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身為法醫,沈初言最怕的不是屍體和變態凶殺,而是——嫁不出去

第1章 私闖民宅的暴徒

入夏,十年不遇的大暴雨襲擊了這個繁華的都市。

沈初言圍著浴巾走出浴室,拉開窗簾,窗外依舊下著大雨,密集的雨點砸在玻璃上,外面除了星星點點的燈光什麼都不看清。

三天三夜沒睡覺,她爬回家卻失眠了。

想到躺在解剖臺上的那個孩子,她的心還是顫抖的……

突然,屋子裡的燈無聲息地熄滅,四周陷入一片黑暗,夏雷滾滾,劃過天際,帶來一絲詭譎的寂靜。

沈初言身子一僵,直覺哪裡不對勁。

“別動——”低沉不像話的聲音,帶著鋼鐵的冰冷和血的味道。

冰涼的東西抵上了她的後腰,在她有所反應之前,男人已經捂住了她的嘴巴。

陌生的壓迫的男人氣息侵襲而來,窗外風雨交急,窗內危機重重。

沈初言沒有動,身為法醫,她比誰都知道抵著自己後腰的是什麼凶器,一秒鍾的慌亂之後,她便冷靜了下來。

濃重的血腥氣侵入鼻腔,沈初言暗暗地吸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聲音柔和起來。

“你受傷了,而且呼吸粗重,可能是傷了肺葉,流血量很多,如果不能及時包紮,會流血過多而死,我是醫生。”

男人沒有說話,大掌摩挲著她纖細的脖子,帶著一層薄薄的繭,由脖子繼續往下到後背,沈初言因他的碰觸戰慄了一下,男人的動作,似是警告,又像是在試探。

“我可以幫你處理傷口。”沈初言再次強調了一遍。

對方隱在夜色裡,依舊一言不發,周身散發著寒氣和戾氣。

沈初言等的近乎絕望的時候,男人退開了一步,長腿一邁,坐在了屋子裡的沙發上,沉沉地說道,“五分鍾。”

縱然隔著黑暗和夜色,沈初言都能感覺到男人身上散發出來的致命氣息,她甚至覺得,就算他重傷至此,也能分分鍾殺了她。

沈初言深呼吸,去拿醫藥箱。她甚至不敢深呼吸,不敢開燈,憑著記憶回到男人身前,伸手摸到一片粘稠的濕潤之外,還有一些面板被燒焦的痕跡。

“槍傷?”沈初言低低地說了一句。

她臉色一怔,不敢大意,立刻開啟臺燈,去檢查他的傷口,醫者父母心,縱然她是法醫,但是也不可能見死不救。

熟練地開啟急救箱,消毒、取出子彈,縫合傷口,包紮,她垂眼做的專注,甚至完全忘了這個男人此刻出現在這裡,是有多危險。

男人垂眼看著沈初言,她剛剛沐浴完,隻圍著一件浴袍,長發散落,女性的柔美不經意間就凸顯了出來。

終於,沈初言長長地鬆了一口氣,擦了擦額頭的汗,疲倦地說道,“傷口不能碰水,記得換藥,要是發燒的話就要去醫院。”

說完她脫下一次性手套,抬眼看向男人,這才愣住。

“你的臉——”

他居然帶著小巧的銀色面具,遮去了鼻尖以上的半張臉,暗夜裡就如同19世紀中歐的暗夜惡魔。

愣了一會,她想起來,因為家裡沒有麻醉藥,取子彈的時候,這個男人一聲都沒有哼。

夏雷滾滾的深夜裡,孤男寡女,良家婦女和帶著面具的凶徒,私闖民宅和槍傷,沈初言突然打了一個冷顫。

男人雙眼眯起,她身上的浴巾有些搖搖欲墜,燈光下的肌膚白皙勝雪,曲線玲瓏,不禁目光一深,站起身來。

壓迫的氣息迎面而來。

本文來自小說《豪門盛寵:法醫嬌妻不好惹》第一章,關注小說可直接加入書架。

更多免費小說 點選【小說頻道】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