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白啟剛:“燕京美校”是很多畫家難忘的記憶_白雪石

  白雪石《拒馬河》

白啟剛《秋山紅葉》

白啟剛《青峰白雪》

在白啟剛的記憶中,燕京書畫社成立之初便得到父親白雪石老人的支援。1984年燕京美校籌劃成立,他的父親便應邀前來授課,是燕京彙集的眾多老一輩藝術名家之一。正是在父親的影響下,白啟剛與燕京書畫社在上世紀80年代結緣,40年來,白啟剛將他們父子與燕京書畫社的友誼延續至今,同時他也見證了藝術市場浪潮中燕京40年的發展。

藏品中的故交舊誼

在燕京書畫社的眾多館藏精品之中,山水畫大師白雪石的鉅作《拒馬河》可以說是鎮店之寶。拒馬河發源太行山,由北京房山區十渡鎮套港村入市界,淌入白洋澱及渤海。在白雪石老人的筆下,山巒與樹木樸秀多姿,終成一幅氣韻和潤的佳作。而這幅作品進入燕京的收藏已有20年之久。在著名書畫家白啟剛眼中,《拒馬河》也承載著父親白雪石老人與燕京書畫社深厚的交誼。上世紀90年代初,有客戶委託燕京書畫社購藏白雪石的巨幅創作,當時白雪石拿出兩幅,一幅是《灕江山水》,一幅就是《拒馬河》。在業界人士眼中,這幅作品場面恢弘,細節精妙,作於白老精力最旺盛的時期,是一幅不可多得的佳作。2010年,當燕京書畫社副總經理趙青仲見到95歲高齡的白雪石老人時,談及《拒馬河》,他對這幅凝結了心血的作品印象深刻。

鎮店20年的《拒馬河》,40年發展的燕京。據白啟剛講述,父輩二人與燕京的交誼更久於《拒馬河》的收藏年頭,早在燕京書畫社建社之初,就凝聚了包括白雪石老人在內的多位藝術大家。“燕京最初是由王成喜及崇文區政府的相關負責人牽頭,為了解決知青再就業問題組織的書畫社。當時名氣很大,影響很大。王成喜是他的學生,也是中央工藝美院畢業的,之後任職於北京陶瓷廠。在建立書畫社的時候,王成喜曾與父親一起商談書畫界的事宜。隨著燕京的不斷髮展,逐漸在行業中形成了大氣候。”在白啟剛眼中,燕京書畫社的成立是“當時新興的也很合時宜的事情”。由於具有良好的社會效益,許多老一輩書畫家對此刮目相看,也樂於關注和支援燕京書畫社的發展。“除了我父親之外,還有何海霞、田世光等先生都投入到燕京書畫社的事業中來。”

回顧當年的燕京往事,白啟剛依然對許多細節記憶猶新。“1984年,燕京書畫社籌劃成立燕京美校,目標是辦成一個有資質的可以自主招生的教育機構,於是請來白雪石、董壽平等藝術家授課,當時燕京書畫社的繪畫組也邊畫畫邊學習。就這樣,我父親一直與燕京保持著密切、融洽的往來。”當時還是青年畫家的馬春林在回憶起白老授課場景時講道:“白雪石先生不講很多理論,一般都是邊畫邊講,在示範中告訴我們技法的運用。”在燕京書畫社接受白老親筆指點成為許多中青年書畫家難忘的經歷。

言傳身教讓年輕一輩的燕京人在字畫方面有了很大的進步,白啟剛回憶,白雪石老人當時也推薦了一些年輕人加入燕京,幫助一些藝術家解決生計問題,這讓燕京書畫社的隊伍更加壯大,促進了這間書畫社的發展。相關資料顯示,燕京成立初期以文化產業帶動青年就業取得的成功,在三年創利300多萬元並安排知青近200人,招收待業青年近80人。可以說,燕京一直以來都具有凝聚人的基因,不論是中青年藝術家,還是老一輩的名家,都願意置身其中。

金字招牌的歷久彌新

有書畫佳作,有學藝園地,有人文傳統,在這樣的氛圍影響下,白啟剛在父親之後延續著與燕京的交誼。談到難忘的舊事,畫家們在燕京書畫社樂聚一堂的雅集場景讓白啟剛感到觸動。“當時燕京會組織聚會,老中青畫家們在一起聯歡、合作,一起研討,很有氣氛。有時候還會組織一些書畫的義賣活動,畫家們都樂意拿出作品參與,非常繁榮。”據許多畫家回憶,每年過節,老石總石書領都要把這些老畫家聚在一起,搞個團拜會,書畫交流,一直堅持了很多年。直到現在,已至耄耋之年的石書領還會在年節的時候給這些老先生的家屬寄送手寫的賀卡。

從40年前“三個領導,八個知青,一個大棚”的燕京,到眼下經歷了兩代人的亮眼的京城文化名片,白啟剛也與父輩一同見證了燕京書畫社40年發展的興盛與困境、低谷與高峰。一句“不容易”,似乎能夠道盡在藝術市場波折起伏中,這間老字號招牌的逆境堅守。燕京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興旺與旅遊的營收密切相關,是國家批准的首批“涉外旅遊定點購物商店”之一。“起家時燕京把握住了旅遊業興盛的機遇。而現在接待旅行團隊,銷售狀況遠不及當年。”白啟剛指出,燕京和許多藝術機構一樣,隨著經濟大環境經歷了低谷。

在長達十年的時間裡,燕京書畫社只是守著現有的資源,沒有找到一條可行的發展新路。隨著門店租約的陸續到期和無奈關閉,書畫社主要靠著集團旗下的物業一直作為補充。直到2014年迎來了轉機。

“琉璃廠的許多畫廊也好,宋莊畫家村也好,很多機構從火熱一時走向了末路,但是燕京書畫社不同,向好的大趨勢是一定的。”在白啟剛看來,燕京書畫社經歷了許多變化。“從經營的書畫作品來看,從早期一些較為簡易的畫面和題材,發展至今,有許多藝術創作發展到了新的高度,表現也更為豐富。燕京書畫社的場地也由最初露天的大棚,演變為文化大院。燕京的名聲也越來越響亮,隊伍在不斷擴大,發展節奏是有目共睹的。”

根據新的形勢,以石佔成為主導的第二代經營者在接手燕京以來,第一步就是將天壇東路甲七號大院搞成一個文化大院,成立書畫藝術館,300多平方米的專業展廳以及部分藝術家工作室,很多都是燕京書畫社自己培養的畫家。四年以來做了五六十場展覽。除了接二連三的展事,在燕京大院中,修復裝裱機構、書畫學校也有了良好的運營,與北京商報社合辦了《燕京書畫週刊》,並與中國書畫報社合辦了《燕京人物》月刊,通過線上線下結合,形成了連貫的媒體推廣效應,擦亮了燕京書畫社這塊金字招牌。談到燕京取得的成績,石佔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總將老一輩藝術家們掛在嘴邊:“燕京的起步發展就是一個契機,把握住了好時機,得助於很多老藝術家,包括很多老的從事文化、從事其他專家們的支援。當時董事會提出的理念是:繼承傳統,創新發展。”

傳統書畫社的多種可能

當下,經歷了兩代人的燕京也持續得到兩代藝術家的關注和支援。重要的展覽及活動白啟剛都會受邀參加。今年燕京書畫社與居然之家達成戰略合作,這次簽約活動給白啟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燕京的兩代負責人都在謀求創新。當時我參與了他們與居然之家合作的活動。我感覺兩家企業共同辦事業是很有發展空間的。人們生活水平越來越高,對藝術的需求越發渴望。燕京也是一個傳統的機構。因為"傳統"而容易讓人們接受,也使行家和普通人有很好的溝通和認知,雅俗共賞。與家居企業的合作也拓寬了燕京書畫社的經營面兒,這種嘗試的想象力很好,藝術走向家庭,有很多可能性。”白啟剛認為,當下有收藏意識的人更多了,期待燕京書畫社能夠調動大眾收藏的積極性,讓藝術品面向大眾和企業。

對此,石佔成也曾解讀了當下的經營理念:現在的方向是兩手抓,一個是為大眾需求,一個是樹立藝術高峰。他認為,普通大眾是最大的消費群體,而他們對於藝術品的關注就是購買力的體現。“原創藝術家”專案首先依靠了家居平臺的廣泛受眾,書畫社要為藝術品的質量進行把關,保證原創。

身為行業中重要的親歷者與見證者,白啟剛也對燕京書畫社的發展及當下的藝術創作提出了寶貴的建議,在他看來,“不急於求成”是老一輩藝術家留下的重要啟示:“過去的藝術家給予現在人的警訓在於,不能總考慮市場,要潛心創作。我父親從教小學、教初中、教大學,到成名成家,已是80年代了,到了60多歲才有了名氣。他的工作一直沒有丟掉,老一輩畫家都是兢兢業業的,一面搞好工作,一面搞好繪畫。現在很多畫家動不動就搭起畫案,成立門市,現在很多時候是不現實的。對於書畫社或者個人來說,都需要韜光養晦、潛心經營的過程。”

對於即將迎來40週年慶典的燕京,白啟剛感慨40年燕京路和燕京情誼的珍貴,也對燕京的下一個40年充滿了期待。“燕京在藝術市場中已經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前途是無量的,貴在堅持和發展。”北京商報記者 隋永剛 胡曉鈺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