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生孩子時被丫鬟背叛,告知婚姻是一場騙局,家破人亡胎死腹中

烏雲密佈,天氣陰霾,小雨淅淅不停。

顧王府後院,紅瓦鋪地,紅磚有了歲月的裂痕,雜草而生;一口枯井在院子左側,一根長繩和破舊木桶倒在井口邊,整棟院子看似生靈塗炭,卻唯獨那兩誅桃花樹開得正豔。

破損房屋,歪斜的房門吱吱呀呀,窗紙破碎的窗戶被風吹的抖動不停。

上官青檸無力躺在木板床上,嘴裡咬著一塊白布,手死死抓著那零碎不堪的床帳,額頭汗如雨下,沒有妝容修飾的清秀大眼盡顯疲憊,急促的嬌喘,勉強低頭看著自己凸起的肚子。

寶寶迫不及待的想要出來看看世界,但是上官青檸此刻的身子骨,正處在難產之中。

她死死咬住白布,憋了一口氣,拚命地用力。

“姐姐,要不要我幫你啊?”

上官青檸最不想聽見的聲音還是來了,她慢慢轉頭看過去,見上官六月穿著鳳冠霞帔緩緩而來。

上官青檸柳眉深蹙,瞳孔劇烈的收縮,面部幾乎猙獰成一團,硬生生從牙縫中擠出一個字:“滾。”

沙啞的聲音中帶著恨意。

“喲,姐姐,好歹你我姐妹一場,何必對我這麼苛刻呢?”上官六月妖豔的雙眉輕輕一挑,精美的雙瞳透漏著不屑與蔑視,見上光青檸死死的盯著自己,她掩嘴一笑,扭動腰肢上前。

摸著上官青檸蒼白的笑臉,似愁眉惋惜道:“漬漬,可憐了姐姐這一張漂亮的臉蛋了,竟這般慘白,來,妹妹幫你擦擦。”

肚子傳來劇痛,上官青檸緊閉雙眼,強人劇痛,嗓子如火一般難耐。

上官六月嘴角得意上揚,好意幫她擦著汗,卻很享受的盯著她痛苦的深情,一邊擦汗一邊說:“姐姐別急,蕭然說了,您這個孩子啊,不能要,若是生下來了,沒處養。”說著,上官六月的笑容更加肆意,意味深長的看著她。

上官青檸身子一怔。

“不,蕭然不會這樣說的,這是他的親生骨肉。”上官青檸狠狠搖頭,不敢相信自己所聽。

她一直都相信蕭然當初的承諾,她一直都認為蕭然將她關在這裡是迫不得已的。

她熟悉的蕭然,不會這麼狠心。

“姐姐,你怎麼不明白呢?蕭然娶你,不過就是為了壟斷爹爹的兵權而已,你以為蕭然真的愛你嗎?她不過是把你當成往上爬的棋子而已。”上官六月可憐她一樣的說著,手摸著她的臉蛋,慢慢的,手指甲用力劃破她的臉。

上官青檸隻覺得臉頰有溫熱的液體劃過,卻感受不到疼痛,因為,生產的痛,早已掩蓋了一切。

她的心如死灰,想不到在星辰下盟誓的愛人,卻是在利用她。

她的心頭在滴血。

“哦,對了,你知道嗎?我是怎樣爬上蕭然的床嗎?怎樣殺了你的母親嗎?還有,你以為爹爹很疼你嗎?爹爹不過是利用你鞏固勢力而已,哦,對了,可以說是為了利益把你送入虎口,哈哈。”上官六月漂亮的桃花眼詭異的眯起。

一語驚醒夢中人,上官青檸驚恐的看著眼前如蛇蠍一樣的女人。

原來,一切的一切,都是她乾的。

可是。

“你胡說,爹爹把我捧在掌心裡,你胡說……”上官青檸乾涸的喉嚨沙啞的咆哮,雙手掙扎,拍打。

在上官青檸幾歲的時候,爹爹就帶回來一個孤女做她的丫頭,這個孤女就是上官六月,而上官六月是爹爹的私生女,這是上官青檸嫁給蕭然前一夜的時候,她才知道的。

她相信,爹爹有苦衷,絕不相信爹爹不愛自己。

“你啊,總是一副好心腸的模樣,就是這一點,讓我覺得惡心,實話告訴你,爹爹疼你就是為了讓你嫁給蕭然,鞏固朝中勢力,還有,爹爹也信了我的話,才導致他命喪我手,哈哈,這也就當是我這個做妹妹的,替你出了一口惡氣吧。”上官六月惋惜一般說。

上官青檸思前想後,似乎明白了其中原因,難怪爹爹張口閉口都是好好侍奉王爺。

不過。

“不管怎樣,爹爹也是疼你的,你怎麼能陷害爹爹?”上官青檸瞪著她。

“疼我?笑話,疼我她怎麼會讓我給你當丫頭?我明明是千金之體,她卻讓我當一個卑賤的丫頭,憑什麼你要擁有華麗的生活,而我只是一個井底之蛙?這一切,都是你們欠我的。”上官六月瞳孔劇烈收縮,宛如地獄魔女一般瘋狂。

當她知道那個真相時,她就決定要奪回一切。

“瘋子。”上官青檸擠出這兩個字。

“哈哈,我是瘋子?這都是你們逼我,你們欠我的。”上官六月狂笑兩聲,手上力度加重。

此刻,肚子傳來刺骨的痛,上官青檸低頭看過去,見上官六月正用力的按著她的肚子,她驚恐睜大雙眼,拚命搖頭。

“我求你,你是殺了我也好,將我碎屍萬段也罷,不要傷害我的孩兒。”上官青檸極力懇求,這個孩子,是她寄託的所有希望。

“這可不行啊,蕭然說了,這孩子不能生。”上官六月瘋狂大笑,手越來越用力的向下按。

上官青檸拚命咬著嘴脣,血腥味入口,她雙手死死抓著上官六月的手臂,卻阻止不了。

上官六月哈哈大笑,手一邊用力的按著,一邊彎腰,脣湊近上官青檸的耳畔:“姐姐,怪隻怪你太天真,那麼信我,你就安心的去死吧。”

上官青檸心如死灰,她傾盡所有去愛的男人,娶她竟然只是為了兵權,說愛她,也是為了安撫爹爹的心,她一直都知道,蕭然野心勃勃,她甚至甘願冒險幫他解圍,換來的卻是這等結果。

她一心疼愛的妹妹,想要幫她重拾身份,卻被她陷害。

一心崇拜的爹爹和一心愛的男人,都把她當做鞏固勢力的利用品,娘親也死了,就連她的孩子,都未到這世上看一眼就死了。

不甘心導致她的淚水不停的傾瀉而出。

“死,也要你陪葬。”上官青檸不知哪裡來的力氣,雙手緩緩抬起。

瞬間掐住上官六月的脖子,眼仁突出,瞪著她。

上官六月喉嚨傳來一陣劇痛,呼吸困難,眉眼一橫,手再次加重,死死的按著上官青檸的肚子。

“去死吧。”

上官青檸感覺到一股溫熱的氣體劃過大腿,她雙手越來越沒有力氣,漸漸滑落,她恨不得將他們二人千刀萬剮,若有來生,定要他們血債血償。

然而,當她生命消失殆盡時,剩下的,只有那胎死腹中的孩兒,和那雙不甘閉上的雙眼。

小雨淅淅變成傾盆大雨,狂風如萬馬奔騰吹過,電閃雷鳴。

上官青檸猛地睜開眼睛,感覺手上傳來濕熱的溫度,她身子一怔。

抬頭看去。

“青檸,孩子總會有的,別太難過。”蕭然劍眉蹙起,若說是關心,不如說是無奈。

是他?

上官青檸瞬間將手抽出來,看了一眼蕭然,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上官六月,還有幾個一等丫鬟和二等丫鬟跪在一排。

她的貼身丫頭陪嫁丫頭只有上官六月這個披著狼皮的丫頭,其他的,都是王府派來伺候她的,她根本不會使喚,頂多讓她們乾乾雜活。

然而如今,她是時候找一個得力助手了。

心思想著,順勢抬頭看了看這熟悉的房間,這是她的青檸閣。

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和眼前的人,那樣真實。

老天帶她不薄,她重生了。

“青檸,你好生休息,本王有事需處理,晚上來看你。”蕭然揮袖站起,在她額上落下一吻。

上官青檸看著他那劍眉下的一雙黑色瞳孔,溫柔中帶著不耐,恐怕多呆一秒,會遭到她的無休止糾纏。

一身蘇繡藍袍,寬而大氣,四爪蛟龍前後各一團,雙手背其後,為了穿上五爪金龍的龍袍,那雙手,不知沾了多少人的鮮血。

而那淡漠的背影,可見,他對她並不是那麼痴情。

為什麼之前,她看不清事實。

“檸妃,一定是麗妃送來的那碗藥有問題,都怪我不好,要是我事先檢查一下就好了。”上官六月跪在地上,幾滴眼淚劃過臉頰,懊悔自責。

上官青檸看過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她苦笑一聲,她雖嫁進王府,卻從未和蕭然同房,怎會有孩子?

嫁入王府整整五年,第五年她才真正同房有了孩子,然而生產之日,也是她命喪黃泉之日。

再次看向門口早已消失的背影,想必蕭然也知道她沒有孩子,只是順著她演戲而已。

她假稱懷孕,日日夜夜有蕭然陪伴,雖然同床,卻從未有過夫妻之禮。

她雖心生芥蒂,感覺到他的冷漠相待,但她依舊相信往日的盟誓,如今想來,她的賢良淑德,換來的不過是薄涼相待。

這些都已過去,此刻,是她的新人生。

倒是眼前的人兒,瞧她可憐的模樣,她明亮的雙眼大而修長,形似桃花瓣,內眼角尖而深邃,眼尾略彎向上翹,眼神迷濛,笑的時候像月牙兒,看起來溫柔多情,內在卻陰狠毒辣,此刻的梨花帶雨給誰看?那深深的懊悔是真是假?

上官青檸下床,穿上鞋子,走上前用手擦去上官六月的淚水,想來,當初就是憑借這一副臉蛋爬上了蕭然的床。

上官六月微微一怔,那沉著散發寒氣的雙眸,她不認識。

“啪”的一聲,上官青檸毫不客氣更是毫無徵兆的甩了她一個耳光。

上官六月愕然,完全想不到自己會捱了一巴掌,她驚恐的看過去,那雙劇烈收縮,寒氣逼人,渾身散發陰冷之氣,那種高傲如神明一般不容侵犯的身姿,並不是她熟知的溫婉人兒。

上官六月捂著臉,驚愕的盯著上官青檸。

【作者題外話】:馨月新書,求大家捧場哈,喜歡就留個腳印吧,麼麼噠。

本文來自小說《謀世嫡女:惹火萌妃太狂野》第一章,關注小說可直接加入《我的書架》。

更多免費小說 點選《小說頻道》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