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基情澎湃_歧視同性

【海外聽潮】

消除歧視同性戀人群,不僅是要從認知上解決這個問題,更要立法保障同性戀人群的相關平等權利。

謝巨集

同性戀問題,是當今世界必談的問題之一。很多年前,這個問題,對大多數人還是個禁忌,但這麼多年來,一些有識之士,對此問題日積月累的討論和推動,情況有了很大的轉變,雖還是個大家不太願意談及的問題,但在大家的閒談和公共領域,已經不算是太過禁忌的問題了。

我雖對此方面瞭解不多,但不算陌生了,也不把這問題當作談話的禁忌,只當是平常生活裡話題中的一個,偶爾會與朋友聊到。在中國生活的時候,朋友當中有沒有同性戀的,我沒清晰的感覺,因為他們也沒有透露,只能說,有點點小跡象,不敢肯定,不能算有的,對同性戀的問題上,我只能說對理論上有點常識。

去紐西蘭生活時間長些,對當地的同性戀問題,瞭解也多了起來。很多年來,紐西蘭的同性戀群體,是遭受歧視的人群,也受到保守勢力的壓制。因此,他們為爭取權利也努力過,進行過很多的平權運動,比如“彩虹”行動。

他們舉辦過同性戀遊行活動,為該群體爭取權利,運動聲勢浩大,連總理也參與活動,頗有成果,日積月累,漸漸地形成了一個共識,那就是,同性戀人群也應該享受與普通人相同的權利。

造了輿論,獲得了共識,但要取得真正的權利,終歸還是應該落實在法律上才算數,後來國會為此問題,展開了激烈的辯論,最終獲得通過新法案,賦予同性戀人群相同的權利,最引人注目的當是同性戀人群也具有了結婚的權利。

這是不是說,法案通過了,就沒有了對同性戀人群的歧視呢?非也。比如,有的銀行為了聲援同性戀運動,會在其部分ATM機上,噴上彩虹色彩,但很快就被人塗抹油漆毀壞,又比如,有教堂和牧師,拒絕為同性戀結婚人士提供相關的證婚服務,等等。

對此問題,保守勢力不會放棄抵抗。但幸運的是,紐西蘭是個開放的社會,在同性戀問題上,已經獲得了絕大多數人的認可,少數人的抵抗,不會構成大問題,有法律給歧視狠狠打擊,給同性戀人群的權利予以有力的保障。

有意思的是,我在紐西蘭倒是有同性戀朋友的。我的一個好朋友,年紀小我很多,從中國來紐西蘭讀書,後來結識了當地的同性戀男友,兩人墮入愛河,成為了跨國戀的一對。

當初我並不知道內情,有一次,我們一起去海邊玩的時候,他掏出電話,給他的朋友通話,還介紹說他們打算結婚,他主動介紹了他未婚夫的情況,我們這才知道,原來他是同性戀。

我們當時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後來還參加了他們在當地舉辦的婚禮。那是在男方家的一個農場舉辦的,場面十分熱鬧,那些懸掛的氣球,搭起的帳篷,都是從中國採購海運來的。那場婚禮,熱鬧的場面,猶如中國的鄉村婚禮,大家都玩得十分開心。我極少參加婚禮,但這次婚禮,算是我參加過的最獨特,最有意思的婚禮。

我猜想,要是在中國,我那朋友,肯定沒那麼放鬆,不會毫無顧忌地公佈自己的同性戀身份,更別說會大張旗鼓地舉辦婚禮了。我聽過中國某些同性戀夫妻是去國外舉辦婚禮的,但畢竟算是少數人。

我看過兩地的報道,雖然現在同性戀人群的一些權利,獲得了一些有識人士的肯定和尊重,但總體來說,我們的認知還無法達到國際上的一般認知水平,歧視當然存在的。

要消除歧視同性戀人群,不僅是要從認知上解決這個問題,更要從法律上立法,來保障同性戀人群的相關平等權利,只有這樣,才能更好的保護公民的平等權利,也有利於同性戀人群融入社會,造就一個健康的寬鬆環境,有利於艾滋病的防治工作,消除危害社會的公共衛生問題。

(作者系深圳作家)

作者:謝巨集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