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王爺身中奇毒,解毒的良藥是一名女子

第一章 同歸

大昭國,元順二十五年。

上京最莊嚴華貴的軒王府,後院內有一片碩大的池塘,湖心修建了一座高立的亭臺做觀景之用。

正值初春,池塘四周的綠柳才發出細嫩的枝芽,淡淡的綠色環繞著湖水,分外惹眼。而湖心的碧蓮亭上兩個衣著華麗,貴不可言的女人對立而望,遠遠望去一藍一紫兩個身影像是一幅渾然天成的畫卷。

只是細看去,兩人似是在爭執不休,周遭的氣氛有些凝重,頗有劍拔弩張的感覺。

“蘇晚清,我把你當最好的朋友,你為什麼要陷害我?”那藍衣女子生的清麗無雙,一雙如似秋波的美眸中淩波閃閃,臉上的表情極其悲慟。

對面的紫衣女子卻是滿是不屑的表情,她素手輕輕撫著小腹,帶著嘲笑的眼神看著對面的人。

“白妙香,這王妃之位本該是我的。是你搶了我的位置,為了我肚子裡的孩子,你必須要死。”蘇晚清說著雙眸突然變得陰狠毒辣,纖細的小手突然緊拽著白妙香的衣領將她一步步逼退到身後的圍欄。

“你……你要殺我?”白妙香瑩潤的淚珠似要落下,十多年的友情,難道都是假的嗎?說她搶了她的王妃之位,可知她嫁給連城逸也是被逼無奈的,她從未想過要介入他們之間的感情。

蘇晚清一雙眸子已是極盡狠戾,她脣角微微揚起笑道:“你因不滿王爺的責罰,繼而將怨恨發到我的身上,欲圖殺我,自己卻不小心跌入了池塘。你知道王爺他恨你,你在王府本就不受寵。就算你死了,也沒有人會懷疑的。”

白妙香聽著她說出的一言一語隻覺得寒心,這十年來,她對她猶如妹妹一般的對待,到頭來竟是這樣的光景,是哪裡錯了?

“蘇晚清,你瘋了,就算死我也不會放過你的。”白妙香突然掙紮起來,試圖躲開她的鉗製,可卻覺得身子軟弱無力,她猛的將目光放在亭中的石桌上,一種透心的寒意直入心底。

“你在茶中下了毒。”白妙香渾身無力,一種絕望悄然而生。

耳旁是蘇晚清得意的笑聲,如銀鈴一般的聲音卻似是地獄的催命符。就在白妙香絕望之際,卻驀然聽見蘇晚清聲音響起。

“白妙香,臨死之前不如讓我告訴你一個祕密。你可記得七年前,你在西山救下的那個雙目失明的少年?你不知道吧,他就是軒王爺,他一直在找你,可是不知為何他將我當做了你,認作是救了他性命的女子。哈哈,白妙香,我要多謝你,是你告訴了我七年前你們發生在西山的點滴,我才會得到王爺的愛。”

白妙香頓時驚醒,七年前,西山,雙目失明的少年。往昔的記憶一點點的清晰,那個身受重傷渾身是血的少年,竟是他。

軒王爺,連城逸,她的夫君!

白妙香還沉浸在震驚中沒有醒來,便聽蘇晚清陰狠的聲音:“白妙香,你去死吧,我會替你好好的愛王爺。”說著她手掌一推,用盡全力。

就在這一刻間,白妙香不知想起了什麼,她突然出其不意的用盡全力狠狠的抓住蘇晚清欲收回去的手。

“蘇晚清,我們一起下地獄吧。”她對著她陰測的笑,身體下墜的力道將站在亭子上的蘇晚清一同扯了下去。

便隻聽一聲慘烈的叫聲,“啊……”兩道身影跌落數丈高的亭子,撲通兩聲,水面蕩起漣漪波浪,一層層血跡從水面漾開格外刺眼。

……

軒王府,秋水閣。

“小姐,蘇側妃是救回來了,可是她的孩子卻沒了。小姐,我們該怎麼辦?王爺,他,他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錦瑟一邊說著,小手不停的絞著衣裙上的系帶,很是不安的樣子。

梳鏡臺前,一個女子端坐在臺前,細細的打量著鏡中的自己,仿若對侍女的話置若未聞。

一個時辰前,當她醒過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穿越了。她是來自21世紀的調香師,名叫方沉香,可現在一抹幽魂卻寄居在這身體中,身體的主人叫白妙香,在一個時辰前墜入池塘溺亡了。

她似能明白,為何自己會成為了白妙香。因為她遭遇了和白妙香一般的遭遇,她被閨蜜背叛,被閨蜜推入山崖的時候,她同白妙香一樣將自己的好朋友一同拽了下去。

十年同窗,隻因一個男人。她與死去的白妙香,何其的相象,這許就是緣分。她有些釋懷,跌入時空,是上蒼給她的機會,她要代替白妙香好好的活著,活出她方沉香該有的姿態。

無論是朋友還是愛人,她,再也不需要。

指腹輕輕抹去眼角的淚痕,方沉香收起所有的思緒,從這一刻起,她便是這大昭國黔國公的嫡女,軒王府的王妃白妙香,誰也不能在欺騙她,傷害她!

“小姐,你怎麼了?”錦瑟一雙靈動的雙眸盯著白妙香,自從她被救醒後,便一直坐在妝鏡臺前出神,仿若丟了魂一樣,讓錦瑟的心更加的不安起來。

聽到喚聲,白妙香回神,微微側頭掃了一眼眼前的侍女,錦瑟是跟著白妙香一同長大的人,可以說是白妙香最親近的人。

只是曆經背叛,她不會在相信任何人。

“你說蘇側妃的孩子沒了?”白妙香輕描淡寫的問了一聲,心卻一沉,她想起自己的閨蜜,心中一陣酸楚,自己的閨蜜竟然懷了她男朋友的孩子,而她卻被當成傻子一樣渾然不知。

錦瑟見白妙香開口說話微微鬆了一口氣回道:“是,王爺聽說蘇側妃的孩子沒了,很是震怒。聽說王爺正在著手調查此事,小姐,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蘇晚清的孩子沒了是她自作孽,不可活。想起被自己一同拽下山崖的閨蜜,白妙香苦笑一聲,不知道她是死了還是活著?那麼高的山崖,即便是活著也會如同蘇晚清一般,孩子保不住了吧。

她男朋友的孩子,嗬~真是諷刺。這一刻,她突然有些羨慕那死去的白妙香來,最起碼,她對軒王爺連城逸沒有愛,有的只是對好朋友蘇晚清背叛帶來的寒心和絕望,還有……七年前的事。

白妙香想起在亭子中的兩人的對話,七年前救下連城逸的人分明是白妙香,為何連城逸卻將人錯認成了蘇晚清?

她仔細在腦海搜尋七年前的記憶,西山踏青,白妙香與蘇晚清一同去的,只是中途走失的時候,白妙香在山間溪水旁遇見那個重傷的少年,他中了毒,雙目失明。

而白妙香卻有一本她娘親傳給她的香譜醫書,十二歲的白妙香便是用自己所學醫術救了他。後來她將事情的經過說給蘇晚清聽,她帶著她找到那個山洞,可是少年卻不知所蹤。

當時蘇晚清還笑她,說她是思春,她氣的好幾日都沒在理她。

這些原身遺留下的記憶,是那麼清晰。白妙香揉了揉額頭,她想不明白,連城逸因何會將蘇晚清當做是救他的女孩,當時他分明是雙目失明的,這其中,定有什麼玄妙。

“小姐,你怎麼又走神了?你這麼心不在焉的可如何是好?當時亭中就你們兩人,若是王爺怪罪下來,小姐你又要吃苦頭了。”錦瑟聲音有些微微的輕顫,幾日前她家小姐方遭遇了一次苦頭,身上的傷不過才好。

白妙香下意識的摸了摸手臂上的傷痕,當日她遭人陷害,說她在連城逸的飲食中下毒未遂,被關入暗房鞭打。

這一身傷養了許久才見好,而這一切的傑作竟是那個狠毒的女人。想起這一切,白妙香心底泛著波瀾。

連城逸深愛蘇晚清,在王府這是人盡皆知的。至於她這個正宗的王妃,向來不受寵,也受盡府中人的白眼,真是世態炎涼!

“錦瑟,我知道你擔心。但是……”白妙香話音未落,便聽門外一道蘊含殺氣的聲音,連帶掌風破門而入。

上好的雕花木門碎做木屑,一道黑色的影子猶如地獄使者一般,帶著殺氣騰騰、陰狠嗜血的的表情衝著她而來。

“白妙香,殺人償命,我要你還我孩兒的命來。”一聲殘暴的聲音貫耳而入,下一刻白妙香如雪的香頸便被粗厚的手掌扼住,不容反抗。

“王爺息怒,求求王爺,放了我家小姐。”錦瑟跪在地上拽著連城逸的衣擺不停的求饒。

“滾開。”連城逸陰狠的聲音伴著腳下狠辣的一腳,錦瑟單薄的身子落在一旁的桌角,一口鮮血吐出,她悶哼一聲便昏了過去。

彷彿所有的怒氣在這一刻燃燒起來,白妙香雙手胡亂的摸索,觸到妝鏡臺上一隻銀簪,握起,朝著連城逸手臂上的穴位狠狠的紮去。

手臂上有一處穴位,觸到後會使人渾身發麻,失去力氣。脖頸上的力道鬆開,白妙香捂著生疼的脖頸大口的呼吸著空氣。抬頭,卻迎上連城逸那雙憤恨含火的目光。

“王爺憑什麼認為是我害死了你的孩子,就因為你愛她,便相信她說的所有的話。就算她是騙你,你也甘之如飴是嗎?”白妙香緩緩的站直身子,波瀾不驚的眸子格外的淩厲,竟讓連城逸心底一震,頓時間忘了回答。

本文來自小說《嫡女風華:絕寵王妃》第一章,關注小說可直接加入書架。

更多免費小說 點選【小說頻道】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