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財

馬雲宣佈退休,撕開了中國企業家們“退休難”的遮羞布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昨天起床以後我想大家都被馬雲退休的訊息給刷屏了,2018年的這個教師節肯定也將因此而載入中國網際網路的史冊。

2018年9月10日,馬雲釋出名為“教師節快樂”的公開信,在信中馬雲宣佈:將於2019年的9月10日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職位,並由阿里巴巴現任CEO張勇接棒。接下來的一年內,他將配合張勇做好一切交接工作

而馬雲在退休以後,將會迴歸教育,重新站回講臺成為一名老師。馬雲這次真的要退休了嗎?一向退休難的中國企業家們又能從中得到什麼啟示呢?

第N次退休的馬雲

談及馬雲的退休,早已經不是一兩年的事兒了。其實早在幾年前,馬雲就已經先後有過兩次“退休”經歷。

第一次退休,馬雲將阿里巴巴總裁的職務交給了衛哲。當然,那次退休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只是進行一部分權力的下放,離退休還遠著呢,所以基本沒人當真。

但是馬雲第二次退休的時候,當時大部分人確實以為他退了。

2013年的淘寶十週年慶典,馬雲單膝下跪宣佈卸任阿里巴巴CEO,並說道:我以後不回來了,要回也回不來,因為我回來了也沒什麼用,你們會做得更好。

馬雲在當時的卸任演講中數次哽咽,讓人不免也跟著黯然神傷,彷彿那個捆綁著馬雲烙印的阿里巴巴正在離我們遠去。

但是後來的事實證明,馬雲確實沒有再回去當CEO,然而阿里巴巴也沒有因此而擺脫他的影響。

2013年,在馬雲卸任阿里CEO的同時,同時還向大家宣佈了阿里巴巴神祕的合夥人機制。當天晚上,他的十八羅漢一起站在舞臺上告別了自己“創始人”的身份,同時宣佈成為“合夥人”。

這個決定宣佈的時候,當時很多人沒有將這一切看在眼裡,也不知道合夥人機制意味著什麼,然而其中所顯現的卻是阿里巴巴幕後真正的權力中樞。

2010年阿里巴巴正式確定了自己的合夥人協議,並於當年7月取名為“湖畔合夥人”。在合夥人機制下,合夥人不只擁有對阿里集團董事會半數以上人數的提名權,還能指定獨立董事。如果把CEO比喻為宰相,董事長比喻為皇帝的話,那麼阿里的這個合夥人機制就相當於是一個皇帝頂頭的元老院。

除了擁有對公司的隱形“控制權”之外,這一套合夥人機制還有一個特別的地方:只要合夥人離開了阿里集團或關聯公司,即從合夥人組織退休。

對此,阿里巴巴的解釋是,為了確保管理的持續性和穩定性不會因為個別創始人(合夥人)的退休和離開而影響公司的運營。

當然,凡事均有例外,在這套合夥人機制裡面,唯一的例外就是馬雲和蔡崇信。

作為阿里巴巴合夥人機制裡面唯二的兩個永久合夥人,他們是可以永不退休的。也就是說,未來即使馬雲不在阿里巴巴擔任任何職務,但在合夥人機制下,他依舊對公司享有一定的控制權。

其實這個問題,在馬雲卸任阿里CEO的這五年裡就可見一斑。這五年來阿里但凡重要活動,壓軸大佬依舊是馬雲,在會見外國政要的時候,代表阿里集團的也始終是馬雲。

今天馬雲宣佈明年將卸任董事局主席,可以認為是他將進一步交出阿里巴巴集團的經營大權,但要說完全退休不再控制阿里巴巴,恐怕得等到哪一天他真正退出這個“元老院”才行。

那些“退休”了的大佬們

馬雲退休之所以能引起這麼大的轟動,一方面是源於他個人的影響力,另一方面其實也是因為和中國企業家們“退休難”所形成的反差。

在中國,很多企業家往往幹到七八十歲都捨不得退休,而且即使退休了以後往往也要一直“垂簾聽政”很多年,在企業危急關頭出手干預。

而現在年僅54歲的馬雲正值身強體壯的時候,不只有力氣全世界開演講,甚至就連耍太極拍電影也不在話下。所以這麼早早地退休,確實讓人驚訝。

曾經有人說過,中國的這一代企業家沒有退休的資格,他們對待自己的企業往往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永遠都放不下。

比如說香港的李嘉誠,這一位在香港資本界叱吒風雲多年的老企業家,一直幹到了90歲才把自己的商業帝國交給了自己的長子。

當然,李嘉誠老爺子可能真的是退休年齡比較大了,所以這一退倒是真的瀟灑自如,除了掛一個高階顧問的名頭,基本不再管理公司的任何事物。

然有很多其他大佬就沒有這麼幸運了,永遠把自己的企業當做長不大的孩子,在企業的危急關頭總是難免要出山救火。

最著名的例子便是下面這張在幾個月以前刷爆科技圈的圖片,美國封殺中興以後,76歲的中興創始人侯為貴親自出山,前往美國救火。

這位老爺子剛剛退休一年,還沒來得及享清福,就又得出來為中興奔走。時隔89天之後,經過各方博弈中興終於解禁,老爺子也算是功不可沒。

除了侯為貴,咱們的網際網路教父,聯想的柳傳志老爺子對自己的退休事宜也是很早就上起了心。早在1994年,才50歲的柳傳志就全力支援楊元慶執掌聯想PC,為培養接班人狠下功夫。

2001年,在柳傳志的支援下,楊元慶出任聯想集團的總裁兼CEO,老爺子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

到了2004年,在收購IBM以後,柳傳志覺得大勢已成,終於可以卸下重擔了,於是辭去聯想董事長的職務,打算頤養天年。

然而2009年,在金融危機的衝擊下,聯想面臨重大危機,老爺子只能再度出山重新掌控全域性。經過兩年的奮戰,老爺子終於幫助聯想度過難關,此後柳傳志雖然辭去了董事長的職位,但是每逢聯想危機還是免不了要出來搖旗吶喊。

直到今年5月,面對聯想的信任危機,早就退休的老爺子還得出來站臺,幫助聯想打贏自己的“榮譽保衛戰”。

和柳傳志比較類似的還有臺積電的張忠謀老先生,這位87歲的老爺子今年才真正實現了自己的退休夙願。

年邁的張忠謀老先生也是老早就想退休了,在2005年的時候他就曾卸任執行長的職位,並交棒蔡力行。然而後來卻因為一系列的風波,於2009年再度出山回來兼任總執行長。

在2012年的時候,張忠謀任命了兩位共同執行長,再次重新培養接班人,然而這一拖又是6年的時間,直到今年才終於真正退休。

總而言之,說起退休這件事,在中國的私企裡面儼然已經成為了“老大難”的問題。

中國的企業家們為什麼難退休?

其實中國的企業家們一直退不下去,也是有原因的,文化傳承便是其中的一個大問題。

中國的儒家思想裡面,家族文化的基因十分濃厚,而在中國的家族文化裡面,大家長一向富有權威。

到了企業的經營上,中國的企業往往也擺脫不了這種基因,往往實行的都是強權管理,很多企業甚至完全實行家族式管理。

這樣的文化基因直接導致了兩個問題。其一便是,創始人的過分強勢下,導致新人沒有出頭的機會,培育不起合格的接班人。所以很多中國民營企業最後的接班搞得都是被迫接班,被迫傳承,而創始人就像主心骨一樣,離開了他整個系統就不能運轉。

除了接班人培養問題,還有就是信任問題。在家族文化下,中國的企業家們除了家族以內的人都信不過,所以很多中國企業都是家族傳承,最終由於繼任者能力不足導致公司陷入危機。

就拿當年的電腦大王王安來說,當年他的電腦公司在全球500強裡面排行146位,是全球最大的文字機生產商。

然而帝國終有落幕的時候,1986年,王安不顧眾多董事的反對,任命自己兒子王烈為公司為總裁,王烈上任以後一年多,到1988年,公司財務狀況急轉直下,虧損高達4.24億元。此後王安公司迎來迅速衰敗,直至破產,王安本人也在這個過程中鬱鬱而終。

這些問題一直以來不只是困擾著華人企業家,包括日本韓國這些儒家文化圈的企業都受影響。像三星電子的繼承人爭奪,簡直可以拍一部當代版的奪嫡戲。

很多人都在好奇,為什麼國外就能有那麼多百年企業,而中國的大企業往往活不過一代人呢?

其實到這裡咱們心裡已經有數了,如果不能打破這種文化基因的桎梏,中國企業未來的發展依舊免不了要走上短命的老路。

而馬雲的這一次退休,無疑是給中國的企業家們樹立了一個典範。一方面,憑藉完善的合夥人機制提前培養接班人,另一方面,自己早早退休,放手年輕人去創新。

曾經有人說,阿里巴巴最大的軟肋是馬雲,因為打上了馬雲這個洗不掉的標籤,離開了馬雲就活不下去了。但是今天馬雲用事實證明了,馬雲永遠是阿里巴巴的,但是阿里巴巴不會永遠是馬雲的。

阿里沒有了馬雲,儘管短期內股價會迎來震盪,但是長期來看卻如刮骨療傷一般,有益無害。只有離開了馬雲依舊可以前路坦蕩的阿里巴巴,才是一個合格的偉大企業。

馬雲在當年教書的時候說:我還是比較適合教書的,我教書教得很好,真的很棒!我自己覺得自己可能教書教得爐火純青!

如今就憑他此次的急流勇退,我們可以不怕他驕傲地說:馬雲還是比較適合做企業家的,他企業做得很好,真的很棒,做企業家也做得爐火純青。

【鈦媒體作者介紹:網際網路圈內事】

責任編輯: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