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除了李誕和池子,《吐槽大會3》真的不一樣了_王力巨集

第三季《吐槽大會》正式開播,第一期主咖王力巨集,不僅貢獻了“張學友同款表情包”,還被逼著脫下鞋子,露出自己的“破洞襪”。主持人張紹剛還開啟了DISS模式:“池子還是那個池子,李誕卻已經不是從前那個李誕了”。

《吐槽大會》第三季回來了。

有人說,這或許會是最“正常”的一季。自從經歷了第一季的“閹割”,這檔脫口秀節目一直都在“帶著鐐銬跳舞”。

新一季最大的變化是,主咖和副咖不再相對而坐,而是坐成一排,通過座椅顏色加以區分,看起來更加友好和融洽。

在節目的形式上則增加了觀眾的參與感。

比如每一期最後的“Talk King”,不再由主咖選定,而是交給觀眾投票;

還有新加入的“隔屏吐槽”,螢幕前的觀眾主動發起對主咖的吐槽,優秀的吐槽內容將被剪進節目。

除了網友,還有主咖的好友出鏡

而嘉賓的陣容似乎更對年輕人的胃口。

第一期節目的主題是“音樂人之間的吐槽”,嘉賓清一色都和音樂沾點關係。

主咖王力巨集,副咖則有“華語R&B教父”陶喆,“搖滾老炮”臧鴻飛,著名京劇餘派演員王珮瑜,說唱歌手熱狗,流行歌手王菊

涵蓋了多種風格迥異的音樂風格。

暫且不說“老少通吃”的王力巨集,其他幾位嘉賓都是近些年活躍在各大熱門綜藝的老面孔。

而經過兩季發展,李誕和池子也早已成為知名甚廣的綜藝咖,甚至帶著骨子裡的諧星路線走向了其他節目。

李誕在《奇葩說》第五季擔任導師

果不其然,第三季節目剛開始,主持人張紹剛就開啟了DISS模式:“池子還是那個池子,李誕卻已經不是從前那個李誕了”。

作為《奇葩說》的導師之一,李誕發言不多,常常想到什麼說什麼。相比之下他在《吐槽大會》似乎更能釋放天性,即使面對“天王”和“教父”級的王力巨集和陶喆也毫不嘴軟。

尤其是在吐槽陶喆那一段時還出現了“PPT梗”,堪稱最精彩的一幕——陶喆曾經婚內出軌,面對各方質疑,他將自己和出軌物件楊子晴交往的細節做成PPT,在新聞釋出會現場迴應。

“喆哥是一個特別有正義感的人,他把這輩子非常讓他生氣的一男一女做成了PPT,向記者展示啥叫正義使者。”

池子則繼續堅持“keep real”,炮火毫不留情地掃遍全場。

吐槽王佩瑜,說京劇的訣竅就是念拼音;

吐槽熱狗,說他是一個“騙子”,一方面說自己真性情,一方面和“新生代老炮”錄節目;

吐槽王力巨集,說他的歌裡能找出一個學中文的軌跡,“我已經無能為力無法抗拒無路可退,這一看就是照搬成語字典寫的啊”。

作為主咖的王力巨集,這一期也貢獻了“毀容”級的表演。

無論是模仿“張學友同款表情包”,還是走心地說出“chink-out”;無論是坦然接受熱狗對於自己歌詞的吐槽,還是大大方方脫下鞋子,露出自己的“破洞襪”,都顯示出這個一直被冠以“優質偶像”、“華人之光”的天王的另一面。

不得不說,王力巨集這一次的綜藝表現不說優秀,至少也是及格的。

在《吐槽大會》的舞臺上,有過太多這樣大膽和顛覆的發言,幾乎每一期都能出現金句:

@周杰

你們還好意思吐槽我鼻孔大,我對你們嗤之以鼻孔。

@張雨綺

是我堅持讓李誕來吐槽的,因為我特別喜歡聽他吐槽,但現在看來,我看男人的眼光,確實不行。

@李湘

網上很多傳言說我和娜娜有什麼一姐之爭,其實這都是胡扯,我們倆私底下關係真的挺好的,比如說逢年過節,娜娜都會給王詩齡買一些禮物,她經常給我發微信,但是我從來都沒回過。

@鄭愷

尉遲琳嘉其實平時沒什麼正經工作,經常組織一些爛片的釋出會,呵呵,巧了,這些爛片我都還看過,為什麼呢?因為都是我演的。

早在2017年第一季迎來開播時,這檔節目就因多次現場無節操“開車”,結果其中的兩期直接被廣電下架。

雖然命途多舛,但是經過“招安”重新上線的《吐槽大會》總算安穩地度過了兩季。

比起整整五季體量的《奇葩說》,《吐槽大會》的起步似乎稍晚了一些。

一方面,節目的尺度難辭其咎。

《吐槽大會》,英文名“roast”,脫胎於美國知名脫口秀《喜劇中心吐槽大會》(comedy central roast),主打娛樂性質的吐槽名人。每一期會有一位主咖和幾位嘉賓。內容涉及發言者對自己被吐槽的黑點的自嘲,和對在座嘉賓黑點的諷刺。

而娛樂圈原本就是一片“修羅場”,加上不少明星自帶“偶像光環”,“諷刺”又太不正能量。這些都讓這檔脫口秀節目的本土化顯得困難重重。

正式上線後的《吐槽大會》,其實並不是一個以犀利諷刺見長的節目,它對於一些社會痛點的發掘,甚至還不如郭德綱的相聲來得有力。

對於節目來說,它要的是“明星互黑”帶來的天然流量;對於明星們來說,節目給他們帶來了“接地氣”、“率真”的人設。看似黑料,卻成了一次成功的洗白。

另一方面,則跟“吐槽”這個詞本身有關。

吐槽,原本是一個二次元詞彙,來源於日本漫畫行業,是指從對方的語言和漏洞中找到一個切入點,發出帶有調侃意味的感慨或者疑問。

進入中國後,這個詞更接近於“挖苦”、“抱怨”、“找茬”。

《銀魂》中的“吐槽”

換句話說,這是一個很明顯的反東方傳統的詞。因為在東方傳統文化裡,人們往往把自己的體面看得比任何東西都重要。

但是中國的80後、90後甚至00後們可不管這些,這三代人生長於中國的網路時代,對於他們來說,從小接受的就是以西方價值觀為主的文化,他們的童年記憶不是“天地玄黃、宇宙洪荒”,而是日本動漫、超級英雄。

於是,他們天生就能接受一種更加直白的溝通方式。

此外,當代中國的年輕人身上揹負的壓力是難以想象的。升學壓力,就業壓力,婚姻壓力,育兒壓力,養老壓力......這一輩子似乎就在這樣一個痛苦的迴圈中過去了。

在這種高壓迫的環境下生存,他們迫切需要一種發洩的途徑。

因此第三季《吐槽大會》的slogan,也從原來的“吐槽是門手藝,笑對需要勇氣”,變成了“吐槽,一種年輕的溝通方式。

很明顯,“年輕”、“溝通”將會是這一季節目的標籤。

根據節目組透露,第三季還會邀請到陳喬恩楊超越等流量明星作為嘉賓,這無疑也表現了節目正在向年輕人的口味傾斜。

張紹剛也在第一期節目的開始,解釋了為什麼要強調“年輕的溝通方式”:

“因為在生活當中,吐槽真的可以讓陌生的關係迅速破冰,讓朋友之間更加緊密,大家相互瞭解,拉近距離。”

這也確定了節目的終極目標——希望帶給我們一種新的溝通方式。

溝通,其實是一種雙向的行為。單向的吐槽如何能成為一種溝通方式呢?

其實原因很簡單,那就是這裡的吐槽不再是一種方式,而是一種活出自己的生活態度,一種“老子不陪你玩了”的處世哲學。

對於當代的年輕人來說,他們敢想、敢衝、敢拼,卻往往被迫地被這個世界磨礪得圓滑、油膩、無趣。

於是,看到自己即將活成“當年自己最厭惡的模樣”,年輕人們便選擇用吐槽的方式表達著自己的反抗。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吐槽大會》是一個取巧的節目,它恰恰好把握住了當代中國年輕人的心理,卻又悄悄避開了那些痛點,不痛不癢地在你心上撓了幾下。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無論是它請到的嘉賓,還是它的現象級流量,都證明了一點:年輕人的時代終於要來了。

或許,有一天我們能在這種簡單粗暴的語言上,重塑一種新的溝通方式,用率真替代虛偽,用真心換取信任。

那就是它最大的意義了。

—FIN—

轉 載 須 知

本文由文化咖原創

本文作者 |塵陌@文化咖孵化工場成員

轉載請回復後臺“轉載”檢視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