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我也想像朴樹一樣,活得“混蛋”_人生

把落下的幾期《奇遇人生》補完了之後,我覺得它真的是當今眾多真人秀中的一股清流。

宋佳和拳王聊天流下的眼淚,毛不易提到自己媽媽時候的哽咽,竇驍爬雪山眉毛上的冰晶,一切都是那麼真實。

這個節目的魅力在於,把人生中的那些不確定性都變成了可能性,把人從“如果可以”的幻境中拉出來,看一看那些想象實現之後,我們面對它們會怎麼去做。

就比如我最喜歡的第二期,春夏和阿雅去追龍捲風,但是龍捲風這種東西能不能被追到,三分科學,七分運氣。於是畫面定格在無數次和龍捲風擦肩而過的春夏臉上,她在燦爛的霞光裡,看起來溫柔又灑脫。

再比如後來稱霸熱搜的“真香男孩”朴樹,被節目組安排坐摩托車,一開始對摩托車表現出了二十分嫌棄,但是所有的這一切情緒在朴樹坐上摩托車大呼過癮中終止了。他擁有天真的睿智,也擁有說出“36歲以後,我就變了個人”的深沉。

人生本來就是一個像是追逐龍捲風的過程,大多數驍勇善戰的我們,和春夏一樣,堅信等風來,不如追風去,一頭扎進滾滾紅塵裡,想要把所有謎尋出一個結果。

可是就像難以捉摸的風一樣,我們人生中大多數的下一秒會發生什麼,而正是這樣的未知性,讓我們的人生,開始變得不確定。

記得之前一個朋友來北漂,和我合住在一起。開始短短的兩個禮拜,發出的20多份簡歷沒有迴音。

每天我下班回家開啟門,屋子裡的燈都是關著的,他坐在發亮的電腦螢幕面前,瀏覽各種各樣的招聘資訊,反覆的重新整理郵箱收件箱的頁面,生怕錯過了一個可以名正言順留在這座城市的理由。

到了第三個禮拜,他終於還是放棄了,買了回家的車票,我問他,就這樣了嗎,他說,“其實我挺不開心的,但是就這樣吧。”

他離開北京的前一天,我把幾個禮拜都沒好好逛逛北京的他從屋子裡拉了出來,在北京的馬路上閒逛。逛到暮色四合,太陽在三里屯的燈光裡變成一條窄窄的線。

他就是在這個時候接到了一通面試的電話,在他快要離開北京的前10幾個小時。

於是我陪著他坐著地鐵去車站改簽,在地鐵上的時候,他開心的發了一條朋友圈說,覺得自己上岸了。又對我說,北京真是個神奇的地方。

其實我知道不是北京神奇,而是生活本來就很神奇。

上一週,我曾在一篇文章的結尾問大家,到了你現在的年紀,有什麼事情是你人生的轉折點。

有一條答案讓我印象深刻,是一位已經三十多歲的全職媽媽,她今年剛剛拿到了研究生的錄取通知書,時隔十年,終於又一次重回了校園。

我和她在後臺簡單的聊了兩句,得知這已經是她準備考研的第三年,我問她為什麼準備了這麼久,她告訴我,前兩年,她其實一直在複習,帶娃背單詞,洗碗看政治,把自己生活填的滿滿的。

只是每一年,考研報名結束的前夕,她都會在電腦螢幕前面踟躕很久,想著資料提交後自己的生活——沒人知道改變後的代價是好是壞,她也不知道。

於是就這樣過了兩年,以每年考研報名截止前的那一夜作為分水嶺,她的狀態在備考生和一個媽媽之間不斷的切換著。

我問她,“那去年,為什麼決定要去考了?”

她說,“因為我想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考上,如果一直不去考,那我就相當於百分之百的考不上了。”

面對可能發生的事情,如果連去試一試的勇氣都沒有,那麼很可惜,這件事實現的可能,就被無情的歸零了。

那天我翻閱了後臺大多數的留言,感嘆了每一個人的勇氣,更驚歎於,原來,大家都可以活的這麼不一樣。

這樣無限可能的本質是“你不知道在何時會發生什麼”,但是這些下一秒發生的事情,像是一根笨豬跳用的彈力索,你不斷的下墜,不知道什麼時候彈力索就拉緊了,你所經歷的事情開始回彈,拽著你湧向天空。

而現實是,更多的人知道了自己未來生活的可能性,但是總會有一點迷茫,就是這些驚喜或者驚嚇發生的時候,我們到底應該如何去面對。

學著去接納“可能性”的同時,要去實現,如果不去實現,那可能性,永遠都只能是一個未知的可能。

人生的不確定性,造就了我們不一樣的人生。就像租房一樣,你永遠沒辦法預知下一扇窗子的風景,下一縷陽光照進房間的角度,和下一位住在你隔壁的人。

每到一個新的城市,每搬一次家,對於我們來說都在面對著全新的生活,接受著全新的機會,還有嘗試著全新的可能性。

而就是這樣,懷揣著無數不確定性和可能性的我們,不管怎樣選擇我們的人生道路,正在處於何種人生狀態,貝殼租房都將努力支援你人生的所有可能。

百萬套真實房源,百萬種人生可能,在貝殼租房,都能找得到。

貝殼租房為七門的小可愛們準備了一份獨家福利——1億租房紅包。猛戳閱讀原文,開啟屬於你人生的無限可能吧!

作者:吳阿贊。朝陽區的貓都愛我。

我想在2018年年底給陌生人寄出1000張明信片,想要遇見你呀。

你想體驗怎樣的“奇遇人生”?

你人生未完成的可能性有哪些?

留言告訴我們吧~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