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車禍死亡後穿越,重生為異世丞相千金,只是她師父也太神祕

和煦的陽光灑在每一寸土地上,晴空萬裡,微風徐徐,沒有一絲預兆,一輛藍色的巴士正在高速公路上急駛著,車內最後一排靠窗的位置,一個身穿黑色t-shrit的中性打扮的女子,看著窗外轉瞬即逝的風景,將那轉瞬即逝的風景全都容進了她深邃ru黑瞳般的眸子裡,沒有驚其一絲波瀾,額前的流海紛紛揚揚,在風的吹拂下,輕輕跳起了華爾茲,眼睛猶如日月潭那汪清泉一般清澈明亮,似雪的肌膚好似吹彈可破,俊美的臉上好似白玉生生無暇,少了份女子的嬌媚,多了份男子的剛毅,渾身散發的寒氣讓人退避三舍,隨時走到哪裡,溫度驟然下降幾度,讓人不寒而慄。

寒夜風,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了她的形單影支,父母狠心的將她丟棄在了冰冷的大街上,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小小的嬰孩到底有什麼過錯,讓他們決然棄她於不顧,後來被好心人送到了孤兒院,但是由於性格冷清,與孤兒院的孩子們都顯得格格不入,院長實在是無法再繼續撫養下去,所以等到她的生活能夠自理的時候,便將她趕出了孤兒院,她離開的時候和進來的時候一樣,臉上沒有一絲表情,驚不起一絲波瀾,猶如凍結了萬年的冰山,食古不化。

20年來,身邊沒有一個朋友,也沒有人願意和她做朋友,走到哪裡,溫度驟然下降幾度,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更是拒人於千里之外,讓人毛骨悚然,從被拋棄的那一刻開始,就從來不在相信世上會有真情,對於愛情這種貓捉耗子的遊戲,自然是不入其眼,也沒必要周旋,男人!隻不過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看上的也隻不過是自己這張人皮而已。

聽著汽車機器的嗡嗡聲,車內有些喧囂,有幾個不懷好意的對著她不停的吹口哨,想以此來吸引她的注意力,然而她依舊只是靜靜的看著窗外,臉上驚不起一絲波瀾,那幾人見她如此,也沒了興致,因為他們知道是不能惹她生氣的,忽而起了一陣怪風,接著就感覺一陣地轉天旋,那輛藍色的巴士直衝下山崖,消失在了懸崖下的深淵中。

丞相府內,雕樑畫棟的屋子外面早已是人滿為患,大家的臉上都露出不同的表情,又擔憂,驚喜,期待,凡所應有,無所不有,進進出出的丫鬟接連不斷,司徒誌在門前踱步徘徊,還不時伸著脖子聽著裡面的動靜,臉上既有期待又有擔憂,看著丫鬟們端著血水進進出出,額上早已布滿了一層汗珠。

“哇~”隨著一聲嬰兒的啼哭,焦慮的臉上頓時蕩漾出笑容,破門而入。

“生了,生了,是個千金”穩婆手裡抱著剛出生的女嬰高興的喊道。

“夫人,夫人”司徒誌跑進裡屋,看著床上幾近虛脫的人兒,臉上的高興化為了憐惜,坐在床沿上用手帕輕輕的拭去自己夫人額上的汗水,滿腔溫柔的說道

“夫人,辛苦你了”

溫夫人蒼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容”不辛苦,能為老爺增添子嗣是妾身的福氣,老爺喜歡就好”

“好好…,夫人好生休息”司徒誌高興的說道,對於溫嵐的賢惠,司徒誌實是慰心。

“恭喜丞相,賀喜丞相,喜得千金”穩婆笑著將手裡的女嬰交給司徒誌,司徒誌伸手接入懷中。

“哈哈~,―真好,夫人你看,你看,這是咱們的女兒,你看她多可愛啊!”司徒誌將女兒抱近溫夫人,高興的說道,溫嵐看著自己的女兒,自眼角滑出一滴晶瑩的淚滴,這是我們的女兒,司徒誌伸手為溫嵐拭去眼角的淚滴,滿臉疼惜的說道

“你kan咱們的女兒多可愛啊!”溫嵐輕輕的點頭

“恭喜老爺,賀喜老爺,喜得小姐”一屋子的丫鬟僕人跪著一地,大家的臉上流淌著幸福的淚水。

“大家起來吧!”

“丞相爺,你看這女娃長得真像你,你看這眼睛,這小嘴,簡直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穩婆連忙上前討好的說道。

“是啊!是啊!你看她生得如此珠圓玉潤,長大後啊,一定和夫人一樣溫柔賢惠,冰雪聰明,一定是個傾國傾城的大美人”

“是啊,是啊”頓時屋內誇讚聲四起,溢美之詞,讚不絕口

寒夜風的眉頭微皺,怎麼回事,身上無法動彈,周圍好吵,我死了嗎?嗬!或許永遠也不會有人知道,那消失的藍色的巴士裡會有這樣一個人吧!記得當時隻感覺一陣天旋地轉之後,就沉沉的昏了過去,現在感覺渾身乏力,身體輕飄飄的,自己所處的環境也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光明?那兒有光……於是,身體追逐著那絲光亮。

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張放大的俊臉,一身儒雅的氣息清澈的眼神裡露出濃濃的喜色,三千青絲被行雲流水白玉冠束之腦後,他是誰?寒夜風甚至有些許的迷茫,以為自己死了,看見了仙女了呢?

環顧四周,書香之氣,雕樑畫棟,古色古香,這分明就是電視裡常放的古代女子的閨房之中,房間裡面丫鬟僕人裝扮的人滿屋子都是,大家都目不轉睛的盯著她,指指點點,大家都喜形於色。

床上還躺著一個女子,看似弱不禁風,肌膚勝雪,光滑的額頭,彎彎的柳葉眉下有一雙攝人心魄的眸子,嬌嫩的肌膚好似能掐出水來,臉色有些蒼白,可仍擋不住那傾國傾城的面容,反而看上去更加憐惜與嬌媚,無不讓旁著生出憐惜之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看看自己,身子縮小了幾倍,這分明是嬰兒的身體,穿越?這是她腦子裡唯一想到的詞語,shi麼?自己穿越了?不知是上天垂憐還是自己命不該絕,不止讓自己重生,而且還不再是隻身一人,“家”這個詞對她來說,無任何意義可言,穿就穿吧!隻不過了換了個環境生活罷了!

本文來自小說《妃傾天下》第一章,關注小說可直接加入書架。

更多免費小說 點選《小說頻道》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