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商業談判桌上遇到了強勢對手,糟糕的是這個人是她逃婚的物件

第一章相遇,強勢的男人

“合約的第三點第四條需要修改,預算必須減少百分之五。”男人不容拒絕的嗓音在耳邊響起,顧萌仔仔細細地看過去,正好對上男人深黑的眸子。那似笑非笑的模樣,讓她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怎麼,做不到?”

沒有人回答,身邊好友楊莎用力給了她一柺子,她只能硬著頭皮頂上:“這個……減少百分之一二,就已經是我們進行預估後最好的效果了。”

“我要百分之五。”他再次輕描淡寫地丟下一個數字,顧萌臉上的表情又是一僵。

“可現在物價漲的那麼厲害,還要減少預算……”

“不,從目前的採購協議上看,其實還可以……”

“可那已經是很大的負荷了,如果再減少,那麼……”

男人揚起手,毫不留情地打斷她的解釋,臉上只有淡淡的戲謔:“你隻需要告訴我,能,或者不能。”

她瞪大了眼睛,臉上最後一絲笑意也終於褪去。委屈地咬著脣,恨恨地望向面前的人。

深呼吸深呼吸,她要冷靜,冷靜過後。顧萌終於一咬牙,她猛地站起來:“最多,百分之三。否則我們公司就要倒貼了。”

“不,不會倒貼。”

“可也沒有利潤啊!”再強烈的深呼吸也壓抑不住心裡的憤怒,顧萌氣呼呼地鼓著兩頰。聲音裡都帶著淡淡的顫。

男人終於頓了一下,幽深的眸子揚起來。複雜地看了她一眼,而後又緩緩收回視線,狀若無所謂地靠在椅子上。

“那是你們的事,我只要結果。”

“啪”一聲,顧萌腦子裡最後一根弦也繃斷,她瞪圓了眼睛,手指指著對方,顫抖著質問:“宋維黎,你這是在故意刁難!”

他嗤笑,從座位上站起來。頎長的身軀繞過高檔的真皮沙發,緩步停在她對面。

顧萌深吸一口氣,鼻尖又嗅進了那熟悉的味道。秀氣的鼻子皺了皺下意識地拒絕,剛想開口,就看見男人露出一口白牙:“沒錯,我就是在故意刁難,那又怎樣?”

下一刻,他陡然轉身,邁開步伐走出會議室:“喬森,替我安排下一個會面。”

哎?

“等等!”管不了那麼多,她踩著十幾釐米的高跟鞋“騰騰騰”追上去。伸長手臂擋在他面前,氣呼呼地鼓起脣,臉上一副捨生取義的模樣:“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簽約?”

一室沉默,顧萌心想反正豁出去了,雙腿生釘,死死站在那不肯移動半分。她知道的,這男人怎麼也不是那麼絕情的人。

於是等了許久,終於看見宋維黎扯開了脣角,魅惑萬千地笑了笑:“丫頭,我根本,沒打算簽。”

……

顧萌當時就不敢置信地瞪圓了眼睛,等到她反應過來。宋大總裁已經走出了會議室,楊莎在旁邊推了她一把,示意她可以離開了。

手機鈴聲好巧不巧地響了起來,她一看見螢幕上的人,紅脣立刻癟了起來:“喂……”

“方總對不起……嗚嗚……我也不是故意搞砸的。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嗚嗚,求你了?”

“不要啊,我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你說什麼?明天不用去了?”

“方總啊!”一聲嚎啕響徹大廳,即使已經走遠了的喬大特助也禁不住背脊發涼,這一停頓,卻差點讓他撞上某人。

“咳咳,老大,還有什麼吩咐?”

某人垂下眸子,忽然有些心煩意亂起來,但嘴角那一抹笑意卻經久不衰:“明天她過來,直接讓她到我辦公室。”

兩人之間的交談沒有第三個人知道,那一天下午,整個宋氏23樓裡,都回蕩著某人淒厲的叫喊聲。

等到電話被無情地切斷,顧萌終於承認了這個事實。楊莎將她拉起來,兩個同病相憐的人頹喪地垂著頭。

“萌萌,我問你,你和宋總是不是認識?”

“啊?”她抽噎了兩下沒怎麼聽清楚,可憐兮兮地擦著鼻涕。

“方剝皮不聽我的解釋,直接把我炒了。”

“我知道。”

“可是你聽到了嘛,宋大叔說他根本不想簽約啊。”

“所以我才問你,你和宋總是不是認識!”

被女人的尖叫驚駭了一下,顧萌這才眨巴了一下眼睛,視線落在幾乎已經看不見的某人身上:“哦,認識啊。”

她和宋大叔豈止是認識那麼簡單,就差那麼一丁點,她就要成為宋大叔最最親密無間的那個人了。這幾年來,只要一想到這個可能,她就尤其慶幸自己當初的決定。

要是和“殺人不眨眼”的宋大叔住在一起,她的生活一定比現在還要晦暗千倍萬倍。

可時隔四年,他怎麼還記仇啊!

……

四年前,賀市正在舉辦一場盛大的婚禮。

新郎官是宋家的繼承人宋維黎,那一場世紀婚禮,身為新郎的他滿臉喜色。平日裡看不見的笑容也毫不吝嗇地出現。

這一場得之不易的婚禮,他已期待好久。那昨日還甜膩膩喚他宋大叔的女孩,如今正要成為他的妻子。

喬森在旁邊一個勁地看手錶,眼看時間實在來不及了,硬著頭皮走到宋維黎面前:“老大,有個事要告訴你……”

“嗯,說。”

喬大特助謹慎地看了一眼自家老大的臉色,囁嚅了兩下連話也說不清楚:“那個,就是……”

“什麼?”

“顧萌……好像不見了。”

某人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剛剛還在交談的中年男人臉色一變,忙不迭地走開。誰都知道宋維黎天生一副冰塊臉,好不容易趁著他大婚湊上來巴結一下,怎麼那麼剛好的,就聽見新娘不見的訊息?

不見?是逃婚了吧?

……

顧萌激靈靈打了個寒顫,她還記得之後在電視上,看見宋大叔的採訪。

那時候的他,對著攝像機什麼也不說。一雙幽冷的眸子閃著光,死死盯著前方,顧萌總覺得,他是知道自己在看他的。

因為平日裡總繃起的臉,現在看起來愈發恐怖,就好像她犯了什麼天大錯誤,不可原諒。

好吧,事實上她犯的錯的確不小,可她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啊……

本文來自小說《寵婚萌愛》第一章,關注小說可直接加入書架。

更多免費小說 點選《小說頻道》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