。

一陣微風吹過,吹亂了她額前的發絲,遮住了那雙帶著憂傷的眸子。精緻的黑色製服裙擺隨風飄揚,胸前的嵐興校徽反射著霓虹燈的光芒,流光溢彩。

“呦,美女,這麼晚怎麼一個人在這呀”

正當蘇伊沫想放棄繼續等下去的念頭時,耳邊卻傳來一男人的聲音。

蘇伊沫眉頭微皺,朝旁邊瞥了一眼,望見的是三個痞裡痞氣的男人。

而那說話的正是三人中最猥瑣,也最讓人討厭的一個。

蘇伊沫不屑的收回目光,不願與他們有任何接觸,轉身便想離開這孤寂的橋頭。

“喂,沒聽見我們老大在跟你說話嗎!”

其中一個挑染了幾支深藍色發絲的男人,囂張的朝蘇伊沫喊到。

“我從來不聽人渣說話!”

蘇伊沫微頓了一下腳步,冷冷的話一字一句的從她口中吐出。

她的這句話聲音不大不小,正好落入了一旁的小車內,同樣在等流星的江景哲的耳中。

微閉著的雙眸始終沒有睜開,姿勢慵懶的坐在車內,耳朵卻開始仔細的聽著車外的動靜。

“你這丫頭嘴巴倒是夠辣,不過我喜歡!”猥瑣男色眯眯的望著蘇伊沫的背影,眼不自覺的盯上蘇伊沫那短裙下的美腿。

感覺到身後那很是不敬的目光,蘇伊沫的臉漸漸冷了下來。

“滾!”

微怒的聲音透過車窗傳入江景哲的耳中,讓他那微閉的眼眸緩緩睜開,眼角瞥向窗外,正好望見了蘇伊沫的身影。

“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一個黃色頭髮的小弟捲起衣袖,儼然一副想動手的模樣。

正當江景哲微微坐直,想透過車窗看看蘇伊沫的模樣,卻不想她剛好轉過身去,隻給他留了個黑色的背影。

“我從來不給別人第二次機會!”

蘇伊沫緩緩轉過身子,冷漠的望著眼前不知天高地厚的三人。

當蘇伊沫那精緻的小臉清楚映入三人的眼簾時,讓他們徹底驚豔。

白皙的臉龐因為在霓虹燈的照耀下帶著誘人的紅色,高挺小巧的鼻樑,殷紅的嘴脣,再加上那雙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寒眸,徹底勾起了他們的征服欲。

“沒想到小臉蛋長的還不錯呢!”猥瑣男摸了摸下巴,一副意淫的可惡模樣。

蘇伊沫最討厭的就是別人用那種眼神望著她,更可惡的是對方還是一個猥瑣到不行的男人。

“啪!”

那猥瑣男才剛說完話,還在對蘇伊沫的身子抱著幻想。

臉部便突如其來的受到重重的一擊,人也一個不穩跌向鐵欄旁。

而這一幕正好落入了剛從車上下來的江景哲眼中,讓他對蘇伊沫又多了一份好奇。

“老大!”那兩個小弟也一時沒反應過來,有些驚恐的望了蘇伊沫一眼,又急忙去扶那被踢了的猥瑣男。

“呸,他媽的”猥瑣男擦掉嘴角的血跡,惡狠狠的望著依舊一臉冷漠的蘇伊沫。

“給我上,不給你點顏色,你還真以為我不敢動你了!”

猥瑣男扭了扭脖子,一副惡狠狠的模樣,和那兩個小弟一起朝蘇伊沫走去。

望著蘇伊沫那孤寂的背影,江景哲有那麼一瞬間想向前幫她一把,最終卻還是忍住了。

懶懶的靠在車旁,靜靜的望著蘇伊沫的背影,似乎想要從她身上找到某個人的影子。

“嗬,不自量力”

蘇伊沫冷笑一聲,不屑的望著他們,身為黑道家族的兒女怎麼可能怕他們!

被一個女人藐視,那是每一個男人都無法忍受的,更何況還是個老大。

於是,三人一齊朝蘇伊沫逼近,大打出手。

望著蘇伊沫那矯健的身影,江景哲回想起小時候的一些畫面。心中多了份難以詮釋的情愫。

你應該也跟她一般是個如此堅強冷漠的人吧,只是你現在在哪裡,會是她嗎……

“笨蛋,給我抓住她!”

那一直都碰不到蘇伊沫絲毫的猥瑣男憤憤的朝那兩個小弟喊到,自己卻在一旁粗粗的喘著氣。

蘇伊沫輕鬆的躲避著攻擊,正想著快點解決離開這裡時,脖頸上的吊墜卻在此時滑落,掉落在地。

蘇伊沫眉頭緊皺,彎腰想去撿起吊墜。也沒注意到前方的人已經握拳朝這邊揮來。

就在她的指尖剛剛碰到吊墜將它勾起,手臂上卻突然多了一股力道將她一拉。

她還沒反應過來,一股拳風從她面前擦過,而那剛被她勾起的吊墜卻直直的從她手中滑落,朝那冰冷偌大的江水中奔去。

蘇伊沫回過頭冷冷的瞥了一眼拉她的人,並未看清他的面容便狠狠的甩開他的手,想都不想便越過護欄跳進了信江。

所有人的目光都瞬間停留在了蘇伊沫那如蝴蝶一般的身影上,沒有注意到此時的天邊滑落的那兩顆孤寂的流星。

江景哲眉頭緊鎖,望著那平靜的湖面。被甩開的手還僵在半空中收不回來。

他甚至連她的臉都沒看清楚,她就這樣消失了,她應該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吧……

回過神,冷漠的望著那還在發呆的三人,涼脣輕啟,吐出的話從不帶半點溫度。

“別讓我再看見你們!”

那極富磁性卻又彷彿從冰山傳來的聲音讓三人一顫。

望著一臉冷漠表情的江景哲,那猥瑣男本想囂張的回話。

卻在瞥到江景哲製服上的聖羽徽章,和那不知何時來到他身後的幾個保鏢時話又憋了回去。

“我們走!”猥瑣男盡管不敢去惹他,可在小弟面前還是要點面子的。

冷哼一聲,便帶著他們離開了這裡。

“少爺,該回去了”

保鏢的頭領張叔微微低頭,輕聲說道。

“知道了”

江景哲淡淡的應到,望著那平靜的湖面,冷漠的俊臉未增加任何表情。

抬頭望向那漆黑的夜空,黑漆漆的哪裡像會出現流星的模樣。

“明天派人去信江邊找一找……”

自嘲的苦笑一聲,江景哲輕輕的說道,最後瞥了一眼蘇伊沫落水的地方便轉身回了車內,那手緊緊的握著,似是想將剛剛的溫度保留在手心。

當海信鐵橋上恢複以往的平靜,蘇伊沫瘦弱的身影終於浮出江面,緩緩的呼吸著空氣,小臉也因為冰冷的江水凍的微紅,被盤起的長發也被打濕散落在身側。

“該死的!”

蘇伊沫憤憤的罵道,本想再繼續找一下的她卻因為實在受不了這江水的溫度,也隻得放棄這個想法遊上了岸。

這一夜,等流星的人沒等到流星,卻意外的再次撞入了別人的世界,只是不知這世界日後會不會屬於自己……

本文來自小說《戀上黑道冷公主》第一章,關注小說可直接加入書架。

更多免費小說 點選《小說頻道》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