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穿越到古代我就種了種田,農家小院熱坑頭,發家致富小悠閑

“她……是不是死了啊?!”

“瞎說——二寶,你要是再瞎咧咧,就把剛才給你的鬆子糖還我。”

“我又沒說什麼,她可不是像死了嘛……”

迷迷糊糊聽到有孩子在說話,許文嵐翻了個身,裹緊被子,還想再眯一會,但立刻,她就清醒過來。

猛地睜開眼睛,正好和趴在旁邊看她的小子打了個照面。

許文嵐一怔,還沒反應過來,那個長著一張圓臉,粗眉大眼的半大孩子就突然“啊”的一聲嚷了起來:“她醒了——哥,她醒了……”

還沒人應他,他已經爬了起來跳下炕去,三兩步竄沒影了。

眨了眨眼,許文嵐摸著身下暖乎乎的被褥,漸漸回過了神。

這麼說,她是被人救了?!

她最後的記憶,是自己窩在一塊大石頭後躲著風雪,再之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真的以為自己又死了一回——是,她記得清楚,她已經死了一回。

許文嵐還記得自己是在和那個偷了公司錢,還想陷害她的李經理在天台上對質,卻在爭執中被那個黑心腸的混蛋推落了天台。

一切就像是慢鏡頭一樣,她的身體在虛空中墜落,她還能看清李經理先是震驚又變得輕鬆的表情。

她就那麼掉下天台,可能摔得粉身碎骨,而更可悲的是,她這個小出納,死了死了還要背負小偷的罪名。

那個把罪名推到她身上的李經理卻能逍遙法外,風流快活地過日子。

虧得她十來歲就成了孤兒,要不然她這麼不明不白地死了,父母真是要心疼死了。

枉死了,她沒想到還能有再睜開眼的時候。

那麼冷,還以為自己是在太平間裡回了魂,可一睜眼卻是冰天雪地,她都來不及考慮為什麼會到了這冰天雪地的地方,就震驚地發現自己居然成了一個小姑娘。

個子不高,也就八九歲的模樣,而且這孩子大概是有點傻吧?

大冷的天居然穿著一件夾襖就跑出來了……

還好被人救了,要不然可不真得凍死在轉了半天都不見一個活人的大山裡了。

搖了搖頭,許文嵐擁著被爬起身來,還沒坐直,就看到一個比剛才那個孩子略大些的小少年。

雖然一樣穿著打補丁的棉襖,可是這小少年個子已經抽條,臉也長開了,不像剛才那個孩子胖乎乎的臉蛋一團孩兒氣。

小少年生得眉清目秀,鼻樑高挺,一笑起來左臉還露出一個酒窩,十足的小鮮肉一枚。

任是許文嵐在電視上見慣了帥哥,也看得一愣。

這山溝溝里居然還藏著這樣一個小帥哥。

“你醒了?還覺得冷不?是不是餓了?”

他不問還好,一問許文嵐還真覺得餓了。

只是初來乍到,還要端著點,她笑笑,搖了搖頭,還沒說話,肚子已經咕嚕一聲。

許文嵐臉一下漲紅了,好在不是真正的小姑娘,還能厚著臉皮笑道:“不說不覺得,一說還真有點餓了。”

那小少年也不說話,抹身坐在坑沿上,從坑桌上端了碗遞給許文嵐。

白底紅彩,碗邊繪著大朵牡丹,還有喜字,怪漂亮的,就是用得年頭多了,碗邊都碰出幾個豁口了。

捧在手上,就嗅到一股甜香,“玉米糊?”

濃濃的玉米香,不摻一點香精味,看著那濃黃的的顏色,再嗅著這香味,許文嵐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可是還是有所顧忌,她沒捧著碗喝,而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問:“小——哥哥,有勺子嗎?”好懸沒叫小朋友。

小少年眨了眨眼,眼珠轉了轉,才“啊”了聲,“羹匙兒是吧?”

“哦……羹匙兒……”

她就該知道冰天雪地的地方除了東北這疙瘩還能有哪兒?

還好前世東北小品普及得廣,勾通交流大概、應該是沒問題的吧?

從小帥哥手裡接過同樣是豁了口子的瓷勺,許文嵐沒吃兩口,就覺得有些怪怪的感覺。

眼角一轉、再轉,她很想和小帥哥說你能不能別盯著我看?

但她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外頭開門聲。

“娘,你快著點啊!那個丫頭片子真醒了……”

你才丫頭片子呢?

許文嵐真想翻白眼。

不過一聽到門響,她還是立刻放下的手裡的碗,有些拘謹地轉過臉去想要下炕。

被小圓臉帶進來的是一個中年女人,同樣穿著打補丁的棉襖,一進屋就扯下頭上紮的頭巾,再用頭巾拍打身上,等拍打完灰了,這才抬起頭來。

她一抬頭,許文嵐才看清人長什麼樣。

梳的那是什麼頭?像包包一樣梳在腦後,用手帕裹了,斜插了根暗沉沉不怎麼亮的簪子,大概不會是金的,頂多是銅的。

許文嵐是分不清那是什麼發型,可是婦人一抬頭,看到她帶著笑的眼神,還有臉上和小少年一模一樣的酒窩,許文嵐就先覺得安了幾分心。

“閨女,你可醒了……”衝著許文嵐一笑,婦人走過來,一屁股坐在炕沿上,又問:“怎麼不吃啊?都那麼久沒吃東西了,肯定餓了……”

說著話,卻是把手搓了搓,這才伸手過來握住許文嵐的手。

她的手還帶著幾分涼意,一碰到許文嵐的手,許文嵐禁不住打了個冷戰。

看到許文嵐打冷戰,婦人忙要鬆手,許文嵐卻立刻反握住了她的手。

婦人的手有些粗糙,不說指腹,連虎口掌心都有一層薄繭,顯然是常年做活的手。可是這樣粗糙又有些涼的手,卻讓許文嵐覺得親切。

“阿姨……”

她才叫了一聲,小圓臉就笑起來。

婦人也笑,“叫我嬸子好了,我男人姓白——阿姨?這個稱呼倒別致,是說的姨娘吧?”

臉上有些發燙,許文嵐忙點頭,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只能悶著頭說謝謝,“要不是嬸子救了我,我可能就死了。”

“哪兒是我救的,我家男人揹你回來的——這閨女,怎麼穿那麼點就跑出來了?你家裡人呢!?”

嘴上問著,白嬸子又端了碗過來,“再吃點,別客氣……”

接過碗,許文嵐用勺子小口小口地喝玉米糊,眼角卻是悄悄往旁邊掃去。

她剛醒時沒來得及看,現在看,這裡果然就是東北農村的樣子。

身下坐的是燒熱的一鋪大炕,炕梢擺了隻和炕同長的櫃子,大概從前也是上了漆繪了花的,可是現在漆已經掉得差不多了,花紋更是幾乎看不清。

炕對面是窗,不過不是玻璃窗,而是紙糊的窗。

窗側是一張八仙桌,上面還有沒收拾好的銅鏡和胭脂盒。

銅鏡、紙窗——轉過頭來再看白嬸子的發髻,還有已經摘掉頭上瓜皮似棉帽的小少年——那是什麼發型?

和那胖小子一樣,居然是梳了兩個小鬏鬏,看起來怎麼那麼像哪吒呢?

許文嵐嚥了咽口水。這個她有點印象,好像是什麼總角是吧?

剛才光看衣服還看不出什麼來,可現在看了這頭型,許文嵐還有什麼可懷疑的?

不管這到底是哪朝哪代,都肯定不是她生活的時代——這,是穿越了?!

本文來自小說《關外人家》第一章,關注小說可直接加入書架。

更多免費小說 點選《小說頻道》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