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火車“震怒”——年少魯莽事之一_剜菜

李仁龍(天水)/撰文

退休後,心靜如水,悠閒自在,“看庭前花開花落,任天上雲捲雲舒”。但腦子還不是死水一潭,也時不時掀起漣漪,甚至浪花朵朵,一件件年少時的往事,模糊而又清晰地在腦海浮現、閃爍。年少魯莽,常做出驚心動魄之事,現在想來也後怕,先說那次火車“震怒”吧。

好像是六七歲時,那時農村很貧窮,小時也不得閒,不是放羊、放鵝,就是拾草剜菜。有一天,大哥、二哥領著我到田野去剜野菜,鄰居的幾個男孩和我們湊到了一起,我們來到火車道旁。時值夏日,田野的地旁溝邊散佈著各種各的野菜,大家各取所需,彎著腰像一群吃草的小羊四下散開了。年少幹啥也無耐性,幹了一會兒,大家朝我哥仨湊過來,坐在草地上玩了起來,不知是誰嫌鐮刀不快,數我哥歲數大,有權威,他說:“我聽人家說,把鐮刀放在鐵軌上讓火車一軋,風快風快的”。大家一聽都兩眼放光,都想試一下。說幹就幹,大家爬上陡峭的火車道坡,商量著如何讓火車來軋鐮刀,可怎麼擺放也不合適。“嗚——”,火車來了!我們仍都站在道軌旁,火車憤怒了,汽笛一聲比一聲響,風馳電掣泰山壓頂般向我們壓來,震耳的汽笛聲,巨大的轟鳴聲,排山倒海,氣勢磅礴,雷霆萬鈞,300米……200米……100米……大家一看不妙,發一聲喊,連滾帶爬衝下道坡,司爐氣極了,憤怒地朝我們投擲煤塊,震怒的火車向我們噴出了大股的白汽,大家都成了落湯雞。本已減速的火車餘怒未消,鳴著陣陣汽笛飛馳而去。

火車走了,大家個個驚魂落魄, 臉色蒼白,丟盔棄甲,一幅狼狽相。我覺得腳上痛,這才發現往下跑時,鞋子掉了,右腳小指縫不知被什麼東西扎破了,鮮血直流,我哇哇大哭起來,哥和幾個大點的,立即四下去尋找馬齒菜,把菜葉擠出汁來給我止血。大哥揹著我,急匆匆離開了這生死之地。自然沒人敢回家講的,只有撒謊的份了。

2017年8月於萊西(原創)

作者李仁龍(天水),山東萊西市人,1954年出生。中師學歷,從事中小學語文教學近四十年。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